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过时不候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过时不候(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那个身影,是我恨之入骨的,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识!

是郑娆!

我飞快地向前跑去。身后的陆老师在叫了我两声之后,也跟在我身后,想必他也看见了那个穿着红色衣服的身影。

似乎郑娆也注意到我了,才会跑的越来越快。

但是,从陆家的后门跑出去,她直接上了一辆黑色的私家车,距离太远,我只注意到车的车牌照是黑色的,我忘记陆景重跟我提起过的,黑色的车牌照是代表着什么,我也根本来不及多想,直接冲到马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就坐了上去,紧随其后,陆老师也上了车。

我说:“跟着前面那辆黑色的车。”

因为刚才跑的急了,现在我和陆老师两人坐在车上,都是气喘吁吁,全都是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我说:“陆老师,其实你不必……”

陆正谦打断我的话,直接问:“刚才那人是郑娆?”

听了陆老师的话,我猛的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是郑娆?”

按理来说,陆老师和郑娆应该没有交集,况且陆氏和荣家的家族产业又是向来不和,也不会有那种摒弃前嫌同仇敌忾的情况。可是生意场上从来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也许也说不准。

陆正谦说:“我跟她照过面,大约今年三月份的时候,荣老太太检查出来得了癌症,在私人医院里住院。时候不多了,需要骨髓移植,很多亲的近的都去做了匹配,但是最后只有郑娆的结果是匹配的,可以做手术。”

或许是我眼里探寻的意味太过于强烈,陆老师说:“恰好我有一个朋友在那家医院里当护士,因为觉得是豪门大家族的事情,可能彼此之间都有了解,所以就告诉我了。这件事情随后就被荣家压下来了。所以至今都还没有人知道。”

我皱了皱眉:“什么时候做匹配手术?”

陆正谦说:“因为那个时候还是说郑娆有孕,就要等到生产之后吧,小可说要等到今年十一月份了。”

我顺嘴就问了一句:“小可是谁?”

陆正谦回答的坦然,说:“我的那个朋友。”

骨髓匹配是很难匹配成功的,要不然每年都有那么多的癌症病人死亡,所以,能够匹配成功真的不容易。

再说荣家老太太,如果郑娆真的是能匹配,那绝对会被当成掌上宝一样了,也怪不得昨天和荣凌见面的时候,荣凌总感觉欲言又止,原来是这样。

陆正谦微蹙了眉:“但是,现在看来,是不是郑娆根本就没有怀孕,如果是孕妇。现在恐怕也有五六个月的身孕了,肯定不能这样冒冒失失地跑。”

这一点我早就有猜测,这一次见到郑娆,倒是坐实了我的猜想。

出租车和那种高性能的私家车想比,肯定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所以不过两条街的工夫,就跟丢了。

司机师傅一副很抱歉的表情,我摆了摆手说没事儿,反正是意料之中的,如果跟到了,反而不正常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如果郑娆现在骨髓跟荣老太太匹配,那么荣家对她的保护就绝对是严上加严,绝对不会任由她有一丁点损失,只不过,我敢肯定,除了荣凌之外的荣家人,肯定都认为郑娆确确实实是怀了荣家的血脉,否则说不定现在就回把她押到手术台上做手术。

这也就是她敢这么猖狂的原因。

我出来的时候没有拿包,所以是陆老师帮忙付了车钱。

陆老师安慰我:“小雪糕一定会没事的,别想那么多。”

我点了点头,对陆老师,虽然说现在还有一些放不开,但是我知道他一向是对我好的,就和以前一样,但是我和他中间的身份是绝对不会调换了,他就是我的老师,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了。

回到陆家,陆景重和陆高风的谈话还没有结束,苏玲仍旧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见我和陆老师先后走进来,冷哼了一声,说:“真是以为自己是谁了,要不要脸……”

陆正谦皱眉:“妈!你如果以后还整天这么说,别怪我以后不回来了。”

我觉得苏玲现在就处于爆发边缘,脸色刷的一下子就变了,“我养了你二十几年三十年了,你现在就为了这么一个外面的女人来欺负你妈啊,要是你老婆也就算了,还是老二的老婆,你这是……”

“行了,妈,如果你不想让爸把你赶出去,就安安稳稳的,不要再生事了。”陆正谦说,“要不然你就还回到外公那里去,来了想回去,回去了又想来,妈,你别总是这么幼稚行不行?”

我敢说,被自己的儿子说幼稚,而且是当着我这个外人的面,绝对是让苏玲非常难堪的,但是也许她也注意到了陆老师说这些话没有转圜的余地,也就怒气冲冲地别开了脸,端着桌上的马克杯喝咖啡。

我向陆老师感激的笑了笑。

不过一会儿,陆景重才从二楼走下来,他在看见陆正谦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却没有多说什么,跟我的视线在空中一交接,也就明白了。

“走吧?”

陆景重点了点头。

不过,陆老师也跟着走了出来,说:“景重,我有话想跟你说。”

我十分识趣地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虽然我不知道陆老师有什么话要跟陆景重说,但是我直觉感觉到,是跟我有关的。

所以,我去洗手间里洗了下手,就又折返回来了,陆景重和陆老师两人站在一排四季青前面,正好有树影掩映着,距离不算远,我可以勉强听得见他们的说话声。

陆老师说:“说来也真是笑话,五年前我劝你不要把她拉进这个圈子里,可是你还照样这么做了。”

陆景重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用说了,我都知道,对佳茵,我会从一而终,绝对不会有你想的那种情况发生,我也不会允许有那种情况发生。”

陆景重说完就要转身,我急忙向后侧了侧身,挡在后面的树影里,避免被看到。

“你先等等,”陆老师叫住了要转身离开的陆景重,说,“我这里有一个比较可靠的消息,我哥……他可能精神上又出现问题了。”

从我的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陆景重猛的抬眼,眼睛里已经浮现出一抹复杂的情绪。

我几乎是反应了又十几秒,才反应过来,陆正谦口中所说的“我哥”,就是陆正宇。

同时,我也注意到了他的用语又。

那么,当年一定还发生过一些事情吧,除了那个视频的事情之外。

只愿和那个视频的事情无关,因为现在陆景重还不知道,我其实已经看过那段视频了,在看的时候几乎肝肠寸断。

想到那样的情景,我就不禁握紧了拳头,陆正宇还真是阴魂不散,他要是这一次还敢轻举妄动,我一定放不过他,一定!

………………

雪糕照样是没有消息,我和陆景重都已经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睡觉了,陆景重强迫我先去睡一觉,我本来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一闭眼就能看见雪糕的小脸,怕的不得了,所以不敢闭上眼睛。

但是,躺倒床上没有一会儿,我竟然有些昏昏沉沉,脑海里全都是雪糕,我也分不清是梦还是醒了。

或许是梦里。团协央圾。

我抱着雪糕去海洋馆,人特别多,一眼看过去黑压压的全都是黑色的人头,雪糕特别惊奇地指着游来游去的大鱼,特别兴奋,好像能从我的怀抱里直接跳下来一样,一直叫:“妈妈,快看快看!”

身边是陆景重,他怀里抱着小女儿言言,一边有人都说羡慕啊,一儿一女多幸福。

我听了心里特别甜,好像浸了蜜一样。

但是,下一秒,忽然有一股大力撕扯着,将我怀里的雪糕硬生生的扯开,我拼命地拉着他,他开始哭了,说:“妈妈,我疼!疼!”

我怕伤到孩子,就急忙松了手。

然后,海洋馆周边的蓝色海水忽然开始旋转成为一个巨大的漩涡,黑洞洞的好像能将我席卷进去一样,身边的陆景重也不见了,我大声的叫喊着陆景重的名字,这个虚无缥缈的空间里好像没有尽头,我的声音空洞的在回转,回音响亮的恐怖。

忽然,黑色的一片汪洋中洞开一片金灿灿的阳光,我急忙向那个洞口跑过去,什么都没有想就直接冲了进去。

前面,确实是一片阳光的天地,一大片向日葵田地灿烂地开着,天空是没有雾霾的澄澈。

但是就在此时,身后传来雪糕童声童气的声音:“妈妈!你不要我了吗?”

我急忙回过身来看,雪糕张开手臂向我抛过来,我想要回去,面前的一扇小门越来越小,最后我听见了郑娆的狞笑:“杜佳茵,你毁了我的幸福,我要你后半辈子生不如死!你等着,你会付出代价的”

“佳茵,佳茵……”

我猛的惊醒过来,睁开眼睛,入目是一大片白光,扶着床板大口的喘息,等视力恢复之后,就看见正坐在我面前的陆景重,怕又是梦境,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紧紧地攥着。

陆景重将我扶起来:“做噩梦了?”

我点了点头,慢慢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睡过去了三四个小时了。

“还要不要再睡一会儿了?”

我摇了摇头:“肯定是睡不着了,我陪你一会儿。”

已经凌晨三点多了,这样的深夜,格外寂静,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壁灯,灯光调到最弱,将陆景重的侧影勾勒出来,别说是我,陆景重这几天也没有好好地睡过一觉,现在脸上的颧骨更凸出了一些,因为瘦了,脸庞更显得瘦削,好像用锋利的刻刀雕刻过一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