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没吃到,不爽

第一百一十七章 没吃到,不爽(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打开文件夹,我从里面抽出来一张纸。

果然,我想的没错。里面是一张雪糕的身份证明……

三年前,我给雪糕起的名字是陈昭,而现在,这张身份证明上,仍然是陈昭,并没有把雪糕的姓改掉。

我手指紧紧地攥着这张纸,心里忽然觉得有点堵。

他这是觉得雪糕不配姓陆么?

还是……

不是我敏感,敏感应该是所有女人共有的属性。

我拿着身份证明,开了门把进去卧房,卧房里亮着一盏光线微亮的壁灯,陆景重拿着一本童话书,正在给雪糕念故事。听见门响的声音,他的声音顿了一下,并没有停下来,仍旧接着读:“……小猪和小兔一起去了猪妈妈的菜园……”

看着陆景重用这样的语气,读着这样的童话故事,我就莫名地觉得想笑。

最后,一句经典的结尾“……小猪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森林里。”

雪糕睁开眼睛,看了陆景重一眼:“讲完这个故事了么?”

陆景重点了点头,帮雪糕把被子向上盖了盖。

雪糕伸出两条小胳膊:“那小兔呢?”

陆景重:“……也幸福的生活在菜园里。”

雪糕:“那为什么小兔会生活在猪妈妈的菜园里?”

陆景重:“……因为菜园里有红萝卜。”

好像是生怕雪糕再问出什么稀奇古怪的问题,陆景重把雪糕的胳膊塞进被窝里,在他小嘴上比了一根食指:“好了,快睡。”

我跟在陆景重身后出了卧室,轻轻将身后的门带上。

陆景重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我就赶忙从桌子上拿出遥控板来递给陆景重,他接过的时候眼光略微在我脸上一扫,接过来调台,我先是在长沙发的尽头坐下,在他调台的时候。慢慢一点一点向他移动。

大概是没有什么好看的电视节目,陆景重把所有的电视台都调了一遍,最终停在了一个娱乐报道的频道,我顿时有点愣神,为什么现在还看娱乐新闻?还是舍不得那个圈子吧。

我偷偷地看了陆景重一眼,把手中的文件放在桌上,想着该怎么开口,毕竟刚才是我做的不对,要是一句话把陆景重给气跑了。我可不能让我自己的儿子没有爸爸。

“那个……”

谁知道,我刚刚开了个头,陆景重就把遥控板给放下了,起身往小厨房里走过去。

我也就跟着他站起来,跟着他走到小厨房,看他打开冰箱拿了一罐啤酒打开,也不觉得在这样的天气里冷,直接就就着喝了好几口,我看着他脖颈上喉结上下耸动,抿了抿嘴唇,“毛毛,今天下午……”

陆景重没等我说完,直接就从我身边走过,又坐到沙发上开始调台,但是调台的时候明显是带了一点愠怒吧。刷刷刷按键按的特别快,几个台几乎都没有看清楚是演的什么,就跳走了。

这一次我索性在他身边紧靠着他坐下,我屁股刚刚挨上沙发,身边陆景重就又站起来了,我也就跟着他站起来。

还好总统套房里足够大,陆景重去哪里,我就跟着去哪里,几乎是寸步不离。

他把喝完的啤酒罐捏扁了扔进垃圾篓里,转而直接就进了浴室,我在他身后跟着,伸手挡住门,叫了一声:“毛毛。”

陆景重的胳膊横在门框上,一双幽沉的眼睛看不出喜怒,深深地看着我,但是说话的语气却带了点戏谑:“怎么,我要洗澡你也跟着?”

我顿时红了脸,胳膊讪讪地放下。

自己种下的恶果,总是要自己去尝,我扯了扯嘴角:“没什么,你洗澡吧。”

但是,我还没有转身,就被陆景重扣住了手腕,一把拉进了浴室,被按倒在身后贴了冰冷瓷砖的墙上,不过陆景重一只手臂扣紧我的腰,我并没有那种磕到的疼痛感。

“陆……”

刚刚开口,唇舌就被封上了。

陆景重吻得很急,再加上刚刚我说话正好说了一个字,不用舌头撬开?关就是松的,他就直接把舌头探了进来,绞缠在一起。

可能是因为有了身子的事儿,我特别敏感,没有一会儿就喘不上来气了,只觉得陆景重的唇舌好像是一块烙铁,烫的我口腔里都起了泡。

我感到陆景重已经起了反应,蓦地睁大眼,就看见了陆景重一双窜着红色火光的眼睛。

我没控制住自己,一时间就轻笑出声。

这声笑,就成功的点燃了陆景重体内的那一小朵火苗。

他忽然扣上我的后脑勺,另一条手臂撑在我脸侧的墙上,已经换了一个姿势,一条腿横进我两腿间,吻下来的时候更是狂风骤雨,那越来越硬的某物抵着我的大腿根,瞬间我都觉得脸上烧起来,他的手已经顺着我的上衣下摆伸了上来。

眼看着就要收不住了,我也没有想收的住,就当我是在讨好陆景重,总之是我自己做错了。

但是,就在蓄势待发的时候,陆景重忽然停了,伏在我的肩窝,微微地喘息着,下一秒就松开了我的腰。

我一时间没有搞清楚情况,就被陆景重推出了卧室门。

“哎……”

浴室门在面前嘭的一声关上,浮了我一鼻子的灰。

紧接着我就听见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想起来。

我揉了揉鼻子,觉得鼻子有点酸,眼眶涩涩的,肯定是刚才手上沾了芥末,要不然怎么会有想哭的冲动呢。

现在陆景重宁可自己冲水自己解决,也不愿意碰我了……

男人的心眼怎么会比女人还小,我嘀嘀咕咕了两声,索性将沙发上的靠垫搬下来,放在浴室门口,然后靠着墙坐下去。

现在挺着个肚子,做这些动作当真是不容易,不过我睡了一整天,除了有点饿之外,一点睡意都没有。

我靠在墙上,想了很多,一会儿该怎么跟陆景重开口说,如果他还是不搭理我要不要挑逗一下他……

不过,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要装可怜,装白莲花,男人都对泫然欲泣梨花带雨的女人比较心疼。

虽然我现在因为怀孕胖了不止两圈,不仅出现了婴儿肥还双下巴。

这么想着,浴室的门就开了。

我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毛毛……”

陆景重似乎是没有想到我在地上坐着,皱了皱眉,直接弯下腰来把我横抱起,就向卧室里走去,把我放在床上,他刚想要起身,我搂着他的脖子。

“放手。”

陆景重说出的这两个字,真的成功把我的眼泪给勾了出来。

我搂着他的脖子就是不撒手,哭着说:“毛毛,我错了,我真错了,你别不要我,我知道你是去给雪糕改户口了,我没想那么多,刚睡醒了脑子不清醒,酒店里也没找到你,打电话也不接……对不起我错了,你别走好不好……”

陆景重愣了一下,伸出手指来揩去我脸上的泪水:“还真哭了?”

我越发的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纵丰农亡。

陆景重或许是压到我的肚子,侧了侧身,侧躺在我身边,扶住我的腰:“怀孕了智商真的会变低么?”

我吸了吸鼻子,听起来以为他这句话是苛责,就主动凑过去亲陆景重,一只手直接顺着他家居服的裤腰探了进去,触碰到一个灼烫的硬物的时候瑟缩了一下,正准备大着胆子继续下去,就被陆景重拉着手腕拉了出来。

我说:“现在都不愿意我碰了是不是?”

陆景重在我唇上吻了一下:“小傻子,我怕控制不住……伤到你。”

我猛的回过神来,才想起来,医生说过的,怀孕前期和后期都需要注意房事。

“但是,今天我……”

陆景重又吻了一下我的发顶:“今天是去带着雪糕开身份证明了,我们还是要回c市的,那里的教育是比较好的,户口就落在那里……至于到底是跟你姓还是跟我姓,听你的。”

我眼眶里泪水又泛滥了。

陆景重用手背擦去我脸上的泪水:“怀孕了就是水儿多了么?”

我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一眼瞪过去:“不正经。”

“我不会离开你的,”陆景重好像能看的出我心里是怎么想的,眼波很深,“不要患得患失的,不用担心,除非我死了,要不然我绝对不会离开你。”

躺在床上说了一会儿话,我问陆景重:“雪糕的名字呢?昭……”

陆景重说:“你起的名字很好,昭,光明,阳光,白日昭昭,雪糕是我们的光明。”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

因为我睡了一整天没有吃什么东西,陆景重就去厨房里焖了米饭,炒了一个蒜蓉木耳肉丝,不过半个小时就给我端上了桌。

这个时候,我真的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我想起,以前雪儿问过我一个问题,她问我,是不是一个人是不是太早确定自己的终生大事太草率,我自然是知道她是针对她和她谈了六年的男朋友磊子,一场恋爱从青春期谈到成熟期,只不过我当时没有回答,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但是现在,我想我能回答她了。

草率不草率,都看自己的决定。你心里觉得草率,那就草率,你觉得值得,那就值得。

…………

隔天就是大年三十,雪糕烧退了,身上的水痘已经全都冒出来了,经常一个看不住就要用他的小爪子去挠。

陆景重偏偏怕我在怀孕的这个紧要关头传染上水痘,没什么事情就全权陪伴在雪糕身边,就连那间小屋子都不让我进了。

我说:“我是大人,抵抗力哪儿有那么差?”

陆景重笑了笑:“你,呵呵。”

我一听就毛了:“呵呵?!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经常有锻炼的!”

因为雪糕出水痘,最起码要两个星期才能好了,所以,这个年,我和陆景重就带着雪糕在酒店过的。

雪糕经过了被病痛折磨的这段时间,是我和陆景重陪他左右不离不弃,从孩子的眼里,最能看得出是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不好,所以,在这段时间里,雪糕跟我们的熟悉度与日俱增,特别是陆景重,几乎就是黏着他了,就算是去卫生间尿尿,雪糕也要跟着他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