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想亲你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想亲你(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我的病房和陆景重的病房中间只隔了两个病房,都是人民医院最好的单间病房,晚上睡了一觉。醒来吃了一些东西,就要去陆景重的病房里看他。

李峥科很无奈:“重哥还没醒。”

我对李峥科这样时时刻刻为我紧绷着也感到很无奈:“我就去坐坐。”

李峥科在扶着我过去的时候,立即变身唠叨鬼,比医生嘱咐我的还要多,我不禁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多话。”

李峥科吐了吐舌头,不说话了。

陆景重或许真的是累极了,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我竟然有一种错觉,是不是他还是保持着昨天晚上我看到过的那个姿势,一动不动,睫毛都不再颤动着,我心跳猛的加快。凑过去探了一下他的鼻息,手有点抖,能够根绝到他很微弱的呼吸,跟往常拂在我而后温热有力的呼吸一点都不一样,但是很平缓。

李峥科给我搬了一把椅子,放在床边,让我坐下。

我坐下来,看了一下这个房间的大小结构,和我那个病房的结构还不是太一样,在靠着窗的位置,放着一张可以移动搬走的圆桌,窗台上放着一支青玉色的花瓶,只不过是空的。花瓶壁很薄,能看见里面压线的水痕。我就叫李峥科从我的病房里,把昨天苏子墨送来的那一束花拿过来,插在这里的花瓶里。

我毕竟也是昨天刚做过手术,在陆景重病床前坐的一会儿。就觉得撑不住了。

李峥科注意到我皱眉的动作,就过来问我:“姐,你回去躺着吧?人家坐月子都一个月不能出去见风呢,还不能洗澡不能洗头发,容易落下病根……”

我听李峥科这种语气,忍不住笑出来:“你是从哪儿看的人家坐月子的?”

“我问了我妈啊,”李峥科说,“要不是雪糕在我妈那儿,她说不定今天就来了。”

“你告诉阿姨了?”

“是啊。要不然怎么跟我妈说,”李峥科一笑,“总不能照实了说你被绑架了重哥现在还昏迷不醒吧。”

确实也是撑不住了,我俯下身,在陆景重唇上印了一下。

以前有肚子的时候,亲吻都是陆景重俯身,我弯一次腰实在是不容易,但是这一次,我扶着自己平坦的小腹俯下身去,吻上陆景重的唇,心里却莫名地感到心酸。

现在已经是三月份了,李峥科好歹六月份也是要参加高考的,满打满算也就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让李峥科回c市去上学,李峥科说:“现在你身边都没个人。我不放心。”

这孩子说话真是越来越逗乐了,分明就不像是个大人,还硬装出来大人的模样来。

我说:“我打电话给我妈,让我妈来照顾我是一样的。”

李峥科当然知道我本来就是x市的,不过他听了这句话脸色有点讪讪的,这话原本说出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我一出口就后悔了,我要从哪儿去找我妈呢?那个住在筒子楼的女人,还是我妈么?

但是,现在面对李峥科这份无缘无故的好,我还真的是受之有愧,更何况,现在雪糕已经麻烦了李峥科妈妈了,现在再耽误了李峥科自己的学业,我就真的是太祸国殃民了,虽然自己长得也就那么回事,根本不算是什么红颜祸水。

李峥科死拧的脾气就是不走,最后扔下来一句:“我妈让我在这儿照看你的,你要想让我走给我妈打电话去!”

这句话总算是说到了点子上,可是我又怎么好意思打电话给李峥科妈妈,要怎么说,难道说“让你儿子别在我这儿呆着了”这种话?显得我是个香饽饽一样。

不过,到了当天下午,我没有想到,李峥科的父亲竟然来了。

病房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衣着十分考究的中年男人,一时间我没有认出来这人是谁,总觉得以前是见过的,直到李峥科一声“爸!”,才算是把我的记忆拉了回来。

给李峥科做钢琴家教,虽然说和他的父母都照面不多,但是有时候李峥科刻意留我吃饭,也是见过两次面的,他没有对我太亲近也没有太客气,我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就是他在早餐桌上和女儿黄静雅说起她的离婚官司的事情,被我恰巧听见了一点,逃荒似的逃走了。团找住扛。

我叫了一声“叔叔好。”赶忙坐直身子,想要下床,被李峥科爸爸制止住了。

我说:“李峥科,快给你爸爸倒杯水喝。”

李爸爸说:“不必,我就是途径这里,来看看,我儿子心心念念的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女人。”

李爸爸的这种话,让我心里蓦地一冷。

李峥科在后面也急了:“爸,你大老远的来这儿就是找茬儿来的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出去说,你单独跟我说,别在这儿说!”

李爸爸说:“你现在出去,我有话单独给杜小姐说。”

“不,我就在这里听着。”李峥科向前走了一步,对上李爸爸的眼睛,毫不退让。

不管怎样,现在也是在长辈面前,我笑了笑:“峥科,你先出去,看看你重哥醒了没有,去陪陪他。”

李峥科动了动嘴唇,明显是想要说什么,但是终究还是转身离开了,反手关上门的时候用了十分的力气,哐当一声。

现在,病房里只剩下了我和李峥科的爸爸两个人,氛围一下子就尴尬起来了。

李峥科的爸爸也是企业家,在c市算是鼎鼎有名,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年过半百,经过这半生的修为、涵养和学识,浑身慑人的气势一下子就出来了。我舌头都有点打结。

李爸爸说:“你知道峥科对你是什么感觉么?”

我一时语塞。

如果说完全不清楚,那是假的,毕竟李峥科表现的有时候太过了,我也一度知道要和他划清界限,但是总是被李峥科死缠烂打的劲儿给磨合了。只不过自从上一次冒着风雪陪我去海上的搜救船上以后,每次听到他叫我“姐”,我心里都会特别暖,想到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弟弟,该多好。

所以,就一而再再而三的享受着这种亲情的感觉,却完全没有顾及到李峥科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我,而这种喜欢,是不是偏向另外一种极端化了。

我只是轻微点了点头,李爸爸冷哼了一声:“明明知道却还是纵容自己这种畸形的情感,你真的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了!”

虽然我想要反驳,但是真的无从还嘴。

我动了动唇,还是说:“叔叔,我对峥科,从来都是像是对待弟弟一样,他也是一直叫我姐……”

李爸爸满是怒气地打断了我的话:“你对待他像是弟弟,但是他对待你呢?难道你自己没有一点自觉吗?他对待你想什么你不知道么?既然是不想,那就不要给他希望!你这是什么?!”

我抿着唇,不再说话了。

因为我知道,现在只要是我一说话,不管对与错,李爸爸肯定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不过将心比心,如果将来雪糕在高考前为了一个女人不上学,不参加高考,整天在医院里伺候人,我肯定也会非常生气,哪怕那个女人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也会先为自己的孩子着想。

李爸爸对我的语言,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从你刚开始给峥科当钢琴家教,我看你也是个干干净净的女孩子,谁知道你现在竟然这么不知廉耻了?你刚开始给峥科当家教的时候,他才十六七岁吧,还未成年啊,你这是诱拐未成年人!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这样勾搭着我儿子,我就不得不采取点行动了……”

这时候,门忽然嘭的一声被踢开了,李峥科一脸阴沉地站在门口,然后快步走过来,直接拉过李爸爸的胳膊:“爸,你跟我出去!”

李峥科现在有一米八几的个子,而李爸爸也许在年轻的时候很健壮,但是现在毕竟已经年过半百了,不管是在力气上,还是身高差距上,都比不上李峥科。

等着父子两到了走廊上,我病房的门被嘭的一声关上,我都能听见李峥科的声音:“你别在她面前破坏我的形象了好不好?我好不容易现在让她不再排斥我了!”

李爸爸的声音像是隐忍了怒气:“堂堂李家的独子,这么巴结一个这种女人,你可真给我长脸!”

“是你说的恋爱自由啊,你都没管过我姐,你现在凭什么管我!”

“就凭我是你爸!你姐的事儿我没管,你看看现在,还不是离了婚一个人在家带孩子?!你呢?难道是要重蹈你姐的覆辙?!”李爸爸说,“你现在跟我一起走!要不然你就永远不要回来了!”

李峥科的声音忽然低了:“我现在不回去……”

李爸爸说:“好,你不走,我走!”

然后,走廊里就彻底安静了。

我心里一直往下沉,如果真的因为我,闹的李峥科家里不和睦,那真的是我错了。

或许真的是我错了,我应该狠下心来一句话都不和李峥科说。

可是,对着李峥科那样阳光灿烂的笑脸,我又觉得太残忍,也一直在强调着,对他只是像弟弟,像是朋友一样,毕竟,中间还隔着一个李峥科一直引以为榜样的重哥。

我沉思了一会儿,这件事情必定要和李峥科说清楚,必须要把他这样的思想扭过来。

但是,我在病房的床上等了好久,把应该说的话,从头到尾自己演练了一遍,还特意端出来年长几岁的架子来,却没有等来李峥科。

我有点疑惑了,难道是跟着他爸爸离开了?那也就好了。

我下了床,打开门就看见了站在走廊中间的李峥科。

高高伫立的个子,低着头,头上的头发凌乱的好像被狂风卷过的杂草,倒伏向一边,背有点驼,好像从刚才李爸爸离开后,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动过。

我走过去,狠狠地锤了一下他的背:“把背挺直!你不是说你最欣赏你重哥要做你重哥那样的人吗?你见过你重哥什么时候弯过腰?!”

然后,我就看见有一些病房里面有人开始探头探脑了。

虽然这一层是单人单间的病房,是市医院里面最好的,但是也不是没有人住,这样站在外面让别人当热闹看,真是不如自己关上门说得清楚。

我就一把拉着李峥科把他拉到了病房里面,李峥科这样人高马大的个子,倒是被我拉拽的踉跄了一下,差点连我也带翻倒在地,还是李峥科眼疾手快地扶了我一下,才避免我摔倒在地。

李峥科扶着我让我坐在床上,自己跟认罪似的,站在病房中间,没有抬头。

我指了指沙发,说:“你也坐过去。”

李峥科抬头看了我一眼,翘了翘唇角,“姐,前两天买的草莓,你要不要吃?”

我抽了抽嘴角,心想着差点要被这个孩子给带跑了,让自己板着脸,说:“你现在就买票,准备回家,”看李峥科张了张嘴想要说话,我打了个手势,“你想别说话,让我说完了你再说,以前也是怨我,我没有跟你说清楚,但是你应该知道,我和你重哥,我们两个证都领了,现在孩子也生了两个了,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别整天动歪脑筋,想这想那的……”

说着说着,我自己就停了下来。

我还是不适合当一个好家长,就算是说这些话,我自己都觉得也是说的不伦不类的,特别是那句“孩子都生了两个了”,好像一句话把我自己说成了黄脸婆,看李峥科的表情,现在也是憋的很辛苦的古怪。

我手指敲了敲床板:“憋的辛苦了就笑出来吧。”

李峥科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这下苦心营造的氛围一下子全都泡了汤。

他说:“姐,你不会真信了我给我爸说的那一套了吧?我就是想在这儿多陪着你,才用那一套糊弄他的,其实我压根就没喜欢你,你跟重哥才是天生一对。”

我抓住李峥科话里的关键点,问:“那你为什么在这儿陪我?”

“那是因为你是……”

李峥科说了这一句话忽然就卡了壳儿了,目光躲闪了一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