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大明1617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疲惫

第一百八十三章 疲惫(1 / 1)

说到最后,张瀚叹口气道:“你别当兵了,大明现在和女真人打一场输一场。”

杨义脸上先是露出不服之色,他想说还有三路兵,这一次大明都未必会输,何况以后皇上和阁老们会派更多的军队到辽东,但一想想今日一战女真人展现出来的一切,三万多明军还有相当多的九边精锐老卒半天功夫被杀个精光,其余几路的明军除非现在合力设坚营自保,再徐徐退却,不然的话不要说战胜女真人,就连脱身的机会也是没有。

“这一次听你的。”杨义先垂下头,接着脸上又露出坚毅之色:“两次相救大恩实难相报,不过在下决不会同张东主一样与鞑子做什么生意,除此之外,就算拿走我的性命,只要张东主你一句话就行。”

“将来在广宁没准我会有事找到你。”张瀚呵呵一笑,说道:“当然不会叫你做不情愿的事就是了。”

杨义抱拳道:“一言为定,不止是我,广宁打行以我兄长杨二实力为尊,东主只要一句话,我二哥的打行兄弟,惟张东主是从。”

张瀚微微颔首,这时他看到李永芳等人策马过来,当下便是迎了这去。

“文澜要救这个人?”李永芳有些诧异,他仔细打量了杨义几眼,眼神中充满着玩味的色彩。

这个人已经变的十分敏锐和多疑,张瀚没有叫他多想,很坦然的把在炒花部落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李永芳。

这些事都是事实,张瀚讲说时也是十分从容,最后他道:“救他没有别的,当日一时行善救了这人,总不能当面叫他再叫人给宰了,救下他就当是当日行善行到底吧。”

“原来就是为了这。”李永芳哈哈大笑起来。

一个明军而已,说是队官,只能指挥十来个人,在卫所也没有身份,不要说百户或是总旗,连个小旗也不是,这样的人张瀚不要说救一个,十个八个也不在话下,李永芳笑了一阵后就向那边的一个拔什库说了几句,他好歹是抚顺额附,大汗的孙女婿,现在的八旗也没有象天命后期那样对汉人充满怀疑和仇视,大规模的无差别屠杀也没有开始,所以那个拔什库很痛快的点了点头,带着人脚步轻盈的离开了。

那个身披亮银甲的白甲倒是用眼睛瞅了张瀚一眼,不过他只是个普通的白甲,这事也轮不着他说话,这人也提着自己的单手大刀离开了。

战场上渐渐变的一片死寂,八旗兵们再勇武也没有办法连夜转移,连同努儿哈赤在内,所有的旗兵和跟役都在战场附近立营休整,连续奋战两场,八旗兵也损失很大,特别是杜松这一股明军虽然是以少敌多,但毕竟是九边精锐为主,反扑之下造成的死伤也很惊人,张瀚在子夜时才回自己的帐篷,沿途已经见到不少还点着灯火的帐篷,里面摆满了重伤员……轻伤的女真人不会这么安置在一起,自己包扎包扎还是和原牛录在一起了。

梁兴脸上有一些掩不住的幸灾乐祸的感觉:“东主,粗粗估算一下,女真人死了最少五六百,伤的也有一两千人吧。”

“只是伤了皮毛。”一脸精明的李从业摇头道:“死伤的多半是普通的旗丁,披甲人受重伤的少,死的更少,一开始近前射箭的都是旗丁,他们死伤最重,八旗最精锐的是白甲和红甲,他们死的最少了。”

“嗯,八旗战力未损。”张瀚赞同李从业的话,他的帐篷处于战场后方,但四周还是有不少女真人住着,四周鼾声大作,这些家伙白天冒着生命危险奋战,晚间睡的如死猪一般,到了明早就会恢复大半的体力,而且很明显,营地里塘马不断,而且多是自北方而来,根据张瀚的记忆和现在的局面来判断,东路军就是宽甸那一路还在半路爬山涉水,最少还得两天功夫才赶到赫图阿拉附近,进入平原地带最少还得一天,有几百人拉拉后退,搞点小动作,东路军的脚步可能还得慢一些,南路军是李如柏,这位总兵根本没有做战的决心和信念,只有北路军进展迅速,马林是西军将门,在辽东没有自己的利益,他不会搞什么小动作,只会老老实实的按约定时间进兵,北路军有两万来人,高级将领比西路军少的多,这意味着精锐家丁的数量比西路军这里少的多,既然三万人的西路军都一个下午就啃了下来,歼灭两万来人的北路军也定然不在话下。

北路军的情报也早就源源不断的送过来,相比激昂冒进鲁莽型的战将杜松,马林这个总兵官十分的有辱他家的门风,当年马芳老爷子可是从草原上跑回来,一生大小几百战没有胆怯过的好汉,马林本人的性格十分懦弱,严格来说不适合当兵,更不要说当一个大军的统帅了……奈何大明的传统就是这样,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能打洞,总兵的儿子就得当总兵……当然了,李家麻家马家都是大明的将门世家,在军中的关系盘根错节,比如辽东总兵外人来当总有这样那样的麻烦和问题,李成梁的儿子来当总兵,最少在利益分配上不给朝廷添麻烦,在朝廷一方,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马林的懦弱多疑毫无主张在平时还好,在这样的战争状态下已经成了标准的鱼腩,最少就张瀚了解的情报来说后金上层对击败马林很有信心,按照预计的行程,马林在上半夜就该抵达战场附近,并且对西路军进行有效的支持,但整个西路军被吃完了,北路军还是不见踪影,打起来的消息肯定早就传过去了,这人并没有急驰来援,而是选择拖延时间,想必是看看战场态势再说……张瀚已经无力吐槽这一次大战的明军各路将帅了,由这帮白痴加混蛋指挥的军队,加上催促用兵没有保障后勤的中枢,还有协调各部却昏招频出的杨镐,这一仗要能打赢才是见了活鬼。

“不过这一仗已经打完了。剩下的只是一场接一场的屠杀。”张瀚神态疲倦的道:“下半夜八旗兵就会进兵,梁兴你找到李永芳,就说我感了风寒,回赫图阿拉,不继续跟着看了。”

所谓的萨尔浒之战确实已经无足可观了,最重要的戏肉已经提前上演,并且完全按女真人的剧本演完,八旗几乎毫发无伤,虽然不象额尔德尼在满文老档里吹嘘的那样八旗兵只死伤几十人这种牛皮,但死伤确实不重,只伤损了皮毛而已,估计连续打完这几仗,八旗的主力也不会受到大的损失,萨尔浒一战打完后,没隔多长时间努儿哈赤又再伐叶赫,彻底消灭了叶赫这个老对手就是明证……如果明军打的八旗伤筋动骨的话,叶赫部他们是啃不下来的。

时隔一年多之后,沈阳和辽阳又会落入八旗手中,明军在这两役中不仅又死了多位总兵,损失十几万兵马,连同辽东经略袁应泰都死在了辽阳城中,再下来就是广宁之役,后金兵节节胜利,明军在辽东损失了十几个总兵,三四十万兵马,辽镇丧失了全部的大将和精兵,只剩下辽西的那些将门手中还有一些实力,九边的损失也很不小,萨尔浒一役明军失去了战略优势,沈阳一役后丧失了战略守势,广宁一役后,明军其实只有守备山海关的能力了,而后将门绑架中枢,大家用后金的威胁来分肥辽饷,为了使辽饷不裁剪,辽东势必要保持相当的进取姿态,于是渐渐又恢复辽西,推进到大凌河,接着一场接一场的悲剧上演……

看完萨尔浒,张瀚的心中已经有了明确的觉悟:依靠明朝自己,不论怎么改良都无法取得对后金的胜利!

用后世的话说,明朝的失败是体制上的失败,是全方位的失败。

不要说文明无法战胜野蛮,最少在军事体制上,后金其实领先于明朝。

也不要吹嘘华夏几千年的文明,到了明末时,最少在军事上明朝连一个几万丁口的蛮族都搞不定,同时期的欧洲已经有相当高的火铳和冷兵器配合的战术,有相当多的天才的战术大师,有相当多的火炮运用理论和成熟的体系,六万建奴放在欧洲根本掀不起浪花来,大明的落后不光是海上的落后,其实整个军事体系已经是全面的落后了。

推论起来,经济,文化,科技,政治制度……落后是全方位的。

当然此时的华夏仍然是一个有包容性和进取心的国度,满清以异族临天下,封闭和包守是天然的选择,张瀚认为只要有外力的推进作用,华夏仍有相当多的机会和可能走出现在的泥沼,重新领先于全世界。

只要小小的改变而已……

下半夜时,八旗重新集结。

在星光月色和火把的亮光下,旗丁们整理铠甲和负责照料马匹,披甲兵们重新跨上战马,重新集结在各自的牛录旗下,挂在马腹边上插袋里的兵器发出锵锵的响声,每个人脸上都有掩饰不住的疲惫,半夜的休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回复一天征战的疲劳,但每个人脸上都还是有浓烈的兴奋之色。

热门推荐
某中二的漫画家 神话禁区 橙红年代 能穿越的修行者 我的无敌仙女老婆 大城时代 极品逍遥大少爷 大唐农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