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零八章 彩蛋

第一百零八章 彩蛋(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郑娆的这句话是笑着说的,但是我听了确实心里猛然一惊,右手就死死地握着楼梯扶手的栏杆。一手护着自己的小腹。

郑娆看我这样如临大敌的动作,勾了勾唇,娇滴滴地笑了两声:“我开玩笑的,看你脸都吓白了,我可是最疼小孩子的,你现在怀孕也辛苦。”

我扯了扯嘴角,也没有露出一个笑来。

刚才确实是把我吓得不轻,下了楼之后,荣凌都说我脸色不是太好。

我说:“刚才洗了一把脸,把脸上的腮红都洗掉了,当然就白了。”

在车上。荣凌问我去哪儿,我就报上了陆氏大厦的地址。

郑娆显然是一愣:“我听说陆景重不是在片场拍戏么?你去陆氏做什么?”

我说:“陆伯母早上煲了汤,让大哥带到公司里去了,我正好去带。”

这是我胡乱编出来的,陆高风不可能找人给我煲汤,陆正宇更不可能跟我和平相处,只不过我觉得现在只靠陆景重作为陆家不受宠的儿子的这个事实,很难和郑娆或者荣凌做对抗,我宁愿和陆家扯上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好让郑娆有所忌惮。

“看来都是内定的儿媳妇了,”一时间,郑娆笑的特别妩媚,“什么时候办婚礼啊,眼看着这肚子就起来了。”

郑娆这么一说,我才恍然想起来。

原来。我和陆景重还没有结婚,现在住在一起,也就是同居的关系,之前在云南的时候,给我穿上衣裙,向我求婚。给我戴上婚戒,也只是求婚。

可是,现在我怀孕了,用一句特别烂俗的话拉说,就是未婚先孕。

之前在生雪糕的时候,我没名没分,雪糕的户口还是托了人上在我表婶表叔的户口本上,名不正言不顺的,这一次,难道还是要这个孩子,生下来也没有名分么?

在郑娆问我这句话之前。我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一层意思。

但是现在,她说了,我就心里有了疙瘩了。

不管郑娆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总之她的目的是达到了,我心情瞬间低落下来。

陆景重在这个节骨眼上,是绝对不可能跟我提出结婚这种事情的,现在在外界流传的,陆景重的女朋友还是蓝萱,蓝萱现在在医院里依旧是昏迷不醒,所以陆景重行事很低调,跟所有的女星都保持着适可而止的关系,既不暧昧也不疏离。保持着应有的风度。

可能是我一时间想的多了,就没有注意到自己是站在陆氏大厦的门口,就连陆正宇走近了我都没有听见。

“这是想我那个弟弟想的入了迷了?”

陆正宇这么一开口,我脊背一僵,警惕性真是越来越下降了,我反射性地就向前走了一步,回头看见了更可怕的一张脸方唯一。

和方唯一估计已经有快半年没有见过了,但是现在再一次见到,就和四月份在宴会上见到的时候一样,血液迅速地就结成了冰,他带给我的是第一个噩梦,难以磨灭。

方唯一看起来精神不错,还换了发型,看见我这样害怕的动作,更是得意的笑起来,跟我打招呼:“好久不见。”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久到我几乎快忘了还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我倒是忘了,我跟陆正宇的认识,还是拜这个人所赐。

我原本跟这两个人就没有什么可说的,所以一句话没有说,转身就踏上了马路,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从后视镜看向后面仍然站在原地的那两个人,我莫名地觉得心里冷,不知道是不是车的问题,出租车里一阵挥散不去的汽油味儿,让我从胃里涌出来一股恶心的味道,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司机问:“小姑娘,去哪儿?”

现在天色还早,我就报上了陆景重下午要拍戏的影视城。

这个时间点不堵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影视城,我在外面打电话给高明让他出来接我,高明现在一听我的话就来气,好像他伺候的不光是陆景重了,现在还多加了一个我,见了我之后第一句话就是:“真不知道是你是我上司还是我是你上司,你这个生活助理当的还真是悠闲自在的很。”

我耸了耸肩,嘿嘿一笑。

陆景重今天拍的是一场在雨地里跑马的戏,远远地我就看见他穿着一身银灰色的制服大衣,金色的袖口和肩章,下面是一条同色系的裤子,裤脚扎在一双黑色皮靴里,整个人都显得肃杀沉峻,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以为这是在民国,那个到处都是硝烟战火,却孕育了很多美好爱情的乱世。

这场跑马的戏,先是追逐,然后才是瓢泼大雨落下,我去的时候,刚好是休息时间,我作为陆景重的生活助理,还在高明之下,来这么一趟其他人也关注不到我。

化妆师正在给陆景重补妆,见我来了,就挥手让化妆师先下去了,皱了皱眉:“不好好在家休息,来这里做什么?”

我笑的春光灿烂:“来看你啊。”

只不过,我们两人的亲密也就局限在话语上,神态和动作都不敢流露出半分,因为在片场这种地方,不光要防狗仔了,还要防那么多的眼线。

因为我只是一个助理,自然没有道理让陆景重这个当主演的站着我去坐着,但是他还偏偏就不理会这个,把椅子让给我坐,自己站了起来。

我觉得这样十分不合适,刚想要开口拒绝,身后就传来一个声音,是韩常离。

陆景重也没有显得拘谨,看见韩常离照样该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只不过在韩常离的眼光投向我的时候,陆景重解释了一句:“她有了身孕,不方便站着。”

既然陆景重都这样说了,那韩常离的目光自然而然地就向我看了过来,带着些许探究。

别人都站着我也不好意思坐着了,站起来冲韩常离颔首:“韩哥,我是你的粉丝,能不能要个签名?”

高明:“……你是不是对谁都是这句话?”

我嘿嘿一笑:“当然不是。”

这句话简直是煞风景,但是我忽然就想到,韩常离是乔初最喜欢的一个电视明星,几乎他所有的电视剧电影都看过,所以,看到韩常离的那一刻,我就打定了主意要跟韩常离要一张签名,等到有时间回一趟x县,把签名给了乔初。

韩常离算是陆景重的前辈,私下里也跟我说过很赞赏他,算是在这个圈子里少有的比较出淤泥而不染的一个人吧,连带着我都很敬重他。

下一场开始了,是雨中跑马的一场戏,洒水车已经准备好了,哗啦啦地创造“倾盆大雨”的氛围。

这一场戏是陆景重骑着马追女主角,追到女主角之后从跑马上摔下来,抱着她翻滚在地上,然后激烈地吻在一起。明明剧本是看起来很恶俗的场景,但是在现场看,我却觉得特别有感觉,特别是激吻的那个场景,我简直要把拳头捏碎了。

高明在我身边提醒我:“注意你的职业素养,你是一个演员的职业助理。”

我咬牙:“我只知道,那个女的亲的是我男人!”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场景,导演中间卡了三次,都是那个女演员不在状态。

妈蛋,我都想要骂人了。

在洒水车下,就算是平时下雨也淋不了这么长时间。

最后,这个场景终于过了的时候,旁边的助理一窝蜂上去给演员递毛巾披大衣,去更衣室里换衣服。

陆景重下来的时候,身上全都是湿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脸上,我连忙拉着他就进了更衣室,拿了一条毛巾给他擦头发。

现在天气毕竟已经不算暖和了,深秋时节,风都凉了,在灯光下,我觉得陆景重的嘴唇冻的有点发白,手指触碰了一下,很凉。

“你嘴唇怎么这么凉?”

陆景重自然而然地接道:“冻着了。”

“不是激吻么?还怎么冻着了。”

或许是我这句话说的酸味儿太重,又或许我盯着他的嘴唇看的时间有些长了,他忽然眼光一闪,直接就拉着我坐在了他的腿上,嘴唇就压了下来。

我被他这样的动作吓了一跳,这可是剧组的更衣室啊!万一有人推门进来那就要彻底曝光了,现在正是风雨之秋,可别再闹出点事情来了。

陆景重也不是蜻蜓点水的一吻,开始在我唇上碾磨吸吮着,舌头也探了进来,粗喘声开始浓重,我都觉得嘴唇快摩擦出了火花,陆景重才终于停了下来,手指抚上我的唇瓣:“现在呢?还凉么?”

我瞪了他一眼。

陆景重一笑:“这才叫激吻,刚才那是借位。”

给陆景重换好了衣服,是一套中山装,穿起来倒是显得文质彬彬的,比起刚才那一套铁血的军装要平易近人的多。

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我就看见站在更衣室旁边的高明,见我出来,鼻子向天哼了一声,掉头就走。

我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刚才没有人闯进更衣室里,原来外面还站着一个忠心耿耿的守门人,怪不得陆景重那么肆无忌惮的。

我问陆景重:“之前我记得你的助理是薇薇啊?”

陆景重说:“薇薇留美国了,她奶奶是美国人。”

“哦,”我脑海里就浮现出一张面孔,就是三年前薇薇的脸,只不过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怪不得我总是觉得她的眼睛有点墨绿色,我还以为她戴了美瞳呢。”

陆景重转过来,低头凑近我:“那你看看我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我盯着陆景重的一双眼睛看,也不完全是纯黑色的,竟然有一点褐色,但是为什么我之前就觉得他的目光看着我特别深沉是浓浓的黑色,好像是有漩涡一样,能把人卷进去。

这一场戏是在大学校园里偶然邂逅的一场戏,因为是在女校,所以群众演员不少,我就突发奇想地想能不能当一个群众演员上去露露脸,高明在我身边,抽了抽嘴角:“你有肚子啊,大姐,你确定民国那套学生装你能套的进去?”

我想了想也是,也就作罢,但是心里还是瘾虫做怪,特别想要站在镜头前一次,不过,这种想法也就是想想而已。

但是,中间休息的时候,陆景重竟然真的给我拿来了一套民国的女学生服,让我去更衣室换上:“比你平时的码大了一号,应该能穿上。”

陆景重说着,就用手臂虚虚地在我的腰身围了一圈,点了点头:“快去换上。”

这套衣服上面是水蓝色的盘扣褂子,下面是一条深蓝色的及膝盖的百褶裙,因为号码大了一些,所以正好遮住肚子。

我头发长长到肩膀,就两边各扎了一个小辫子,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陆景重都明显地愣了一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