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大明1617 > 第二百九十章 训话

第二百九十章 训话(1 / 1)

“狗日的韩畦.”签押房里,张瀚新的报告,就算是有心理准备,也是忍不住拍案骂起来。有两个地方特别叫他生气,一个是常宁的五叔他们逼迫常宁嫁给那个叫朱鼎夫的镇国中尉,还有就是府中被围困,已经有断粮的危机。“估计还能撑十日左右。”杨秋道:“要不要派一队行动组的人,设法送一些吃食去?不必了。”张瀚道:“京师已经叫王发祥发动,灵丘一带叫周大牛发动,最多十天半月的,韩畦自己就焦头烂额了。”杨秋点点头,说道:“常姑娘在这个当口,用张家儿媳妇的身份进府,与府上同甘共苦,也是着实叫人敬佩。”张瀚眼中浮现出常宁的身影,他轻声道:“她不负我,我当然不负她。”……经过大半个月的整修训练,周大牛的部下又恢复了精气神,人数也恢复到一千人以上。他已经接到指令,同时也拿到一批武器,刀枪剑戟都有,质量普通,甚至有不少边军的制式兵器。这些武器当然不是李庄的出品,而是张瀚设法从各地买过来的,边军的武库想必也做了不小的贡献。空气中充满了硝烟味,土匪们都被动员起来。大小头目们拿到了一些赏银,数量并不很多,但足以鼓励人心。普通的小兵也有一份,他们都将银子贴身收着。挂甲台这里已经经营成了一处稳定的基地,而且源源不断的有补给,等于是张瀚在这里设了一个秘密的军营,有一些俞士乾的死党,作恶多端很不喜欢安定的军官被周大牛给清洗了,一夜之间有五六十人被杀。这件事后,周大牛和杨春和等人彻底控制了这支队伍,加上张瀚的银弹攻势,还有军政司训练局派了一些军官来做简单的体能和军事训练,整个土匪队伍比起几个月前也是发生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张瀚也不是要把这些土匪练成精兵,有些土匪积习难改,有些并不是大同人,还在时刻想着离开,他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人的战斗力稍许提高些,这样在造起声势时,也能使人信服。周大牛在三天前就接到来自李庄军令司的命令,当然是隐秘的,命令十分清楚,命他率部突然攻击灵丘县城广灵城等六个城池。这几个城池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城内有亲藩。灵丘虽然没有了郡王,但还有镇国中尉等代王宗室,还有郡王府和相关的产业。别的城池都有郡王,一旦城池被围,动静就大到韩畦根本压不住,朝廷也会震怒。天才麻花亮时,一千多人已经集结完毕,相比之前被围困时的惨象,近来土匪们吃的很好,体能训练也做的不错,人人身上都带着兵器,也按规定磨的锋锐雪亮,周大牛里,感觉部下们的士气不低,他感觉欣慰。虽然没有能留在李庄,周大牛还是觉得自己在替李庄那边效力,是在替张瀚张大人效力。他想起巡检司那边的规矩,把部下们都召集起来,他自己骑在一匹战马之上,向所有人。“现在我是大柜,一切就得照我的规矩来,丑话说在前头,俞士乾在时,为了裹挟更多人入伙,不禁烧杀抢掠,各人都沾过血,我也在内。现在咱们其实是替人家效力,吃穿住都现成的,银子也有,官兵的待遇也不过如此,若是还有人不念百姓困苦,擅杀人命,私自抢掠,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周大牛话锋一转,又道:“当然我们是土匪,不抢东西说不过去。只是不准私掠,也不要抢穷苦百姓,他们身上有几个钱,咱们力量强了,当然是抢大户,抢来的东西一半交给李庄那边,一边是允许咱们分,我会尽量公平的分,出力多的多分,受了伤的多分,死了的按留的地址送给家人,不会叫你们白死。”不远处有人在围观,那些人是军训局过来的军训教导官,他们对周大牛的训词很有兴趣,站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允许部下抢掠,事后分成,这在巡检司那边当然是不允许的,不过听周大牛说要抢大户,各人倒也并不反感,甚至有人脸上露出笑容。明末时是教科书上说的一样,土地兼并严重,连中小地主也在破产的边缘,社会矛盾确实激烈,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造反的,这一次主要的目标是抢亲藩的产业,不论是南方还是北方,明朝宗室是最招人恨的一群,农民起义不一定杀官员,但亲藩只要被逮着了哪怕是亲王也是照杀,一直到李自成快得天下要称帝了,这才留了秦王和晋王的性命,在此之前几十个亲郡王都被杀掉了。周大牛也没有多说,他感觉自己想说的说完了就没词了,这时他想起张瀚时总是能说很多,而且多半叫人敬服,他只得将自己手中的戚刀向前一指,喝道:“先往广灵,灌!”一千多人几乎全部出动了,道路两边和山上的积雪都化干净了,路边有一些树已经冒出了枝芽,些绿色,脚下的地还有一些泥泞,晚上还在零下,白天化冻了,人们的草鞋和布鞋上踩了一脚的泥,各人手上都拿着兵器,乱七八糟的指向天空,象一从从的钢铁从林。从挂甲台往下的村落里有一些人回来居住,百姓们知道土匪只抢外头的人,身边的人反而不一定抢,自从上次雇了一些剃头师傅来过之后,也有一些小生意人跑过来,后来人们胆子大了,原本的村民渐渐回来定居,开垦那些荒掉的农田,趁着早春赶紧播种,在土匪们这样外出时,这些村民站在道路两边,因为最近土匪没有扰民,这些村民都在向他们挥手行礼,在这样的场景中,土匪们士气越发高昂,如林的刀枪举的越发的高,人们快速移动脚步,沿着下山的道路,加快前行着。……“周大牛已经动了。”张瀚展开塘报,对左右的人说着。“按计划,”孙耀道:“周大牛先下山,先围攻广灵,造足声势后,三围缺一,叫他们送出消息,主力在四周抢掠亲藩大户的财产,然后是灵丘,朔州,蔚州,一路抢过去,半个月内,要造成大同和山西两处地方的轰动。银子也要紧。”常威笑道:“去年我们扫荡东路,几十个土匪窝子被咱们抄了,弄出来十几万银子,很顶了一阵用场呢。”众人脸上都露出笑容。巡检司抄掠土匪,这是绝对稳赚不赔的买卖。弓手们的精锐程度已经被证明远在边军营兵之上,将领们又不会带着亲信家丁在山里翻腾,他们也那点收入,巡检司在情报局的指挥下,轻兵进山,用火力打击轻松剿灭土匪,获得了不少的缴获,物资收入很丰厚,还有无形的政治资产收入。最少在大同这里,人人都知道李庄巡检司剿匪得力,杀掉的土匪很多,这使得张瀚获得了更多的名望,甚至有人希望张瀚能升官,这样可以剿灭更多的土匪,甚至有很多人不知道张瀚的商人身份,只知道他是一个剿匪很厉害的巡检。孙敬亭先是摇头,接着也笑道:“论抢东西,周大牛他们好歹是专业,应该也会有不小的收获吧。”李东学这时道:“近来军械生产管理局的收入很丰厚,算是弥补了各处分店被查抄的损失。”孙敬亭道:“有多少?”李东学道:“马车卖出去三百多辆,光是一笔就是六万多银子。还有大量的民用铁器也开始发售了,这个渠道是直接往京师去,韩畦也管不着,估计半个月后,就会回笼不少银子,但具体有多少,现在还说不清楚。是死是活,就锤子买卖了。”张瀚还是很有冒险精神,但现在他的压力也确实很大。去年底收入的几十万,用来购置和添造各种机器,购买和生产海贸物资,维持日常运转,还有各种突如其来的花销都很大,年前后部队出战,花费也很不小,缴获的说是弥补了分店被关的损失,但其实只是弥补一半不到,有一半多是部队出战的消耗,现在已经四月,张瀚只准备了不到二十万的货物往草原运,车队源不断,其实多是预先囤积的粮食为主,往下去粮食和布匹,日用品等需求量增加,那时候没有大股资金投入,走私规模就得急剧下降……下降一点没事,可如果下降的太多,恐怕又会生出莫名其妙的变数了。李东学平时的话很少,此时也忍不住激动,沉声说道:“光是铁锹,锄头就是好几十万把了,还有菜刀,各式铁锅,铁壶,三个局都设了民用器物制造组,这些人全造过这些东西,新手们上手也快,加上各色水力机器全部用上,三个局过千人在造啊,整个大明也没有这般规模的工场。”=眼学了,昨天带小孩出门玩,没有更新,今天更两章

热门推荐
某中二的漫画家 神话禁区 橙红年代 能穿越的修行者 我的无敌仙女老婆 大城时代 极品逍遥大少爷 大唐农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