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六十七章 全靠我在死撑

第六十七章 全靠我在死撑(2 / 2)

我拿出手机给陆景重回了一条短信:我听你的。

我回复了这四个字,忽然手指一顿,脑子里想起来周峪森经常的一句话:唐卡说了,我听他的。

其实,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是病态的,不管是不是承认。

我曾经对唐卡说,周峪森是病态的,但是我呢?又何尝不是。

从昨天晚上,我就开始了等待。

等陆景重给我一个回答,等这个我从三年前就认定了的人。

手机快没电了,我也不敢用,只好抱着腿坐下来,捡起地上的树枝随意地刮着地面上的土块。

就算是这样,在我地十五次点亮手机屏幕看是不是错过了陆景重的电话或者短信,手机电量彻底消耗光自动关机了。

最后那一秒,我看了一眼时间,是十一点十三分。

上午的天气还是不错,等到又过了不知道多久,隐隐能闻到从低矮的平房里飘出来的阵阵饭菜香味,我估摸着已经过了中午了。

天色有点暗了下来,太阳已经完全收了阳光,不过就是几分钟的事儿,风云变幻,广袤的天幕阴沉着,远方天空挂着的云絮,好像破烂的黑心棉一样,刚刚过了正午的天气,竟然在这么一小会儿就阴沉的仿佛进了黄昏。

“要下雨了。”

我刚刚喃喃了这一句话,天空中的雨点就噼里啪啦地打了下来,混着一股泥沙尘土的味道,我站起来,顶着包就要向村子里跑去。

但是跑了两步就又停了下来。

陆景重告诉我不要动的。

如果我现在走了,陆景重来了要去哪里找我?万一我错过了怎么办?该死的手机又没电了。

所以,我没有跑。

这个时候有点起风,雨滴伴随着田地里席卷而起的泥沙,我觉得身上湿哒哒的衣服,好像是裹尸布一样黏腻在身上。

我闭紧了嘴巴,看着来往已经亮起车灯的车,特别注意后面的车牌号。

以前我想过,被雨淋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偶尔脑子不清醒的时候,可以淋淋雨,换换脑子,但是,那真的只局限于城市里局限于男方,在北方,这种伴随着沙尘暴的天气里,一张嘴都是一口沙子。

从今天早上头就有点沉,现在脑子里更是像是抹了浆糊似的,我索性坐在路边,用手撑着下巴,看着路上的车。

我怕自己困的睡过去,就猛掐自己的大腿,对自己说:“再等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如果陆景重还不来,那我就走。

其实,这个时间的限定点,就是我自己对自己说的,因为我手边并没有刻意计时的工具,直到远处的小教堂敲响了钟声,我数了数,一共响了十六下,已经下午四点了。

雨渐渐地停了,像这种雨,来得快,去的也快,雨停了没有一会儿,天色就重新亮了起来,阳光拨开乌云的面纱露了出来。

一切好像都没有什么改变,唯独我,现在满身湿哒哒的,衣服外面全都是泥泞,头发沾了贴在脸颊上,手指抹一把脸到脖子,全都是涩涩的感觉。

我真的觉得,是不是自己太过固执了,又太过自信了,自信的有一些偏执了。

如果到现在这种地步,我还在坚持,那么就真的是无谓的坚持了。

毫无结果。

我把头埋在两腿之间,很久很久,用手指抹去了干在嘴唇上的沙土。

陆毛毛,我现在倒数五十下,如果五十下,你还没有来,我就走,你不要后悔。

“五十,四十九,四十八……”

我撑着地面站起来,刚刚站起来有点低血糖,头猛的晕了一下,一下子又跌跪在地上,稳了稳心神,才又站起来。

“……十、九、八、七……三、二、一。”

我长呼了一口气。

陆毛毛,你我之间本无缘分,全靠我在死撑。

现在,我撑不下去了,我打算放弃了。

抬头转身的那一刻,不远处前面,一辆飞速行驶的车猛的刹车,因为车速太快,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剧烈的嘶鸣,车向前滑了半米才生生刹住。

只不过,车门没有打开,也没有人走下来。

我却笑了起来。

因为我看到了这辆车的车牌是ghv788。

我赢了。

…………

我上了车,陆景重直接扔给我一个纸袋,把座椅按平了,让我到后座去换衣服,升起了挡板。

我也怕现在满是雨水污泥的衣服给陆景重的车上弄脏,一升起挡板就把外套裤子都脱掉了,把纸袋里的衣服拿出来一看,有点窘了,这是一件男士衬衫和西装裤,不过,让我更窘的是,在纸袋最里面,竟然是一套内衣裤……大红色的。

我敲了敲挡板:“陆毛毛,又不是我本命年啊,这么艳干什么?”

陆景重没有回答,下一秒直接升起了挡板,我赶紧往下缩了缩脖子,从后视镜里,对上陆景重眼睛里满满的调笑。

我直接伸手掐了一把陆景重的脸,趁着他还没有反身过来,缩回来蹲在座椅前面,扯掉了湿哒哒的内衣直接扔到前面的驾驶位上,故意躲开陆景重的视线。

不过,前面的陆景重并没有反应。

我耸了耸肩,换上陆景重买给我的红色的内衣裤,罩上那一件白色的男士衬衫。

不像是新的,不过洗的很干净,上面还有洗衣皂的味道,淡淡的烟草味道,我想到这有可能是陆景重的衬衫,就忽然很开心。

不过,外面白色衬衫里面红色内衣,实在是太明显了,我站起来,对着车前的后视镜照了照,完全就跟透视装一个样。

忽然,陆景重猛的踩了刹车,我一个没有站稳晃悠了两下,一下子栽倒在后车座上,下一秒,陆景重就放倒了车座从前面扑过来压在我身上,一条腿横在我双腿间,低头在我锁骨上咬了一口,倒是不轻不重,我咯咯地一下子就笑了出来。

陆景重捏住我的鼻子,然后堵住我的唇就是一个深吻,在我感觉到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实在是喘不过来气的时候,陆景重就向我口中渡一口气,然后再碾磨加深这个吻,再向我口中渡一口气。

如此反复了两次,他松开我的唇的时候,我不仅感觉到唇瓣火辣辣的,感觉心脏嘭嘭嘭地剧烈跳动,好像就冲破胸腔跳出来一样。

我动了动唇,没有出声音。

陆景重挑眉:“你想说什么?”

我笑道:“陆毛毛你真是个妖精。”

陆景重:“……”

-->>点这看网红XXOO泄漏视频<<--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