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八十章 一死百了

第八十章 一死百了(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这个是陆景重私人的朋友圈,里面只有跟他关系很好的那几个哥们,还有在圈子里经常打交道的一些人。

刚刚发过来的一条消息是高明发过来的。我点进去看了一眼,有一句话:“什么时候回来?我快撑不住了。”下面是一个大哭的表情。

这是什么意思?想要掰弯我的陆毛毛吗?

我当时就给他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然后两个字:“挺住。”

陆景重微信里有一个聊天群,里面只有六个人,除了陆景重,我看到了梁易、朱启鸿和李遇这三个很熟悉的人名,还有两个名字没有听陆景重提过,所以也只是扫了一眼,一个是叫裴斯承另外一个叫唐柏峥,我只是扫了一眼,并没有往心里去这两个名字。

我找到陆景重曾经在朋友圈里发表过的一些东西。随便点进去一个分组,是只有自己可见的私密分组。

私密分组里只有一张照片,是一张黑色背景的照片,中间晕开了一大片红色。

我以为这是黑色的底色。上面红色的花瓣或者是玫瑰,就拉近看了一眼,才发现,这晕开的一片是血,中间黑色一点,是一颗金属的子弹壳。

我心里猛地一凸。

照片下配有一行文字:如果能一死百了。那我早死了,只不过还有没有尽完的责任,还有没有等来疼爱的人。

我看了一下日期,是去年元旦的时候发的。

一死百了……

责任,和疼爱的人……

这时候,包厢外开始闹闹哄哄了,我真的是该感谢乔初的嗓门。竟然能盖的住李峥科拿着麦克风的鬼哭狼嚎,我就退出了陆景重的朋友圈。顺手点开了摇一摇。

真的是没有想到,乔初竟然把周峪森给叫了过来,此刻周峪森脸色有点阴沉,直接走过来坐到我身边,一言不发。

相反,乔初和她正处于热恋期的苏子墨完全是另外一个极端,进来了就拿了麦克风,切歌点歌,点了一首情歌对唱。

我问周峪森:“陆景重呢?”

周峪森说:“买东西去了。”

过了没多久,陆景重拎着一个大袋子进了门,身后跟着一个服务员,搬了一扎啤酒。

这个包厢里其实送了两个果盘三罐啤酒,唱歌就容易渴,渴了往嘴里灌着啤酒当水喝。

陆景重坐到我身边,看我拿着手机摇一摇,皱了皱眉:“怎么玩儿起这个了?”

我冲他一笑:“以前我用我手机摇出来的全都是男的,我发现用你的摇出来的都是女的,不会辨别人的性别吧?”

陆景重把手机从我手里抽出来:“肯定会。”

接下来,我们几个人挨个唱,任意一个人点歌,点另外一个人唱,唱不出来的就罚酒。

这样玩儿了两圈,我和苏子墨喝了三杯,周峪森喝了两杯,乔初和李峥科是一杯,只有陆景重还滴酒未沾。

真是酒量好的偏偏放在最后。

到最后,我发现一个问题,跟一个歌手到ktv,那绝对是被秒杀的份儿,玩儿到最后,几个人都喝酒喝嗨了,乔初跟疯了似的,坐在点歌台,随手点歌,让陆景重唱,陆景重都能唱的出来,简直就是自动点歌台。

跟一个歌手玩儿这种游戏就是自取其辱,完全是避过了陆景重自己的歌,但是他还是能完全唱出来。

所以,就又加大了难度了,这种点歌点人唱歌模式,再加上真心话大冒险。

其实我困了,但是一听这个游戏,脑子里的兴奋细胞就又被点燃了。

第一轮,苏子墨指李峥科,李峥科选择了大冒险。苏子墨也算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本来说让李峥科站在走廊上大喊三声我爱你就算了,但是乔初打断了苏子墨的话:“刚才不算!我来说!”

李峥科似乎已经意识到乔初要整他了,因为刚才那一轮,李峥科灌了乔初不少酒:“你又想赖皮!”

乔初说:“我和子墨是一体的,我又没赖皮。”

然后,乔初说让李峥科给班主任老师打个电话,说一句“老师,我现在在你家楼下。”

这个主意真是够损的,不过李峥科还是按照乔初说的,给班主任打过去了电话,结果班主任老师手机关机,实在是万幸躲过一劫。

接下来是我抽中周峪森,周峪森选择了真心话。

我想了想,问了一个不是太明显,但是彼此都能听得懂的问题:“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在场的我们一共六个人,这个问题,也就只有我、周峪森和陆景重三个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真正含义。

周峪森说:“知道了。”

我心里有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下了,但是陆景重稍后在我后脖颈上吐着热气,说:“刚才在路上我已经把唐卡的事儿告诉过周峪森了。”

我:“……你怎么不早说啊?!白白浪费了一次挖爆料的机会。”

乔初有心要让陆景重出丑,翻遍了整个点歌台,找出来一首泰语歌,陆景重什么都没说直接灌下了一杯酒。

乔初兴致特别高:“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我看着陆景重的侧脸,他心里有很多顾忌的,所以一定不会选择真心话,果然不出我所料,陆景重选择了大冒险。

乔初苦思冥想:“你和佳茵舌吻半个小时吧。”

我一口酒直接就喷了出来,瞪着乔初:“半个小时?!”

乔初晃晃脑袋:“短了?我也觉得有点短了,要不然长点儿到一个小……”

我急忙打断乔初的话,避免她真的说出来什么不可逆转的话来。

这个包厢里的光线不是太强,所以看不见我的脸红,只不过我觉得我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朵根,陆景重扣住我后脑勺的时候,还故意在我耳后根摩挲了一把,简直是满肚子坏水儿。

我不是不相信陆景重跟人接吻不可能接吻半个小时,只不过,这种慢而磨人的动作,简直太魅惑了啊。

陆景重吻下来的时候,先是从唇角,然后用舌尖一点一点勾勒着唇线,每一个动作明明都充满着的味道,却又让人无比的赏心悦目。

我坐在陆景重腿上,勾着他的脖子。

我听见身后的抽气声,抿了抿唇。

乔初肯定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的大冒险决定了,已经开始了下一轮,明显没有人管我俩了,陆景重吻到我耳根,轻轻说:“享受到了没有?”

我呵的笑出声来,掐了一下陆景重的脸颊上都没有多少肉,下一阶段一定要致力让陆景重脸颊上长出点肉。

本来我来觉得陆景重买了一扎啤酒太多,但是喝到最后又叫了三瓶,还是我止住乔初不让她要了,我可不想在座的有谁喝酒喝出胃出血了。贞亚池扛。

乔初举杯:“这一夜,让我们抛却烦恼,尽情狂欢吧!”

狂欢,彻夜狂欢,真的是最后的狂欢。

莫名的我有一种预感,或许,就像是陆景重亲自调的那杯酒一样,末日前,都是有曙光的,就像临死前,一定会回光返照。

我喝了不少酒,到最后的时候,看着陆景重的脸都是光怪陆离的,我扯着他的领口,然后双手抱着他的头,靠在沙发上。

陆景重直接挠了一下我的胳肢窝:“别装醉。”

“嘿嘿。”我一笑,被发现了。

我们几个人里,除了陆景重和苏子墨还算是清醒,乔初已经直接醉倒了,苏子墨抱着乔初先出去了,李峥科和周峪森横七竖八地躺在沙发上,本来我想和陆景重两人合力把这两人抬出去,但是寻思了一下力量悬殊,就先到旁边的一个招待所里要了两间房,让那里的服务员跟着一起来抬人。

因为刚才闹腾的也实在累了,就连陆景重也没有去洗澡,直接躺在了床上。

不过半分钟,敲门声响。

我跳起来去开门,看见是周峪森有点惊讶。

他也没有多话,进来了之后就坐在靠近门口的一张沙发上,对着桌子上的一个玻璃杯开始说:“我和唐卡是小时候认识的,他帮我打架,差点打出了人命,被退学,转了一个学校,我也就闹出了点事儿,跟他一块儿转学过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