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怕

第一百三十五章 怕(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我愣了两秒钟,然后站起来就往外跑,还是李峥科拉住了我:“姐!你干嘛去?”

“我……”

一句话没有说出来。我现在浑身都抖得厉害,原本只是猜测,猜测是郑娆带走了我的孩子,但是到现在,忽然这样的猜想得到了证实,我心里就开始慌了,慌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既然她都能对我做出绑架那样丧心病狂的事情,又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刚才郑娆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强装出来的镇定,在顷刻间全都崩塌了,我想要找到一个支撑点。紧紧地抓着不放手。

幸而李峥科拦住了我,他把我按坐在椅子上,按着我的肩膀:“姐,你现在需要冷静一点!我现在数一二三,你听着,我数到三,你深呼吸。”

他伸出手指来,“一、二、三。”

其实,不用李峥科在我身边这样说,我也一点点逐渐镇定了下来。

我开始回想刚刚郑娆所说的话。

雪糕在郑娆手中,这一点是确认了。

再有一点,就是她让我去一个酒店门口见面,只要我一个人。

只要我一个人。郑娆未免太小看我了。

我拿起电话就要报警,却被李峥科一下子拦住了:“姐,你先别打,让我想想。”

李峥科想必也是听到了刚才电话里郑娆的话,现在却比我还显得镇定。眼睛盯着房间的角落一眨不眨的。

我趁着这个时候,上楼去卧房里看了一眼陆景重,他还没有醒,看来方元东给他下药的剂量不算少。

我推门进去,想着要去见郑娆这样的大事,还是一定要叫醒他的,只不过犹豫了一下。

毛毛是好不容易睡着的,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有结果……

我想了想,避免陆景重再次因为我或者雪糕受到威胁。那还不如我一个人去承受。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我身后的李峥科也忽然按住了我的胳膊,摇了摇头。

李峥科说:“不要告诉重哥了,我陪你去。”

虽然李峥科只是个将近十九岁的孩子,可是很奇怪,我竟然会觉得他好像长大了的感觉,带给我一种稳稳地成熟感。

看来,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真的会成长。

在出门之前,我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没有叫醒陆景重。

如果陆景重醒来第一眼,就能看到雪糕,那就好了,那是我的动力。

但是,我给一直负责跟进关于雪糕绑架案的警察萧凌霄打了一个电话。这个警察是陆景重的二哥朱启鸿安排的,绝对是一个可靠的人,我把郑娆给我打电话的大致内容说了,话筒里,他沉吟片刻,说:“你打电话有没有录音?”

“嗯,有。”

自从雪糕失踪之后,我就长了个心眼,但凡是打进来的电话,都开着录音功能,我整一通电话的录音传给了萧凌霄。

“你现在先开车去指定的地点,我会安排好,和我的人会在周围埋伏,你到了之后不用东张西望,只管和郑娆说话,但是注意一定要稳住情绪,不要失控。”

“好。我一个人么?”

“最好是你一个人,但是在这段时间内,你的手机会被我们监听,事先通知你一声。”

我懂这个警察的意思,既然郑娆提出了要我一个人去,如果我不听她的,难免会让雪糕受到伤害。

至于李峥科……

李峥科说:“姐,你到时候尽管下去等人,我在车上绝对不会暴露的。”

………………

xx大酒店门前。

我再三叮嘱李峥科在车里好好呆着,然后才下了车。

下了车,左右环顾了一下,车流攒动,没有任何异样,我果真还是一丁点看不出来哪些人是伪装的便衣警察。

我站在酒店门口,等了一会儿没有人过来,就拿出电话来,翻出刚才的通讯记录,把刚才的那个手机号码回拨过去。

但是,明明是刚才郑娆打过来的号码,现在却没有人接听。

我忽然觉得心里隐隐不安,不会是郑娆发现了什么吧,我倒是不怕我如何,就是怕在她手里的雪糕。

不管我和她之间有什么恩怨,孩子是无辜的。

在酒店前默然地等了有半个多小时,距离接到郑娆的电话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可是,郑娆还是没有出现。

我不信她能看出来周围哪个是便衣警察,因为xx酒店是位于比较繁华的市中心地段,车流量和人流量都很大,特别是酒店对面有一个比较大的购物广场,现在的这个时间点,正是购物的高峰时期,几乎每隔几米就有一个人。

有这么一瞬间,我觉得郑娆就在暗处,不知道在哪里看着我,看我现在像是一个傻子一样站在酒店门口等着。

她选择的这种地方,连警察都不敢轻举妄动。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

是郑娆打来的!

我的心一下子跳的特别急促,一下一下敲击着我的心脏。

“杜佳茵,你到了么?”郑娆的声音从话筒里传过来。

我两只手扶着手机,尽量控制自己的声线不要发抖,说:“我早就到了,你在哪?”

“我还在家里啊,”郑娆笑了一声,“你也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就看你敢不敢来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

郑娆现在不在其它的地方,而是在荣家!

忽然,从话筒里传来雪糕的一声哭声:“妈妈!”

我的心一下子揪紧了,目龇俱裂,强忍下自己想要骂人的冲动,深深呼吸了两口气,才继续说:“郑娆,你有什么恩有什么怨都冲着我来,都是源于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和第三个人没关系,和一个三岁多的小孩子更没关系,你不要丧尽天良!”

“现在轮到你说我丧尽天良了么?我现在已经没有心了,随便你怎么说,但是你记着,”郑娆冷笑了几声,小声好像是盘桓在天空中的秃鹫一样,甚至有些诡异,“杜佳茵,我说过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说完,电话就再一次被挂断了。

我听着耳边的忙音,手指一松,手里的手机就掉落在地上。

现在真的是心力交瘁,心脏更是好像用钢筋绞着一般,恶狠狠地缠上几圈,腿一软,没有站稳,晃了两下,直接向后踉跄着,还是一个路过的好心人一把扶住了我。

“小姐,这是你的手机。”

一个好心人帮我捡起了手机,我扯了扯嘴角说:“谢谢。”

“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现在像是这种好心人已经不多见了,我摆了摆手:“不用了,真谢谢你先生。”

但是,身后这个人一松开手,我就一时间没有站稳,晃荡了两下。

“用不用扶你去那边坐一下?”

现在站着确实必须有一个支撑点,要不然真的会倒下的,我刚想要点头,身后已经有另外一双手扶住了我。

“谢谢你了,这是我姐姐,我扶她去休息。”

转身就看见了李峥科笑的阳光灿烂的一张脸,我皱了皱眉:“你怎么出来了?郑娆还没有来。”

李峥科说:“刚才你打电话我都听见了,她不可能来了,姐,你休息会儿吧。”

“可是,”我看着李峥科一张一合的嘴,有点头晕了,“可是,雪糕呢?郑娆不出来,那我儿子呢?”

我说着,就一把甩开了李峥科的胳膊,向人群里挤去,大声喊着:“郑娆!你听到没有!有什么都冲着我来!”

李峥科在身后一下子抱住了我的腰:“姐,你这是干什么啊?!你冷静一下!”

我挣扎着:“我要去找我儿子!”

旁边的陌生人有的纷纷停下来看着我,此时此刻,我完全顾不上自己是不是像是一个跳梁小丑,是不是郑娆的目的就是这样,觉得身体里有一股悲伤的怒火,疯狂地乱窜,需要找到一个发泄点。

李峥科直接扳过我的肩膀,死死盯着我的眼睛:“杜佳茵,你要去哪儿找你儿子?!你现在不冷静下来,怎么能想出办法来?!你到底还是不是那个杜佳茵了!”

哪个杜佳茵?

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只想要我的孩子,真的是压抑了太久了,几天来一无所获,我已经濒临崩溃边缘了,没有哪一个妈妈能在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还一直保持镇静的,我只是一直在压抑着自己,让自己把那些呼之欲出的情感残忍的压抑下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