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秦吏 > 第933章 结交楼烦将

第933章 结交楼烦将(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秦吏更新最快!

八月下旬的右北平已十分萧瑟,草木枯萎,让翱翔在天的雄鹰眼力更加锐利。

谈判地点乃是平刚县城(河北平泉县北)外,燕西楼烦的帅长楼烦钺阴着脸打马上前,与前日乘着楼烦人外出狩猎,突袭了县城,将楼烦数千妇孺一网打尽的不速之客会面。

县城中迎过来的也是数骑,一位骑着赤马,面如冠玉,一身甲胄精良,腰间佩剑的高挑将军,他左侧则是一位留着浓髯的年长大汉。

大汉抢先一步跃出,用丰沛口音喝止楼烦钺向前。

“楼烦人,还不下马拜见召王!”

楼烦钺中原话不太好,但至少听明白了来者的头衔。

“召王?你便是公子扶苏?”

“我正是扶苏。”扶苏上前,他的亲卫们警惕地注视着楼烦人的一举一动,手握在弩机上。

左侧的浓髯大汉自是刘季。

老刘本来想留在辽西走廊指挥徒卒,吸引燕王臧荼的主力,但扶苏却将那差事交给了高成,刘季则被扶苏带到了右北平。

一同来的,还有倾尽辽东、辽西之力,凑出的五千骑。

“我听说过你。”

楼烦钺却没被“大王”的称谓吓倒,他冷笑道:“一向仁义的公子扶苏,会做出乘吾等外出围猎时,劫我妇孺的事来?”

“是误会。”扶苏澄清道:

“吾等本以为,占据平刚的是南窜的东胡人,岂料竟是楼烦,好在并无太多伤亡,汝等部众家眷也安好。”

刘季补充道:“毕竟塞外引弓之民都是毡帐骑射,难以分清。”

楼烦钺却提高了声音:“东胡人打的是黄罴旗,楼烦人打的是鹿旗,数百年前便是如此,只要是在草原上的人,岂会认错?”

楼烦,这是一个古老的邦国,周时便已存在,也说不清自己的源头究竟是周王分封的诸侯,还是迁徙到冀州北部的戎狄。反正到春秋结束时,楼烦已在晋西北立国,以其兵将强悍,善于骑射,成了一方之霸。

甚至让赵武灵王心生忌惮,学着楼烦人的战法,搞起了“胡服骑射”。

后来,楼烦被强军后的赵国打败,但赵武灵王是个胸襟豁达的人,他非但没有屠戮驱逐楼烦人,反而将他们整编,致其兵,使得众多的楼烦强兵悍将,以“雇佣军”的形式加入赵军,斩首得赏,也有部分楼烦人不服约束,逃到塞外,李牧抵御匈奴时,双方军中都有一部分楼烦人。

待秦灭赵后,认为聚集在雁门郡的楼烦人是一支不安稳的力量,遂将其一分为二,一部分圈在雁门郡楼烦县,一部分迁到燕西的上谷郡,在燕山北麓生活,亦称之为西部楼烦与东部楼烦。

秦始皇帝死后,天下大乱,尤其以燕代地区最为混乱,东胡、匈奴、燕国、代国、赵国、扶苏多方势力在此角逐。

雁门郡楼烦县的西部楼烦游走在各势力间,干起了雇佣军的老本行,他们先接受匈奴冒顿大单于“楼烦王”的封号,又做了代王韩广治下封君,接受赵国广武君李左车的雇佣,甚至还派人渡河去上郡,与北伐军前锋的韩信接洽。

东部楼烦想法则简单多了,他们重获自由后,只想找一处安宁的地方,过半耕半牧的生活。

恰逢控制右北平郡的“燕国”在东胡攻击下,放弃了其北部地区(河北承德一带)。本来可迁徙入其内的东胡却因匈奴的打击而崩溃,余部向东北逃散。随着匈奴单于又带着大部队西击朔北,右北平北部,竟出现了数百里空地……

东部楼烦的帅长楼烦钺便瞅准时机,秋初时从燕西一路迁徙过来,占据这片即可农耕,也有丰沛牧草过冬的地域,不客气地住进了平刚县。

却不料好日子还没过多久,便被打破了。

“我只是初入燕代,故不知。”扶苏依然重复着这说辞,这让娄钺有些不耐烦了。

“如何才肯释吾等族人?”

楼烦钺很想和对方大战一场,但扶苏此次西来显然是有所准备的,麾下数千辽东辽西民兵骑从,硬碰硬的话,仅有两千青壮的楼烦人占不到便宜。

他猜测扶苏的要求是什么,臣服?退出右北平?亦或是做他手中的剑,斩向燕代,就像赵武灵王曾要求的那样。

“没有任何条件。”

扶苏却高高举起手,他身后,数千辽人骑从从平刚县中陆续撤出,往东南而去:

“吾等只是路过此地,既然误会解除,即刻便撤出平刚,将楼烦族人,连带这座城邑,都留给汝等。”

“但若心中误会已释,不如仔细想想,以楼烦数千之众,占此膏腴之地,匈奴在外,燕代在内,内外逼迫时,可能长久?若愿与我谈谈,便去南边二十里外,我军大营处见。”

……

“大王,何不将楼烦人举族扣留?逼迫其向大王效忠?”

平刚县城留在身后,麾下一个辽骑将十分不解。

“强迫的忠心,是伪忠。”

扶苏却有自己的看法。

“用错的方式,也得不到正确的结果,只会是南辕北辙。”

“所以我起兵以来,逐东胡,保辽东,只做对的事。”

刘季嘴上认同扶苏的话:“大王所言甚是。”

“对待这些戎狄,想要令其心悦诚服,就是要大气一些。”

“但大王之敌。”他压低了声音:

“可是心黑如墨,不择手段,也要达到目的啊……”

扶苏却不置可否:

“我现在的敌人,是燕、代二王,过不了这道坎,其他一切皆是空想。”

不管是刘季反复提醒他要小心的“大敌”,还是海东戍卒心中,只要公子扶苏回到关中,关中人定会携壶浆以迎的幻想,都是以后才需要面对的事,而扶苏眼下需要竭力突破的,是燕代赵三国,与胶东一同编织的罗网。

虽说要坚持“正确的方式”,但回到大营后,扶苏仍让全军警备,小心敌袭,同时放出斥候,监视楼烦人一举一动。

等待了一天后,楼烦人不见来,众人越来越焦虑,刘季甚至开始猜测,楼烦人已经在谋划去投靠他们的敌人……

“甚至会泄露吾等要走燕山北,袭击无终的意图。”

他危言耸听,燕代联军有数万人之多,还堵住了狭窄的榆关,而辽军,不过万余。

若是走海边突破,绝对无法取胜,所以扶苏才兵行险招,在拖住敌人主力的同时,意图袭其后方。

就在这时,十余骑楼烦骑士却踩着枯草,飘然而至。

“汝等想谈何事?”

这一次,楼烦钺进了扶苏的营帐,分享了酒和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明末汉之魂 兵临天下 帝国巨星 刀碎星河 不灭龙帝 神级卡徒 绿茵峥嵘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