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四十章 喜欢一个人

第四十章 喜欢一个人(1 / 1)

手忙脚乱地从书包里翻钥匙,偏偏越是着急,就越是找不到钥匙,我索性蹲下来,直接哗啦啦把书包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倒了一地,里面钱包手机书本笔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有,就是不见了钥匙。

我急的都快哭出来了,拿出手机要给陆景重打电话,拿起手机才发觉手里凉浸浸的一个硬金属。

伸开手掌,我才看见,原来手里一直抓着钥匙。

我不禁笑着摇了摇头,真是关心则乱,急忙开了门,里面是黑的,没有开灯,我摸着墙上的开关把灯开了,叫了一声“陆景重”急忙冲进卧室,灯影里,床上没有人。

我的力气好像一下子被抽空了,就四十多平米的地方,我来来回回看了有三遍,就连心里越来越凉。

不是说好了不走了么?

我把房门狠狠地关上:“骗子!”

房门嘭的一声关上,门后飘飘扬扬落下来一张纸条,我捡起来看,上面写着几个字:家里有事,回去几天,不要想我,好好学习哦。

后面还画了一个笑脸。

这是陆景重的字迹,以前在他给我批注的卷子上都看到过。

这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打开门出去收拾了一下书包,拎着进来。

拿起手机想要给陆景重打一个电话,拨通了那边还没有声响就连忙挂断,我对自己说,他很忙,不要打扰他。

刷牙洗脸之后,我强迫自己坐下来开始学习,但是做题的时候,眼睛总是不自觉地往手机的方向看,半个小时才做了两道数学题,心神不宁地我想发疯。

忽然,手机震了一下,我就跟饿死鬼看见馒头似的,一把抓住手机,却是唐卡的一条短信:“多谢。”

顿时失望地叹了一口气,看着手机屏幕愣了一会儿,这种抓肝挠肺的感觉真的不好受,我索性直接把电话卡从手机后面抠出来摔在床上,强迫自己集中精力去看书,书上的字符,全都幻化成陆景重的样子。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这样喜欢陆景重了。

我记得原来,陆景重问过我一个问题,问我:“你知道什么叫做喜欢么?”

我当时的回答特别傻,喜欢就是有感觉。现在想起来那种答案和陆景重拉着我的手问我是哪一种有感觉,都不禁一乐。

喜欢一个人,会变得低智商,神经病,爱傻笑,你不在的时候想你,偷偷地想你,想你在身边,想你抱抱我。

…………

没有陆景重的日子也不是不能过,只不过晚上回家的时候没有人给开门了,每次都是自己拿钥匙开门,屋里没有灯没人等,冷冰冰的没有人气。

从我艺考完,陆景重就把钢琴还给了琴行,只剩下放在墙角的那个软沙发,陆景重就喜欢把自己窝在沙发里,手里拿着平板,不时地抬头推一推鼻梁上的眼镜,然后看我一眼,损我两句。

放假后的第二天,唐卡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告诉我:“我明天下午三点半的车。”

我“嗯”了一声:“我明天带上周峪森去送你。”

“不,”唐卡打断了我的话,“不要让他来送我,不,不是,是让他过来送,但是不要让他知道是过来送我,你跟他过来,你知道别让他知道……哎,说的有点乱,不知道你听懂了没?”

难得见唐卡这么语无伦次的样子,我心下怆然:“听懂了。”

唐卡在电话那边一时间沉默,最后只对我说了两个字:“谢谢。”

挂断电话没有两分钟,唐卡就又打过来电话了,我看着手机屏幕有点愣神,这是什么节奏。

接通电话后,唐卡开门见山地说:“一直想问你一句,一直忘,上次你来的那个家长,是不是那个明星vincent?”

陆景重在公众面前一直隐藏的很好,我不知道唐卡是怎么看出来的,但是对于朋友,我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就“嗯”了一声。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