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兵临天下 > 第66章 华丽一笔

第66章 华丽一笔(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兵临天下更新最快!

陶湛饶有兴致地远远望向码头,她发现刘璟似乎态度很强硬,直着脖子,双拳紧握,不时回头指向被烧毁的游缴所,那神情就像一个失去家园的孩子,又是激动,但又带一点委屈。

而平时不可一世的张允却半跪在地上,哀怜地解释,就像一个闯了祸的鲁莽少年,正在拼命替自己辩护,不时又沮丧地低下头,显然他的解释没有成功。

陶湛心中着实感到好奇,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还是和那五百军奴有关。

不过她心中还是有一丝担忧,刘璟这样得罪张允,不怕遭到张允报复他吗?

陶湛并不知道,刘璟此时已经不惧怕任何仇恨了,不遭人忌是庸才,既然蔡瑁、黄祖已恨他入骨,再添一个张允也没有什么关系。

自古以来的权力斗争都是这样,如果上天没有送一架向上攀爬的梯子,那么就需要自己想法寻找这样的梯子,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踩着别人肩膀向上爬。

码头上,蒯越的质问使张允进一步沉沦,他思绪混乱,竟神使鬼差地回答道:“甘宁私贩五百军奴,事关重大,当然应由军队出面干涉。”

这个回答明显是越权,本应由地方做的事情,却被军队抢走。

同时回答也很不得体,等于是将刘表卖了,如果刘表不同意,他张允敢私自出兵吗?

这无疑就是告诉大家,是刘表同意军队越权,这便使刘表心中更加恼火。

刘表已经丧失耐心了,今天是正月初二,荆州各地的官员齐聚襄阳城,正是他刘表提高威望的重要时刻,张允却给他上演一处火烧游缴所的大戏,烧得他刘表颜面无存。

“不要再提五百奴隶之事!”

刘表冷冷对张允道:“那五百奴隶手续完备,完全符和荆州律规,而且也和甘宁无关,现在我只问你,这件事你怎么给我交代?”

张允原本是半跪在地上,此时他已经完全跪下去了,满头大汗,他不知道该自己怎么办才好,眼角余光微微一扫,求援似的向蔡瑁望去。

蔡瑁至始至终都没有表态,他当然明白张允目前的窘况,只是蔡瑁非常了解刘表,明明昨天晚上已经知道是郡衙在奴契上作弊,现在却又不承认了。

这说明刘表的态度已经变了,极有可能是昨晚刘表召见了刘璟,刘璟已经将他说服,既然如此,他蔡瑁就没有必要在这个关键时刻自找麻烦。

不过,张允求援的目光蔡瑁也看见了,这个时候正是拉拢张允的良机,如果放弃了,未免有点可惜。

蔡瑁沉吟一下,便向襄阳郡长史吴庆使了个眼sè,让他出面说情,不料吴庆却装作没有看见。

吴庆也很为难,这是军队侵犯到了地方官府的利益,新年伊始,一把火烧毁了游缴所,无疑是给襄阳郡官府一记重重的耳光,府衙上下都极为愤恨。

如果这个时候他吴庆再替张允求情,他就无法再在郡衙立足了,孰重孰轻,吴庆心里明白得很,他就当没有看见蔡瑁的暗示,扭过头去吩咐手下,“那些围观民众,不要让他们靠得太近了。”

蔡瑁心中暗恨,只得在最关键处提醒张允,“张校尉,我想知道,这件事你向主公请示了吗?”

张允并不是愚蠢到家,只是在重压之下心乱如麻,一时没有想到刘表的尴尬处境,蔡瑁的提醒顿时使他明白了,这件事他得替刘表承担责任,替他背上这个黑锅,否则刘表绝不会饶他。

张允连忙认罪,“卑职有罪,未请示主公便擅自出兵,以致士兵在混乱中失火烧了游缴所,卑职愿承担一切责任。”

刘表心中终于松了口气,这浑蛋终于有点明白了。

“那么你承认是自己有罪了?”刘表目光紧紧盯着他。

张允低下头,心中暗暗叹息一声,他还能说什么呢?张允闭上了眼睛,“卑职承认!”

刘表点了点头,回头问蒯越和蔡瑁,“你们认为该如何处置?”

蔡瑁抢先道:“张校尉只是一时失察,并非真心犯错,恳请主公看在他从前立功的份上,从轻发落。”

刘表不露声sè,目光又转向蒯越,“蒯公的意见呢?”

蒯越迅速瞥了一眼刘璟,见他神sè平淡,并没有什么深切之恨,心中暗忖,‘虽说这是严惩张允的良机,不过这件事涉及到主公,且真相不明,过于苛责反而会弄巧成拙,不如徐徐图之。’

蒯越躬身笑道:“我支持主公的处置。”

得到两大利益集团的表态,刘表知道自己该怎么处置了,虽然还应该问问另一个当事人的态度,不过那是他晚辈,他不用太考虑。

刘表注视张允冷冷道:“你身为水军校尉,假权谋私,擅自调兵,这是大罪,本应严惩,不过念在你在长沙郡战事中的功劳,降你为水军都尉,停俸一年,并剥夺部曲,你可接受?”

这个处罚令蔡瑁和蒯越都同时愣住了,他们二人,面面相觑,怀疑自己听错了,‘剥夺部曲’,主公竟然剥夺了张允的部曲,简直不可思议,怎么会这样?

这个处罚对张允也是不可思议,降职停俸都只是临时处置,张允能接受,但剥夺部曲却严重损害了他的切身利益,意味着他从此手下再无一兵一卒,调动任何兵力都要刘表同意。

“你不想接受吗?”刘表的声音变得不满起来。

张允心中恨之入骨,但又不能不接受,他含恨盯了一眼刘璟,只得悲声道:“卑职接受一切处罚!”

“好!”

刘表处罚完张允,又对襄阳太守李圭道:“游缴所即已损毁,可以重建,所有人员损失,加倍抚恤补偿,另外,刘督曹忠于职守,可予嘉奖,提俸一级。”

李圭连忙躬身道:“州牧公正处置,卑职感激不尽。”

刘璟上前一步道:“卑职请求给甘宁定职。”

刘表笑了笑,“此事不急,新年以后再说。”

说完,他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刘璟,便转身上了船,船只很快离开了北岸,向襄阳城驶去,刘璟望着刘表走远,他终于理解到了刘表的制肘,处罚张允这么一件小事,也要征求蔡瑁和蒯越的意见。

同时他也困惑了,‘刘表为何要趁机剥夺张允的曲部?’

州牧的外甥火烧游缴所,最终被严惩,这个消息如风一般在数万人中传过,引起一片哗然,张允竟然被降职停俸,荆州高层、州牧近亲,这在荆州是前所未有之事。

各种猜测在人群中疯狂传播,陶湛的心中有些为刘璟担忧,张允居然被剥夺了部曲,这可是很严重的事情,这说明刘表对张允第一次擅自动兵很不满。

陶湛远远看了刘璟一眼,暗暗摇了摇头,为这点小事和张允结仇,这个少年太冲动了一点,还是不够冷静,不过年轻人嘛!可以理解。

陶湛取出一份邀请帖,交给旁边随从,吩咐他几句,随从点点头,便匆匆向刘璟走去,陶湛则转身离开了人群。

“璟公子!”

随从上前施礼,把一份邀请帖交给刘璟,“这是我家主人给公子。”

刘璟一怔,接过帖子便笑了起来,他认出这是陶湛的字迹,苍劲而有力,他翻看一下,上面写着‘明ri酉时一刻,襄阳望江楼,请少君小酌。’

“你家主人在哪里?”刘璟四处看了一下,没有看见陶湛的身影,此时,他心目中的陶湛,还是一个稳重练达的中年男子。

随从微微一笑,“主人已经回去了,就命小人送张帖子。”

“好吧!请转告你家主人,明天下午,我准时到。”

围观人群渐渐散去,襄阳太守李圭又安抚了游缴所众人,保证会尽快重建更大更气派的官衙,暂时让他们在不远处租民房办公,同时又发给每人两百钱压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帝国巨星 刀碎星河 不灭龙帝 神级卡徒 绿茵峥嵘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木叶之旗木家的快乐风男 汉祚高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