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五十八章 王者归来

第五十八章 王者归来(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楼下的吵嚷声已经渐渐消失了,不管怎么说,李峥科是黄静雅的亲弟弟。也是家里宠着的独子,再怎么吵也就是说说而已。

我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一点睡意也没有,手机也关了,手边却没有可以用来消遣的工具。

李峥科在临睡前敲了敲我的房门,问我:“还有什么需要的没有?”

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看起来李峥科是愣了一下,我问他:“有没有电脑?”

“有,”李峥科说。“你想上网?”

我摇头:“我想看个电影。”

这间客房里没有电脑,李峥科本来说要把他的笔记本电脑拿给我,但是回了一趟他自己的卧室又临时变卦了,转过来让我去影音室去看。

我知道这小孩儿心里存的是什么心思,就说:“那我不看了,睡觉。”

“别啊,”李峥科就开始给我讲那个影音室有多么高大上。说服我,“就和电影院看的感觉是一样的,有3d版的。看起来特带劲,你就试一次,保管你能爱上,我失眠的时候就总是去看电影,看一些欧美的老片子。”

我失笑:“你也有失眠的时候啊?”

李峥科说:“是啊,学习压力太大。”

我被李峥科这样的语气给逗笑了:“那你明天还要不要上学了?”

“当然上了,”李峥科直接过来拽我的胳膊,“快点了,正好看完一部电影十二点睡觉。”

对于李峥科,我总是告诫自己要掌握尺度。绝对不能越界,但是又总是狠不下心来直接拒绝,他和我弟弟总是有那么一点相似,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还没有成熟的孩子,偏偏想要做出一些成人成熟的动作来。以显示自己已经成熟了长大了。

最后,还是和李峥科去了他口里的那个影音室。

真的是豪门大家,前些天从梁易的家里,我是见识到了在家里别墅里的游戏厅,现在在李峥科家里,又见识到了家庭电影院。

李峥科说的没有错,这就相当于一个小型的电影院了,房间很大,我对平方数没有概念,不过我看可以并排放下八个乒乓球台,前面一面墙上有一个超大的电子液晶屏幕,后墙上是一整面镜子,可以完全将前面的大屏幕上的影像投射在镜子上。

我走到镜子前,用手指敲了敲,用指甲顶着镜面看了看。

李峥科走过来:“这是单面镜子,不是双面可视镜。”

我惊奇:“你怎么知道我在看这个。”

李峥科嘴角向上弯起,一副我就是知道的样子。

我确实是在看这个,因为在网上查到过,在酒店或者健身房那些公共场所的时候,用指甲抵着镜面,如果镜子里的像跟指甲之间有距离,镜子就是单面镜,如果跟指甲指甲之间没有距离,那就是双面镜。

李峥科已经打开了放映机,正在从影视库里面挑电影,问我:“你想看什么电影,外国的还是港台的?”

我问:“什么电影都有?”

李峥科点头。

我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说:“《回头箭》。”

李峥科愣了一下,搜索进去,出现好几部电影,就问我:“哪一部回头箭?”

我指了指第三个:“陆景重主演的回头箭。”

《回头箭》是一部古装戏,算是戏说水浒里“浪里白条”张顺这个角色,很汗,我是个学渣,当初也只是知道一些关于水浒传的文学常识,没有看过《水浒传》,在小时候摆地摊的连环画看过,印象不是特别深刻,高中也只是为了图省时间,搜过内容简介。

我恍然间记起来,第一次来c市的时候,在住酒店,网上还搜到过陆景重在《回头箭》的一个全裸入水的镜头,但是到后来,有过一段净网严打,除了粉丝手里有可能还保存着那照片偶尔在朋友圈晒一晒,就算搜遍了互联网也找不到了。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李峥科的这个电影,竟然是未删节版的,而且现在看的还是3d版,真的很刺激人的感官。

那个照片上的场景,放在比手机屏幕大上几百倍的大屏幕上,配上背景音乐和动作效果。

陆景重站在河岸的芦苇丛中,解开身上衣带,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丢在脚边,头上发带一扎。

这个时候正值夕阳落日,晚霞光辉遍野,在陆景重劲瘦的身躯上,涂抹上一层绯色的霞光,正好就勾勒出他从肩背到臀再到小腿完美的轮廓,从脱衣到入水,动作没有一丝滞顿,水花四溅。

看着电影里的陆景重,我竟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真是久违了。

在电影的最后,是陆景重所扮演的张顺,应宋江之命,充当信使去招降方腊。

水中,陆景重用牙紧紧齿咬着一个用蜡封好的竹筒,游到涌金门下,用石头试探了一下没有埋伏,就一下子拔出袖口中匕首,扒上城门。

但是,等到扒到一半的时候,城门楼上有响动,弓箭和滚石落下,陆景重肩上中箭,迫不得已跳入水中,潜在水下,可是,方腊早已埋伏好,从水底向上勾起来的一个铁钩子,直接插进他的大腿,瞬间血肉模糊,被倒挂在涌金门上。

一声“放箭”之后,密集的箭雨齐刷刷向陆景重射过去。

这场景十分悲烈,我看着陆景重最后目?俱裂,口中一直紧紧咬着的竹筒坠落下去,他的眼睛怒睁,双目都是血红的。

我忽然就想起来,在三年前,酒瓶的碎玻璃片划过他的眼角,他的眼睛里也是出现了这样一抹红,血红,好像是鲜血染了上去。

电影最后的场景,定格在水面上漂浮着的竹筒,以及背影里的一句台词,是在很久以前聚众豪气喝酒的时候,和梁山好兄弟之间说的话。

这台词是陆景重自己配音的,只有一句话“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死在这种自负上,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就在屏幕黑的时候,陆景重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我的眼泪终于止不住地流了下来,直接淌进嘴角里,苦苦涩涩的。

身边的李峥科不停地给我递抽纸,没有一小会儿,我擦眼泪的抽纸就堆了一个小山。

我对李峥科摆手:“我、我不用了。”

李峥科歪着头问我:“你是陆景重的粉丝?”

我摇了摇头,也实在是哭的说不出话来了,就摆手给李峥科打了个手势,意思让他去睡,我也去睡了。

李峥科在我身后说:“我认识陆景重,我可以帮你要他的签名。”

我脚步一顿,转过来扯了扯嘴角,说出口的声音有点沙哑:“去睡吧。”

…………

第二天早上,是李峥科的妈妈来叫我去吃饭的,我简直是受宠若惊。

李峥科的妈妈让身后的保姆将一套新的洗漱用品给我送来,然后问我:“早餐是下午吃还是我让人给你送上来?”

我连忙摆手:“不用麻烦了,谢谢阿姨。”

李峥科的妈妈是那种看起来特别大家闺秀的感觉,平易近人,举手投足都好像是一幅山水画一样。

我洗漱过之后,对着镜子看自己失眠到天亮熬出来的黑眼圈,掏出化妆包来简单的化了个淡妆。

自从大一开始,我就已经学会了化妆,有时候不是不愿意素颜,只不过化淡妆更显示出对别人的尊重吧。

用早餐的时候,李峥科把他左手边的位置让给我,我先是向李峥科的父母恭恭敬敬地颔首问好,得到李峥科妈妈的允许才落座。

这是一顿西式早餐,牛排、煎蛋、水果沙拉、通心粉,燕麦牛奶,营养搭配的很好。

跟长辈在一起吃饭,不管对方怎么样的平易近人,总归是拘谨的,我只喝了一杯牛奶吃了一片吐司,就放下了手中刀叉,李峥科给我切了一块菲力牛排,我本来是推脱不想吃的,但是李峥科实在是盛情难却,就十分别扭地拿起叉。

其实我不是不饿,只是不想用刀叉,吃饭的时候显露出自己不会用餐具的弊端。

不过还好就是李峥科帮我切好了,叉起来放到嘴里就好了。

吃过早餐,李峥科的妈妈让司机送李峥科上学,顺道送我回学校。

从楼上拿了包下来,经过餐厅外面的时候,我听见里面李峥科的父亲说:“阿泽想要跟你离婚?”

黄静雅的声音很不耐烦:“爸,你能不能别问了,我自己知道怎么做。”

李峥科的父亲又说:“你知道自己怎么做?我知道你总是有自己的主意,但是你看看,我放手你自己去选去恋爱,你选了个这是什么……”

我听了这话,赶紧就开门出来,生怕里面的人看见我在外面,唯恐我听见了什么。

在回学校的路上,我琢磨了黄静雅跟她父亲之间的这两句话,犹豫了一会儿,这件事情到底要不要告诉桑桑,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不相信这种真情的存在,从三年前就不相信了。

就像是我以为我喜欢陆老师的时候,陆老师也喜欢我,可是陆老师和他的结发妻子离婚,也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挡箭牌而已。

就像是我对陆景重死心塌地的时候,他却只是……

我一直记得,薇薇在最后说的那句话“别忘了,他是个演员。”

…………

我以为方唯一会找我麻烦,但是在学校里平平淡淡的过了两天,上课下课吃饭练琴,一切都风平浪静。

这天早上身上来例假,以前冬天受冻落下的痛经又犯了,一整天在床上缩着,痛的我根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就拨通了明姐的电话,把手机拿给室友温温,让她帮我请个假。

温温说:“你好,我是佳茵的朋友,她今天不舒服……对,等她好些了会给你回电话,嗯,再见。”

温温说话一向是这么干练,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每句话都能恰到好处地戳中点子上。

挂断电话,温温帮我充了一杯红糖水,又把已经充好电的暖手宝递给我:“有时间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总是这么着也不是个办法。”

我端着红糖水喝了一口,说:“每个月就这一次……”

我说话的声音气若游丝,更蚊子嗡嗡嗡似的,温温竟然还听见了,说:“我认识一个中医,一个同学就是在那里开了两贴中药,说现在痛经好多了,我觉得你也需要调养调养。”

我喝了两口红糖水就喝不下去了,嘴里全都是苦涩的腥味,好像是咬破舌尖了,拿出纸巾来把一口唾沫吐在里面,翻身又躺在了床上。

其实要是睡过去了也就好了,但是偏偏这种疼,疼的我根本就睡不着,缩在被子里拿出手机来,随意地翻网页。

现在我翻网页的时候,最怕碰上陆景重这三个字,每每看到,心脏就会抽搐地猛的疼一下,小腹的疼痛就完全被掩盖了。

在三年前,那个时候陆景重没有被雪藏之前,也很火,但是大多数人都只知道他的英文名字vi,但是这次,不管是网上帖子娱乐报道还是报纸娱乐版的头版头条,vi这个英文名字基本上已经销声匿迹了,铺天盖地的全都是“陆景重”这三个字。

偏偏,我宁可看到的是一个冷冰冰的英文名字。

我忽然头一阵疼,直接把手机从床头一下子甩到床尾,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疼了几乎整整一天,从早到晚,除了温温偶尔端给我红糖水喝,我一口东西都没吃,托雪儿带回来的面放凉了也没有吃。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昏昏沉沉睡了一觉才感觉好了点,都是虚脱的,浑身上下用不上一点力气。

下了床我就去拿起桌子上的硬面包吃了两大口,补充下体力,在墙上钉着一面镜子,镜子里,我头发全都毛毛糙糙横七竖八地竖,脸色灰败青白,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眼眶浮肿,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错觉,脸颊都有点凹陷了。

怎么能成了这样一副鬼样子,不用晚上出去,白天出去都要吓死人了。

今天一定要好好补补,把气血都补回来。

我这样想着,又用牙齿撕了一大块硬面包,狠心不舍地嚼着,后面雪儿递给我一盒牛奶。

上午十点钟,在饭馆里吃饭的人都不多,我拉着三个室友,四个人点了八个菜,我胃口好的让雪儿瞠目结舌:“佳茵,吃完这顿饭你要肥两公斤。”

温温说:“身上例假的时候吃东西不会长胖,这是常识。”

桑桑也是狼吞虎咽:“我也例假。”

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总会感觉到身心的轻松,就好像我本来就属于这样一个纯净的象牙塔,什么都没有经历过,还保持着最开始的本真。

本真?呆厅东弟。

连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本真是属于什么时候了,从我有记忆开始,就已经失去了本真,现在回想起来,最快乐的时光,不是童年,还是和陆景重在一起的时候。

我回过神的时候,听见雪儿正在跟桑桑说:“今天下午五点,陆哥哥的航班啊,要不要去现场?”

温温在一边哂笑:“怎么没听说过你还有个陆哥哥,什么时候改姓了。”

雪儿拿筷子敲了敲碗:“陆景重陆sir啊,他演的《末世警察》,超级帅超级迷人啊!一笑电死一火车皮的女的。这话别告诉磊子,要不然跟你友尽了,”说着,雪儿转向我,“佳茵你不是也很喜欢陆景重的歌么,咱俩一起去现场吧。”

“我还要练琴,快比赛了。”

我低头扒饭,没有让她们看见我脸上的表情。

我说的是实话,还有两个星期,就要比赛了。

但是,这首曲子,说真的,我把握不大,我对音乐方面确实有那么一丁点天赋,但是也都是一些小聪明,投机取巧,现在面对这种大型比赛,我真的就打算自暴自弃了。

吃了饭去音乐楼的练琴房,正好趁着中午琴房没有人用,可以多练习一会儿,离琴房很远,我就听见从里面传出来的钢琴曲声音。

旋律特别熟悉。

我一听这个曲子就笑了,这个钢琴曲就是我原本已经定好的曲子,李斯特的超技钢琴曲六号幻影。

我在门外听了一会儿,不禁摇了摇头,不是我自夸,真的没有我弹得好,就连最基本的流畅度都不够,更别说难度了,简直是浪费了这样一个名额。

我正准备抬手推开门,却从里面打开了门。

一个咖啡色头发的女生看见我一瞬间有点惊讶,叫道:“杜佳茵?”

“谢准佳。”

不知道外界是怎么传的,我被称作是音乐系的才女,而谢准佳被称作是音乐系的系花。

这一听高低就听出来了,我勉勉强强就称得上是一个才,而谢准佳才算是才貌双全实至名归。

我坦然地笑了笑:“吃过中午饭了么,还在练琴?”

当时我还在想,谢准佳之所以看见我的一瞬间会露出这样措手不及的表情,是因为暗地里耍了手段,抢走了我的这首曲子,不过之后,我就明白了,应该不仅仅是因为这个,是因为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男生靳磊,雪儿的男朋友磊子。

靳磊倒是坦荡地跟我打招呼,说谢准佳和他是高中同学,有两年都没见面了。

我只是点了点头,本来想要给雪儿说一下,但是想了想,说不定真的是我想多了,雪儿那个人脑子简单脾气暴,听见这个消息指不定当时就能冲到谢准佳面前给她两个耳光,然后再跟磊子闹上几天,最后还是以和好收场。既然结果都是一样的,那何必要中间转一个圈呢。

在练琴房里心不在焉地练了两个小时,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我脑子已经完全混乱了,各种纷乱的思绪纠缠在一起,而我自己的心脏好像是上了发条的钟表一样,走起来嘭嚓嚓,越来越激动,简直就是要飞起来的感觉,最后,双手十指控制不住在琴键上同时按下,猛的呼吸了一口气,站起来就向练琴房门外跑。

我要去机场。

…………

吃饭的时候,雪儿说陆景重的航班是五点,但是她有时候嘴里跑火车也信不得,我就专门上网查了查,xx娱乐的官方报道,确实是说的是下午五点,我看了一眼时间,四点十分,我打个车到机场估计要半个小时。

我催促司机师傅快一些,但是偏偏就天不遂人愿,快到机场的路上,堵车了。

我看着前面看不到头的堵车大军,问司机师傅:“看样子要堵多长时间?”

司机说:“说不准,看样子一路堵到机场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