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秦吏 > 第926章 分饼

第926章 分饼(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秦吏更新最快!

时隔两年,分离三地的一家四口总算聚到一起,实在是可喜可贺,黑夫难得放下了公务,在自家原先的院落与妻、子团聚。

子衿抱着破虏垂泪,为当年毅然让他去北地而抱歉。

而已经10岁,在边塞被朔风吹得皮肤粗糙,甚至为了隐匿身份剃了个戎人头式,至今尚未蓄足头发的破虏有些不好意思,塞北的牛羊肉的确养人,他比两年前高了不少,快到叶子衿的肩膀了。

少年挣开母亲怀抱,坐到黑夫身边,目光里带着崇拜,并处处想显示自己已是“大人”,跟父亲吹嘘说自己现在能开半石弓,还能饮酒了。

“谁教你的?”叶子衿拭泪,有些惊讶,儿子已经变得她不太认识了。

“是桑木,还是张苍?”

“是苦寒。”黑夫代长子回答,他在贺兰山呆过,知道那里的风霜。

“塞北胡儿,八岁便得饮淡淡的马奶酒了,否则熬不过严冬天气。”

黑夫倒觉得没什么,只是有些惭愧,他算不上一个好父亲,只望以后扫平天下,能亲自教导二子长大成人。

才6岁的伏波倒是显得文质多了,在黑夫面前奶声奶气背着新学的胶东《二十四节气》。

一家人其乐融融,夫妻小别胜新婚,折腾一夜自不必言,次日黑夫一醒来,就闻到了蒸饼的香味,却是叶氏亲自下厨。

这是在北地时,黑夫很喜欢的食物,上好的麦面,以干枣和少许红糖为心蒸之,饼肉酥软,甜而不腻,而黑夫最喜欢的方式,便是一整块端上来,持刃分之。

“这治天下,其实跟做饼差不多。”

黑夫一边切,一边跟枕边人炫耀起来。

“将饼做大,做甜,分给更多人吃到……”

“这可不容易。“叶子衿为夫君擦去嘴角的小块饼屑,直接放进自己唇中。

“寻常人家,往往富不过三代,有家有国者,常常是将饼越做越小。”

周朝就是典型的例子,周公分封亲戚至边地,让百里之周,十数万周人富有天下,结果子孙没领会周公的要意,造成尾大不掉,最后连王畿都为亲戚瓜分,周王得借债度日……

黑夫颔首:“确实不易,放眼古今,能将饼做大的,也就周公、管仲、商君、始皇帝数人而已。”

只可惜,秦始皇有善始而无善终,他使用蛮力,将饼摊开,想囊括宇内,但最关键的中心地区,每个人分到的饼反而变少了,可不得个个跳脚骂娘?

摊饼,也是要巧劲的。

黑夫持刃将饼剖开:

“所以,若暂时没法将饼做大,如何分饼,就成了关键。”

“这也是有窍门的,其一,叫做‘慷他人之慨’。”

一边说,他一边将妻子盘中的饼拿走,放到自己面前。

“将他人手中的饼抢来,分给自己人,以及那些可争取的人,让他们对你死心塌地。”

叶子衿领会了:“良人在胶东便做过,将诸田的饼抢来,分给晏氏等小族、闾左贫民,以谋得人心。又将饼做到海东,让商贾能分其利。如今关东皆叛,唯胶东至今独守,庶民、商贾为了守住分到的利,拥护陈平、曹参,虽是他二人之功,但还是靠良人打下的底子。”

“不错。”

这种做法,用后世一句简单的话来说,就是打土豪分田地!

但道理不能死板硬套,秦时的土地矛盾和后世大为不同,关东六国还有“封建残余”,田氏那样的大贵族还占有大量生产资料,借势打掉,足够让胶东各势力都吃饱。

但在秦地,商鞅变法,其实已经摧毁了大部分的人身依附,自耕农不必向领主、贵族再纳一层租子,而变成了直接向官府交租,哪怕是军功世家如王、蒙,真实占有的田土,其实也不大。

换言之,大政府的秦朝,其实只有一个地主,那就是官府。

放眼天下,也只有一个大土豪,那便是皇帝本人!

皇位缺席,黑夫也够狠,遂将少府,也就是皇帝的私产给分了……

苑囿、财货,甚至是宫女,过去只属于一人的,被悉数瓜分,北伐军将士、降卒、刑徒皆有泽陂。

御厨、御医、织室,这些原本只为皇室服务的人,也被黑夫打发出去卖人情,在西河做一场政治大秀。

这世上最爽的事,莫过于慷他人之慨后,得到利益的人却对你感恩戴德。翻手覆手,数十万刑徒,数十万西河人,内史地区三分之一的人口,至少在口头上,已经奉黑夫为“父母”了。

“分饼的第二窍门,叫‘不患寡而患不均’。”

黑夫起手落手,将剩下的饼分成了平均的三份,问叶子衿道:“你来咸阳时,一路上可听到谣言了?”

叶子衿摇了摇头:“妾只听到了歌谣,西河人赞美良人的歌谣,说彼为赤子,而君为父母。”

黑夫却摇头:“父母对子女,其实也有偏爱,何况是掌权者对芸芸众生?”

“听闻刑徒得分地,外面遂有不少谣言,说我欲分秦土予刑徒,是要在秦人口中夺食,不少人,义愤填膺呢……”

黑夫这些话不知对谁说,也只是有妻子才能吐诉一二了:

“上林苑本皇帝之私苑,任何人无从染指,连擅入都会被处死,分此野地,侵犯了谁的利益?那些传谣者的利益?根本没有,他们只是觉得,昔日低人一等的刑徒,如今竟也能得到授田,实在是万万不该,于是便开始大呼不均了。”

“可实际上,我的政令上,原文如下。”

黑夫念道:“如今六国余孽祸乱关东,欲扫平之,自不能靠苑囿中的麋鹿仙鹤,只能是足兵、足食,故苑囿可废,以其地立县乡,安置有功将士及获释刑徒屯田!”(见924章)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啊。

只是有的人啊,不知被什么蒙了眼。

看不到有功将士,只看到“刑徒”两字了,他们群情激奋,指着黑夫,满口皆是:

你想毁了中国电竞吗?

“实际上,分田也是有三五九等的。”

黑夫说道:“就像大秦的户籍,有民籍,有市籍,有隐官籍,有刑徒籍。”

“我释放刑徒,其实只是将他们从毫无自由的刑徒,提到了有一定自由的隐官籍。地位高于隶臣妾,却低于庶民士伍。”

“而这些刑徒,也不是人人都能分到地,只有原籍为秦地的三万驰刑士才行。他们在西河之战里,为我转运粮秣,出了些许劳力,且将来面对六国,也不会起异心。至于其余来自六国的刑徒,仍由少府集中管制,作为隐官籍,分散在各地耕作官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明末汉之魂 兵临天下 帝国巨星 刀碎星河 不灭龙帝 神级卡徒 绿茵峥嵘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