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七十五章 温柔的强势

第七十五章 温柔的强势(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这一次去开门的是蓝萱,蓝萱看似有一些迷惑,问了一句:“请问你找谁?”

“我找陆景重。”耿雨霏的目光直接越过蓝萱。看向里面。

我觉得我现在有必要摆出女主人的姿态了,就上前一步,微笑着说:“耿小姐,你是来找陆景重的么?他刚刚上楼去接一个电话,要不你先坐下来,吃饭了没有?”

高明没有蓝萱那么平易近人,也没有我这么急于证明自己什么,直接站起来,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就往外推人。

耿雨霏急了:“你干什么?!”

高明说:“你说我干什么?!你还有脸一次又一次地来?你来干什么,你想告诉陆景重什么?”

在门关上的那一刻。我听见耿雨霏声嘶力竭地喊:“我喜欢陆景重,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门咔嚓一声,上锁。

高明转身,目光直接向上落在楼梯上。叫了一声:“vi。”

陆景重刚好走下楼梯,想必对于这句话也听的一清二楚了,我抬头看向他,他嘴角噙着一抹笑。

他走到门口,再次打开了门,我看见耿雨霏仍然在门口站着。眼眶已经有点红了。

耿雨霏一把拉住陆景重的胳膊:“对不起,对不起……”

耿雨霏一句话没说话,陆景重就打断了她的话:“你刚才说什么?你喜欢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耿雨霏有片刻的失神,然后才点了点头:“是……”

从我的角度,看不到陆景重的正脸,只能看见他的侧脸。勾起的唇。

我预感到陆景重的意思了,就急忙走了两步上前拉住了他。挡在陆景重前面:“耿小姐,你这是当着现女友的面挖墙脚呢?太不光明正大了吧,最起码也得我不在场的时候你再来诉旧情啊。”

没有一个人接我话茬儿,一时间有点冷场了,好像我说了一个冷笑话,冷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所以就我一个人呵呵了两声。

不过,蓝萱不太了解其中隐情,我也就是听高明说过人名,猜到了剧情,一时僵持不下,倒是耿雨霏笑了笑,好像释怀了一样,说:“那对不起了,我先走了。”

好像她来的目的就是让我故作大度一样。

不,不是大度。

关上门的时候,我越想越觉得这样怎么像是我理亏了一样,本来该是我装大度的,怎么倒像是耿雨霏这个前女友大度了……

我越想越觉得气不过,整整一桌子菜都是我看网上菜谱一点一点尝试琢磨出来的,结果我看着一点食欲都没有,吃了两口就上了楼。

陆景重在我身后“哎”了一声,我也没搭理他。

反正已经给人留下小家子气的印象了,现在也就没有必要为了显示度量委屈了自己的胃口。

我到卧室,一下子就扑到床上。

从一开始,我和陆景重就不是一条起跑线上的,他站在聚光灯下,而我远远的站在路边的车前,那个时候,我强忍着不哭。

再后来,我成了他的助理,照旧站在他的身后,不得不让他接受公司的安排,和蓝萱在人前扮甜蜜,我现在已经不敢刷微博不敢看帖子了,我怕一上去就看见陆景重的名字和蓝萱放在一起,不管下面是在说祝福百年好合也好,是在说不合拍快点分手也好,我都不想看到。

直到现在,我发现我真的不堪一击,连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刚刚冒出来的前女友都打不赢。

陆景重过了一会儿才上来,脚步声很轻,直到我感觉到身边的床垫陷了下去,我才抬了抬眼,看见窗外的自然光打在他身上投在床垫上的黑影,扯了扯嘴角:“高明和蓝萱都走了?”

陆景重没有回答,反而是直接一手把我捞起来,然后反身把我压在了身下,我躺在床上,他低头看着我。

陆景重叫了我一声:“佳茵。”

我没答应他,刚才扯嘴角的那个笑都是应付出来的,到现在只想静静的一个人呆着,什么都不想做,就连陆景重我也不想看见。

我用手去推陆景重,已经摆明了这个时候想要一个人静一静了,但是下一秒,陆景重就吻了下来,而且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激烈。

我现在完全都没有心情,他吻着我的唇,我双手就开始推拒,要紧齿关不松口,但是陆景重仍旧是用那种温柔的强势撬开了我的齿关,我下狠心咬了下去,咬破了陆景重的舌尖,口腔中立刻就弥漫了浓浓的血腥味。

陆景重没有松口,单手握住我胡乱扑腾的两只胳膊压在头顶。

缠着打了一会儿,我的力气也在被慢慢消耗,而陆景重的唇从强势的攻城略地,换成了温柔地缱绻,没有一会儿我就软的像是水了。

陆景重慢慢地松开了钳制住我的手,改为搂着我的腰,唇瓣厮磨。

只不过,这个时候也就局限于接吻,并没有往下继续做。

我感觉到唇上的动作停了,才睁开眼睛,看见陆景重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正在看着我,黑眸里倒映着的是我的影子。

我睁开了一下眼睛就马上闭上了,陆景重轻笑了一声。

我没有睁开眼睛,陆景重撑起手臂,声音好像音响的环绕立体音一样,响在耳侧:“佳茵,在我面前你什么都不用顾忌,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不用刻意掩饰什么。”

我猛的睁开了眼睛。

陆景重捏了捏我的脸蛋:“不耍脾气了?”

我吸了吸鼻子:“我是不是太小家子气了?”

陆景重点了点头。

我说:“其实我想要大度一点的。”

陆景重伸出一根食指比在我的唇上:“我不需要你的大度,就这样就很好,这才是佳茵,慢慢成长起来的佳茵。”

这一瞬间,我好像明白了过来。

四年前,陆景重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自卑、怯懦,不敢大声说话,甚至吃安眠药想要自杀,四年后的现在,我可以自信地在台上弹钢琴,我可以用心走好每一步。

不敢说是陆景重一步一步将我带离沼泽的,但是,如果没有陆景重,就没有今天的我。

我抬起头来,凑上去吻了一下陆景重的唇,笑了笑:“真好。”

或许是我的声音一时间有点沙哑,陆景重没有听的太清楚,就挑了挑眉,反问了我一句:“什么?”

我说:“有你真好。”

…………

这个晚上,陆景重订的大蛋糕来了,占了大半张桌子。

我看着这个双层的大蛋糕,问陆景重:“你确定这只是我们两个人吃么?”

陆景重拆开蜡烛,正在摸索着打火机要打开,摇了摇头说:“不是我们两个人,是你一个人。”

我:“……”

“我不吃甜食。”

本来说只是象征性的插几支蜡烛,我生日是二十三岁,取“三”或者“十三”,插上蜡烛就好了,但是陆景重偏偏要在蛋糕上插上二十三根,一根不多一根不少。

吹灭蜡烛的那一刻,陆景重让我许愿。

我看了陆景重一眼,忽然想起来在五台山庙里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许了一个愿望,是:希望我想着的人,现在也在想着我。

现在。

我闭上眼睛,许了一个愿望:希望我一直爱着的人,也会一直爱我。

本来以为这是好不容易的两人相处的时间了,谁料等到九点多的时候,我和陆景重刚刚收拾了行李,想要睡一会儿,门铃就按响了。贞低农圾。

我睁了睁眼睛,陆景重扶住我想要起身:“我去看看是谁。”

陆景重本意是想要让我继续睡的,但是来的这个人,真心是让我没法继续睡下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