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奇门术师 > 第十二章 山庄惊魂(1)

第十二章 山庄惊魂(1)(1 / 1)

我吃了一惊,急忙停住手,朝四周望过去,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从刚才那声响来判断,好像是草窝发出的。不可能是风吹的,因为根本就没有风。我将手机放进包,把手电掏出来,打开照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往山上照去,那座凉亭矗立在雨幕里,被迷蒙的水雾笼罩着,像是拍鬼片那种情景…

术师的本能,使我心里产生一种不安的感觉。由于雨声的干扰,再加上雨幕的遮挡,我感觉不到有什么不明的气场…

忽然,我想到当初在老村时,我和雨馨两个在万金山那座宅子里,遇到看宅小鬼的情形…朝那座别墅望了一眼,我心道,如果这别墅,真像我想的,外围布的有阵的话。说不定,这山庄里还布有其它的,用于看庄护院的东西…

我这包里,只有罗盘,七星剑,和一些普通的符纸,法器。我和师父两人的孤虚神符,在太行山里对付邪煞用完了,只向风手里还有几块。冰符我原本还有几道,但都被我分给了雨馨和晨星,她俩不会法术,给她们用于防身。那道阴阳符,先前出来前,我给了杨老爷子…

我把七星剑抽出来,把包斜跨在肩上,朝山下走去。先不给杨老爷子打电话了,抓紧从这鬼山庄里面出去再说。我心里面乱糟糟的,直觉得,杨老爷子可能出事了。刚才想到那曹老板看那道符的眼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冒出那样的想法,感觉被他们联合起来给耍了,总之,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曹老板那眼神,包含着一种说不出的深意…

如果真是被他们给耍了,那么,我们到底是哪里出了漏洞,被他们给发现了?另外,刚才出来时,曹老板嘱咐我把那只青铜人给带上,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

不管怎么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果杨老爷子真的已经出事,着急,慌乱,都是没有用的…从山上下来,我不再胡思乱想,一边凝神感应着四周遭的气场,一边朝着我先前跳墙过来的那方位走去。

这样走着走着,突然,我感觉好像不大对劲。急忙停住脚步,我用手电一照,只见前面距我不远的地方,立着一棵大树,树旁是一座小屋,被垂下来的枝叶遮掩着,看起来好像是个厕所…我心里一惊,我明明记得,先前过来的时候,我根本没见过这棵树,这座屋子…

我把罗盘取出来,根据罗盘指针的指向来判断,我下山以后,所走的方位并没有错,那这树跟屋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的心一紧,知道自己遇到超自然的东西了,只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我咬了咬牙,继续朝前面走去。绕过小屋和大树,前面横着一片竹林,竹子密密的,手电光照射不透。眼前的情形越来越不对劲,不能再往前走了…我再次取出罗盘,手电照着,这么一看,整个人就像坠进了冰窟窿里…指针的方位变了,我先前所走的明明是西南方,可按照此刻罗盘的指示,变成了东北方…

我想到当初,在王老板买下的那座废宅,施法救王老板的儿子和雨馨之前的遭遇…那个时候,我学方术不是很久,那一天,师父从市里回来之前,我跑到距那废宅不是很远的一个镇子上吃饭,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走着走着,不知怎么回事,我迷失了方位,来到了一片荒野里,四顾茫茫,什么也看不到,后面,我看到一条弯弯曲曲的路,以那条路为‘象’,代以奇门局里的‘腾蛇’,根据腾蛇的落宫,我辨别出方位,最终走了回去…难道说,眼下,是跟那差不多的情形?…

想到这里,我急忙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把起局的东西‘哗啦’往地上一摊,起了一局。我看向生门落宫,震宫,正东。正东是这山庄大门的所在地,奇门是要告诉我,正门的位置。正门是锁着的,门很高大,出不去,另外,震宫是伤门的本宫,生门加伤门,主‘道路不吉’,既出不去,道路又不吉利,不可取…那就看其它吉门。在奇门之中,只有开休生三门是吉门,天盘休门落宫方位,适于休养生息,不适于出行。那就看开门,落坎宫北方,坎宫五行属水,是地盘休门的本宫,开门加休门,吉,可是,坎宫里面,有白虎凶煞之神…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仔细再一研究局象,我发现了古怪的地方…十天干里的‘癸’,也落在坎宫。十天干之中,‘壬’和‘癸’,五行都是属水的,壬为阳水,来水,癸为去水,。占阳宅的话,‘癸’代表厕所,下水道…

我扭头看向刚才我所经过的那座房子,如果那是个厕所的话,以它为象,代以眼下局里的‘癸’,它和开门同宫,这说明,我如果要想从这里出去,要往厕所那方位走,也就是说,走回头路…

我犯起了嘀咕,把起局的东西收起来,我想了想,心道,我先前只是看那房子的样子,感觉像是个厕所,具体究竟是不是,我根本就没验证…

想到这里,我起身朝那座房子走去。来到房前,我用手电上下左右照了照,黑门,白墙,青瓦,从房子的大小来看,的确很像是一个厕所,门紧关着。我用手试着推了一下门,没推动。当我凝聚气力,要推第二下时,忽然犹豫了…我想到刚才起的那个局,白虎凶神和开门以及‘癸’同宫,如果这真就是一个厕所的话,所谓的‘白虎’,会不会就在这里面?…

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没任何动静,仔细感应,也没感觉到有什么不明的气场。于是把心这么一横,奋力一推,门‘砰’弹开了。我急切的用手电往里照去,的确便是一个厕所,一堵隔墙把这房子里面的空间隔成了两半。外面这一半,正对着门的墙上,镶着一面镜子,镜子底下是个梳妆台,梳妆台的旁边,则是一个洗手的小缸…

这厕所看起来怪怪的,似乎空关了好久了,镜面以及梳妆台上,都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这厕所的隔墙上,也有一道门。当我用手电照上这道门的时候,我不禁一愣,然后抬脚走了进去。凑近仔细一看,只见这门上有好几个‘印子’,好像原本贴过什么东西,而且贴了很长时间,那些东西揭掉以后,所以便留下了‘印子’…从这些印子的大小来看,我感觉之前这门上所贴的,可能是符纸之类的东西。印子很新,看样子,那些东西被揭掉没多久…难道说,原本有东西被封困在这里面,现在被放出来了?…真是想不到,这山庄里居然有这么个地方…

我咬了咬牙,一脚踹开隔间的门,用手电往里面一照,我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见隔壁这间房,四面墙都是灰颜色的,似乎涂了什么东西。在这些灰东西上,有很多凌乱的印痕。那些印痕非常浅,如果离得近了根本就看不出来,要隔的远才能看的出…

我伸手在墙上摸了一把,五根手指都黑黑的,放到鼻子旁一闻,是香灰…我立时便明白了,看向墙上那些若隐若现的印痕,我心下一片冰凉…这间房子,是用来封困死鬼的,这些印痕,就是鬼留下的!具体原本被落在这里的是不是厉鬼,我不敢说,总之,不是普通的鬼,就算是普通的鬼,被困在这里,上天不能,入地无门,时间久了,也会有很重的怨气…

毫无疑问,这些鬼被人为给放了出来,它们此刻,应该还在这山庄里…我感觉,放这些鬼出来的人,应该不是为了让它们看庄护院的,那么,是用来对付我的?…看来,我先前的推想是对的,我跟杨老爷子两个,的确被曹老板他们给耍了。我明白曹老板为什么让我带上那只青铜人来这里了,他是为了打消我的顾虑,让我安心的过来,然后,让我有来无回,最终,那只青铜人还是他们的,而我,到时候会被警方认为是一个跳墙进山庄,偷东西的贼,‘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这里…

我想,原本被困在这房子里的,可能是被曹老板他们害死的人,怕到时候化作厉鬼报复他们,所以困住,一旦放出来,估计他们都无法控制,到时候,这山庄也就废了,比起那只青铜人的价值,这山庄根本就不算什么…

怎么办?我没有厉害的法器,另外,我不知道这些鬼到底有多少,要怎么对付?…

‘生门’不能去,‘开门’有白虎…我要怎么离开这里?…忽然,我想到了‘杜门’。杜门不算吉门,但也不算凶门,它是个中性门。如果占出行的话,遇到杜门,说明前路阻塞。也就说,如果我想从杜门方位离开这山庄,是行不通的。但是,杜门却有一个作用,那就是藏身避急…我想,杜门方位,应该能找到适于我隐藏自己的地方,我只要能够在这山庄里的鬼攻击我之前,找到那地方,躲藏起来,挨到天亮,就没事了…

热门推荐
气御千年 绝世剑道 土豪系统 追魂记 爱上纯纯女房客 风华绝代 极品大高手 活死人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