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 > 第一百四十章 回到阳城

第一百四十章 回到阳城(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我将此生,说予你听更新最快!

“唐卡。”

我眼眶里蓄满了眼泪,在快要掉落的时候,急忙抹了一把眼泪。然后走过去,坐在唐卡的床边。

唐卡的声音好像是磨着沙子,嘶哑难耐。

“佳茵……”

我点了点头:“我来看你了。”

唐卡又笑了笑,我真的想告诉他,不要笑了,笑的比哭还难看。

看着现在的唐卡,我根本想象不出来,现在这个躺在床上的病的只剩下皮包骨头的男人,就是曾经意气风发的唐卡。

我端了一杯水给唐卡送到手边,就在唐卡想要伸手端的时候,胳膊猛的抬起,一下子甩掉了我手里的水杯。啪的一声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我后退了一步:“你怎么……”

唐卡浑身开始抽搐,眼睛里的眼珠一跳一跳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这些动作都好像是无意识的,他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抽搐。

身后的病房门开了,几个医生护士冲进来一把将我推到一边,然后给唐卡打了镇定剂,又服了镇定剂。

我在后面看着,忽然觉得呼吸好像被阻塞了一样,急忙走出去换了一口气。

张毅跟在我身后,将病房门关上。

他给我解释说,当初大强度的海洛因直接从动脉注入。及时抢救及时,及时唐卡为了阻止毒品在血液里的扩散,当机立断地砍断了手臂……

我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他……砍断了手臂?!”

张毅的眼光黯淡了一下,“右手臂,在被子下面盖着……如果不是唐哥自己砍断手臂。恐怕当时就性命不保了。”

“……那现在呢?”

张毅的目光从病房上的窗户看进去,“能拖一天是一天吧,警队里已经在帮忙准备后事了。”

“怎么可能?!”我尖叫了一声,“这里的医疗条件不行!我认识c市最好的医生,你等着,我打电话!”

“别忙了……”

我甩开张毅的手,拿出手机走到安全通道去给陆景重打电话,没有顾得上坐在座椅上看向我的裴斯承和裴昊昱父子两人,我的手一直在抖。翻找通讯录找了很久,找到陆景重的号码之后,抖的按不下去,直到后面伸过来一直指骨分明的手来。

裴斯承一把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按坐在蓝色的公共座椅上,然后拿了我的手机拨通,等到接通,说:“小五,我是裴斯承……”

裴斯承的话我没有听清楚,我脑子里全都是嗡嗡的,好像有一千只苍蝇在脑子里乱飞。

裴昊昱从他的小书包里拿出来一瓶水,递给我:“杜阿姨,你喝点水吧。”

我看着裴昊昱闪亮的眼睛,一下子把他抱在怀里,终于落下了眼泪。

哭了一会儿。我才慢慢地重新恢复了平静,松开了这个时候一点都不闹腾的裴昊昱,说了声:“谢谢。”

裴昊昱拿起纸巾帮我擦眼泪:“杜阿姨,你别哭了,一哭就不好看了,我老爸看不上你就不能给我当小妈了……喂,干嘛啊?!不是你让我安慰杜阿姨的吗?”

裴斯承拎着裴昊昱的后衣领,把他放到一边,坐在我身边。

“我给陆小五说了,估计医疗队明天就能到。”

我点了点头。

“陆小五还说,让你照顾好自己,婚礼的请柬都已经发了。”

我蓦地睁大眼睛,看着裴斯承,明显是难以置信。

裴斯承说:“我也收到了一份请柬,下个月二十号,黄道吉日。”

我说:“谢谢,真的谢谢。”

………………

第二天,从c市来的医疗队就到了,虽然说最有名望的医生来了,但是在这种医院里,还是因为医疗条件不行,而且,在国内,这种医疗手法还不够先进,其实,到国外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唐卡之后,他却摇了摇头。

“佳茵,别麻烦了,”唐卡说话的时候,眼珠都在不由得颤抖着,放在棉被上的一条胳膊,每隔一会儿都会不由得猛的颤抖一下,根本就不是神经所能控制的了的,“你看我这样的身体,还能经受住坐飞机去国外么?恐怕要死在飞机上了。”

我怒斥打断了唐卡的话:“你胡说什么,你就这么死了甘心么?”

“不甘心,不甘心又有什么办法……”唐卡说,“佳茵,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趁着我意识还算清醒……”

我立即就想到了他想说的是什么,瞪大眼睛,“又是周峪森么?我告诉你,这一次我不会心软了,我不会照顾他,要照顾他你自己去照顾他!你要是敢死,明天我就找到他丢掉海里去喂鱼!”

“不用照顾他,”唐卡笑了笑,“只要你能帮我找到他,我想要在临死前,再听听他的声音。”

“他,”我顿了顿,“是不是来看过你了?”

唐卡点了点头:“是,来看过我了,我意识清醒的时候,张毅告诉我他已经呆在病床边一个星期了,基本上都是不眠不休,然后我就跟他狠狠地吵了一架,他就跑了。”

我想起想起这两个大男人像是孩子一样吵架,忽然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唐卡说:“之后,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再看到他了。”

我想起之前给周峪森打电话发短信,甚至qq和msn上都留言,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收到回复,心里不禁一紧,看着唐卡有些模糊的双眸,说:“你等着,我一定会找到周峪森。”

但是,找一个人是那么好找的么?

就好像是大海捞针。

不过受唐卡所托,我宁可自己想一想。

我想了几个地点,学校,阳城的家乡,和云南这个小镇上。

我先给张小燃打了个电话,自从她帮忙报道了李峥科的事情之后,我对她的印象有所改观,她毕竟是和周峪森是同一个学校的,我就请她帮忙,去周峪森的院系里问一下,是不是周峪森回去了。

得到的答案是没有。

那么第一个地点排除,还有两个地点,家乡阳城和云南这个小镇上。

我觉得在云南这个小镇上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因为周峪森不可能走远。

但是有一种预感,周峪森其实是回到了家乡阳城。

我手机里有周峪森的照片,把照片发给了张毅,他是当地人,对当地的一些地点比我熟悉,我让他在这个镇子上多留意。然后当天晚上,我就坐火车回了阳城,裴斯承受陆景重所托,当然要跟我一起回去。

“真是麻烦你了,我一个人可以回去……”我对裴斯承这个人,其实心里还是很有好感的,而且,裴斯承第一眼看上去就是让人惊艳的那种相貌,对帅哥自然都没有什么免疫力,但是潜意识里我还是会把他和我家陆毛毛比一比,还是没有我家陆毛毛长得英俊帅气。

裴斯承摆手,刚刚说了一个字,裴昊昱就凑过来小脑袋:“阿姨,我老爸受了情伤了,最近需要四处散散心。”

裴昊昱正在拿着ipad玩游戏,我凑过去看了一眼,游戏上都是全英的,大段大段的英语单词我看着都觉得眼晕,但是看裴昊昱还有模有样的玩儿,还拿着平板来给我解释:“你看看,就是这样,很简单的。”

我实在是玩不来,索性就转了头,跟裴斯承攀谈了两句,才知道,原来裴斯承一直带着儿子在美国生活,是去年才回国的。

到了阳城,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

裴昊昱已经睡在裴斯承的肩头,一副蔫儿巴了的样子。

索性就现在酒店里睡了一夜。

时隔四年,我再次来到阳城,这个我和陆景重再遇,我真正喜欢上他的地方。

第二天一大早,不到六点钟,我就醒来了,也没有打扰裴斯承,给前台说:“如果512房间的男士询问我,麻烦您告诉他我出去一下,中午之前回来。”

阳城这个地方,隔了四年回来,不得不说,我的心里是有些许雀跃的。

比起四年前,不算有太大的变化,只不过道路便宽阔了,高楼大厦也多了,只不过毕竟是一个县级市,近年来又因为环境污染问题,炼钢炼铁关闭了很多大的厂房。

我坐上公车,先去了那个酒吧,名叫盛夏光年的酒吧。

还是一模一样的蓝色卷闸门,因为酒吧白天人不多,卷闸门只开了一半,我从下面弯腰钻进去,扑?就是一股浓重的烟酒气息,呛得我顿时咳嗽了起来,捂着?子。

虽然已经有四年没有来了,这一次来,我还是能清晰地记得这个酒吧的包厢位置。

只不过,在门口,有一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年轻人拦住了我:“你站住!”

我笑了笑,从钱包里抽出来两张百元大钞递给他,“我进去找人。”

有时候关系是一定的,有时候钱是一定的。

这个地方,是我见到唐卡和周峪森的第一面,就是在后面的包厢里,我记得清清楚楚,当时周峪森特别胆怯羞涩,我就坐在周峪森旁边,问他要不要吃东西,周峪森脸红的像是要滴血,吓的就一下子冲了出来,唐卡丢掉手里的话筒也就冲了出去。

我站在包厢门口,摸着墙上的开关打开。

里面和三年前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的摆设,在空气中,我仿佛可以看到四年前,彼此青涩的我们。

在这个酒吧里,不仅有我,有容易脸红的周峪森意气风发的唐卡,有爱恨分明的郑娆有心比天高的林萧萧,还有过……陆景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嫡女凶猛 一吻成瘾 燕子声声里 人皮美容师 我曾深深的爱过你 我曾风光嫁给你 乱世大军阀(重生之铁血军阀) 隐婚老公深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