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秦吏 > 第1029章 一个真相和一个谎言

第1029章 一个真相和一个谎言(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秦吏更新最快!

会面的地点不在代郡平城,而在城南的武周山。

武周山很有特点,山不高,不过二十余丈,山顶平缓如荡,山的南麓,一条十里长河平静的从山下淌过,如今已完全封冻,冰莹剔透,可以行人。河的北岸有一道高一、二十米的崖墙,连续不绝,长达数里,落雪积累在上面,犹如一道北境的冰血长城。

虽然距离云冈石窟兴建还早,但此地已不失为一处“藏风得水”的好地方,山脉遮挡住了寒冷的北风,军营扎在这里,再生一堆熊熊燃烧的烈火,便能暖意盎然。

当扶苏被名为“黄石”的谋士引到此处时,黑夫已在这烤着火等待。

但凡许久未曾谋面的故人相会,最初总是会有一些尴尬的,尤其是当二人各有事业,且一度生出龌龊误会的时候。

缄默持续了好一会,最后由黑夫打破了这份尴尬。

“来了?”

“来了。”

黑夫注视着扶苏被风霜所摧,已经不再稚嫩的容颜,曾几何时,二人在北地相识时,还英姿勃发。

但一转眼,他们都已是人到中年,扶苏消瘦了许多,鬓角甚至有几分白。

“长公子。”

黑夫不由得站起身来,问起了往事:“当年我从南方派季婴送去咸阳的那封信,收到了?”

扶苏颔首:“收到了,里面有警告,但还是迟了。”

“出事后,为何不去岭南投我?”

扶苏摇头:“那时你也凶多吉少,加上形势所迫,无法南行,更何况,当时我斗志已失去,满眼迷惘,不知道自己该去向何方,连妻、子,都摒弃了……”

黑夫摇头:“汝子公孙俊安然无恙,在骊山为你‘服丧’,衣食无忧,更未曾痴傻,反倒聪慧得很。”

“我代他谢过……夏公。”

扶苏朝黑夫作揖,算是默然道谢。

又是一阵缄默,直到黑夫问了最关键的一点。

“你当初既已心灰意冷,那为何,最后又复起了?”

对此,扶苏没有回答,他此时发现,带自己来此的“黄石”及护送自己来此的卫士统统告退。只有武周山悬崖顶上,远远巡视着十余人,他们手持弓弩站在百步距离处,既无法听到二人的对话,又能时刻保卫黑夫的安全……

黑夫也注意到扶苏抬头看远处材官弩士的神情,顿时笑道:

“别介意,我对这场会面,已是诚意十足。“

“要知道,我昔日见钟离眛,见张良,都是令其手戴桎梏,唯独你,却能以自由身,单独与我见面。”

扶苏收回目光,看向近处,说道:“且不说崖壁上的材官,你此来,也绝非‘单独’罢?”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黑夫左右,还各有一头半大的黝黑代犬,正趴在地上啃着肉骨头……

黑夫倒是拍着两条爱犬,大言不惭地说道:“

“从云梦泽起兵后,我虽然也参与了不少战役,但渐渐只靠运筹帷幄之中,靠自己拼杀的已经很少,倒是听闻你在边塞,常身先士卒。我怕一旦出事,交起手来,我会打不过你。”

“于是便叫了两个帮手……”

扶苏摇头道:“我昔日认识的黑夫,果断而骁勇,可不是一个畏惧怕死之辈。”

“形势变了,我不得不惜命。”

黑夫自嘲道:

“麾下将尉谋臣们都说我这是……遇大敌勇,遇小敌怯。”

扶苏哑然失笑:“那已经被夏公祭奠过一次的扶苏,又是什么,大敌,小敌?”

“还是你眼中钉,肉中刺,一个已死之人?”

“是旧友。”黑夫伸手,请扶苏在数步外坐下。

“明白大是大非,可以坐下来谈谈的旧友。”

“扶苏啊扶苏,你亦是如此认为罢,否则,又怎会助我击匈奴,烹蒯彻,最后又孤身前来呢?”

的确,扶苏南下时,他的属下颇有劝阻者,因为陈平对辽东做的事,他们对黑夫存有深深的怀疑,觉得扶苏击匈奴已表明自己的态度,大不必再涉险。

“黑夫贪鄙,若大王前去,必是羊入虎口,凶多吉少!”

但扶苏,只是令副将高成,将带到这来的万余辽东骑从,都带回东北方百里外的广宁(张家口)去等待扶苏此行未带刘季,将其留在辽东,提防辽南群盗的侵扰。

而他自己,则单骑随黑夫的使者南下。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信任?

不,除了信任外,还有对时势的明了。

扶苏很清楚,倘若对黑夫采取对抗姿态,这绝对是一场以铢称镒的战争,辽东政权也许能熬过这个冬天,却绝对活不过来年秋天……

既然决定不做对抗,那便只能尝试着,坐下谈谈了,扶苏希望,能为辽东众人,争取到一个相对公平的未来……

黑夫指着扶苏面前,石案上的铜壶:“招待不周,并无侍女从者,这是用武周山下冰冻河床化后烧开的水,自己倒罢。”

说完自己倒了一盏,慢慢喝了下去,笑道:“看,没毒,当然,若是陈平在,他定会觉得,乘机将你毒死,是最好选择……”

不提陈平还好,一提陈平,扶苏也忍不住握起了拳头。

他最痛恨的人,一是蒯彻,二,便是陈平!

扶苏肃然道:“过去两年间,陈平身在胶东,却通过商贾,向燕代输送军械,使其联手阻我,更招募群盗贼人,不断滋扰辽东,陷城邑十余,杀害掠走百姓数万。”

他看着黑夫:“但我听闻,君对陈平,倒是嘉奖有加,不但封其为阳武侯,位列九卿,更将楚地悉数交给他治理?”

“于辽东百姓而言,于你而言,陈平确实有大过。”

黑夫却摊手道:

“但对我,对胶东,对整个天下,在陈平却又有大功。“

“若无陈平诡计,破楚定齐,不会如此顺利。辽东受的损失,不一定比彭越在彭城枉死的人数多,倘若如今,彭越以此为借口,请求我处置陈平,我应该同意,还是赞同?陈平是当诛,还是当赏?”

陈平是辽东的罪人,是坏人,是阴谋家,但他,却也是功臣,是黑夫必须重赏的列侯!

“陈平有过错,但过错在于,当时东西隔绝,陈平无法得到我的命令,只能自作主张,此人喜好阴谋之术,他觉得,我与你的关系,犹如夷吾与重耳,只能有一个人成功,谁先动手,谁便有优势!”

如同黑暗森林里,两个猎人,陈平为黑夫扣下了扳机,否则他与扶苏,便不会如此实力悬殊了……

扶苏冷笑:“于是,这件事,万余条人命,便这么轻轻揭过了?黑夫觉得,这是天下大定前,微不足道的阵痛?”

“没错,如同翻阅纸书,这一页,只能就此翻过去!”

黑夫不吝承认:“如今的形势是,谁先动手不重要,过程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结果如何!”

“扶苏,从你自称召王时起,我便知道,你在想我传讯,愿行周召共和之事,分治天下,但纵观如今形势,显然不可能了。”

“如今天下已经一统,六国余孽灭尽,匈奴残部也仓皇北遁,天下四十八郡,我已取四十五,你手中却只有三郡。我麾下有兵卒四十余万,列侯关内侯数十,而你,所属不过寥寥两三万人……”

扶苏皱起眉:“你是在用兵多将广来威胁我?”

黑夫大笑:“不,不是威胁,而是想告诉你,我背后推着我向前的手,比你多出十数倍。”

“而一旦我让他们失望,我将遭到的反噬,也将比你放弃这一切的代价,高十数倍!”

“你应该能明白,时至今日,吾等,早已不是只为自己而活,为自己而战了!”

扶苏默认了,他背后,何尝没有无数推手呢?

但他依然无法接受,黑夫将这一切,说得如此轻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明末汉之魂 兵临天下 帝国巨星 刀碎星河 不灭龙帝 神级卡徒 绿茵峥嵘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