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秦吏 > 第966章 焦土

第966章 焦土(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秦吏更新最快!

因为是人为放火,几处同时发难,又随着江上劲风一吹,大火的蔓延,使得贸然入城搜粮的英布及数千楚卒被迫撤离。

邾城虽然比不了江陵,但好歹是一郡首府,步行够走许久了,楚军突烟冒火,寻路奔走,急急奔出,军士自相践踏,死者伤者颇多。

人是出来了,但整个城市,却已难以挽救,火焰在里闾间游走,一直烧了整整一天一夜,火光映红了数里江面,站在对岸的鄂县(湖北鄂城市),看得清清楚楚。

但身为衡山郡守,尉惊却毫无隔岸观火之感,看着那火焰腾空而起,浓烟飘过江来,他心中实与渡江而来,望着家园焚烧的邾城居民一样,有无尽的痛苦。

“我愧对衡山人之厚望,也愧对仲兄信任!”

自从秦始皇三十七年,与安圃将豫章兵连克铁山、铜绿山,入鄂城杀伪楚王襄强,江陵之战后,南方大势已定,又汇合东门豹攻占邾县,自那以后,近两年时间里,尉惊从未离开此地。

他的能力和大多数黑夫旧部一样,只算平庸,初任郡守,战战兢兢,生怕自己搞砸了事,还是黑夫教了他一个办法。

“你觉得自己比南郡守萧何,孰贤?”

尉惊老老实实地回答:“弟远不及萧郡守。”

黑夫便教他:“你且看着隔壁的萧何,他怎么做,你便怎么做。”

“这就叫萧规惊随!”

于是尉惊便一板一眼紧随江陵城脚步,萧何做什么,他便做什么。萧何又是个聪明人,明白黑夫的意思,随将政令一式两份,也给衡山送去,还特地标明如何损益,能适应衡山民情。

两地一衣带水,言语风俗相通,能在南郡推行的政令,在衡山郡也差不到哪去,两年下来,还真被尉惊搞得有声有色,衡山和南郡一起,成了黑夫打赢南北战争的关键,南郡出人出粮,衡山则出铁出铜,源源不断供应前线。

后来萧河北上为治粟内史,但尉惊也算出了事,依然沿用故政,与当地氏族豪长交好,让安陆人在武昌屯田居住,充当南郡与江东的交通中点,甚至在淮南之战里,救了丹阳兵……

但这平静,却在楚军西进时被打破了,尉惊是真的大惊失色,一面调集郡兵在柏举守备,一面请求江东、南郡支援。

正当他打算亲自前往柏举,与楚人决一死战时,总揽荆州五郡之政的利咸却下达了一个令人惊骇的命令:

“撤离邾城,徙民于鄂城、武昌,坚壁清野!”

江东的三郡也派船只抵达,声称鞭长莫及,难以救援,但他们会断楚军后路,希望南郡、衡山配合……

“尉阳这孺子!这是见死不救么?”

尉惊大怒,却又无奈,只好硬着头皮执行这焦土之策。

邾城虽是首府,然其人口,不过相当于一个大县,靠着江汉地区海量的船舶,将满城人口陆续转移到了一江之隔的鄂城、武昌安置,至于郊外的县、乡,便难以尽迁了……

在这迁徙过程中难免有冲突,邾城中的朱氏倒是积极响应,但另有近郊的大族黄氏拒绝迁徙,其家主年迈,八十多岁的老爷子,甚至拄着鸠杖,在尉惊派去的人面前,历数起自己吃过的盐来:

“老夫年岁七十有二。“

“自生至今,一直在此乡居住,傅籍,成人,娶妻,生子,如今有了许多儿孙。”

“汝等绝非第一个站在此,威逼利诱,让我迁走的人。”

“七十年前,白起残破夷陵时,楚王逃跑时,我年十二。邾县还不叫邾县,当地的楚国县公让吾等随他们去往江南之地,吾父母不从,带着我躲在井中,秦军来到此地,却也未将吾等如何,日子依然照过,就是律令多了些,租子高了点。”

“之后邾县几次在秦楚之间易主,几次更名,邻人迁来徙往,唯独我家哪都不去,产业自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富,外人来了,都得敬着三分。吾有子数人,死于历次秦楚交战,但子又有孙,孙儿长大,嚷嚷着要去参加南征,有的死在岭南林中,有的则随那位武忠侯打了回来。”

他鸠杖重重一敲:

“老朽见识了那么多,现在却要我走,摒弃祖坟?”

“但项籍凶残,会屠城!”尉惊手下的官吏如此吓唬老人家。

老丈却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当年楚国县公说秦人虎狼之师,贪婪古板,会屠戮所有人的脑袋,系以为虏。”

“那些秦吏则又言楚人皆是群盗,毫无秩序可言,归来后,会纵乱兵劫我家财。”

“就连汝等南征军,也被说成叛逃的戍卒,见人就杀……“

“说来道去,都是为了骗吾等离开,我若次次都信了,这世上,恐怕早无黄氏了。”

他嘟囔着,难以理解这世道:

“秦国?楚国?有何区别?邾县人现在谁说得清自己究竟是秦是楚,汝等南郡人亦然,可还分得清?”

最后化作三个硬邦邦的字。

“我不走!”

尉惊听闻此事后,一下子想起他妻子的祖父,匾里的阎公,就是被胡亥、赵高强迁时,不屈而气绝身亡的。

他没硬下心肠,让人不必为难这位老朽,只告诉了他一个事实。

“等全城人走了,邾县会被烧毁。”

最后的结果是,老丈默然半响后,接受了这个事实,但依旧不走,只是摇头:

“烧屠了邾县的,是汝等,不是所谓的楚兵啊……”

“是啊……”

此刻脑海中回想起那老者的话,尉惊不由自责:“抛弃邾县,让数万人颠沛流离的,分明是无能的我啊。”

他只希望,那位留在江北的老人家,能顺利度过他人生中,不知第几次动荡……

但数日后,当尉惊抵达武昌,与南郡守利咸汇合,计划在汉水阻击楚军时,利咸对此事,却有不同的看法。

“你啊你,真是糊涂,说成是楚盗所烧即可,何必为自己揽过?”

“更何况,不论是从这一战,还是站在长远看,烧了邾县,其实是好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明末汉之魂 兵临天下 帝国巨星 刀碎星河 不灭龙帝 神级卡徒 绿茵峥嵘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