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大明1617 >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不快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不快(1 / 1)

“这奏折直入都门。”张永安微笑道:“送通政司,转内阁,再入大内,司礼再送呈皇上,不过皇上对不紧要的奏折不一定看,如果是按惯例处理的折子,比如六部公务,地方政务,一般直接是内阁票拟,司礼批红,备案之后就直接转下来执行,皇上不一定看的。当然这是老例,现在奏折也有直送会极门,然后司礼直接收入的,内阁权势被压,也没有办法和司礼计较……”

“原来如此。”这一下连温忠发也长了见识,他道:“皇帝也不是三头六臂,天下一天好多事情,一个人怎么可能处置好……对了,当年的太祖高皇帝就能做到。”

“所以内阁要争票拟权,阁老们谁掌握大事的票拟,谁便是最有权的一个,内阁不掌部,权力就在这票拟上了。另外,内阁为司礼监所〖〖〖吧,△.♀※.v制,关键也在于批红上,内阁票拟的再好,司礼不批红也是没用。”

“受教了。”眼看一切妥当,温忠发打断了张永安的话头,说道:“张先生就算不想走,不过还是要和我们一起离开,现在为止一切顺利,下头还是要你老先生配合。”

“当然。”张永安做了眼前的事,已经没有了回头路,他心中也隐隐想起了万历年间的“妖书案”,这是当时轰动一时的大案,张永安还是一个秀才,不过对此事印象十分深刻……所谓“妖书案”在万历年间共两次,第一次风波不大,第二次最为著名……大学士朱庚在早晨出门时在自家门前发现无名揭帖,名字叫“续忧危竑议”,以“郑福成”的名义揭示大学士沈一贯和朱庚阿附郑贵妃,而皇帝对皇太子朱常洛不满,迟早要易储。

这帖子一出,京师和各地都是大为震动,万历皇帝也是大怒,下令东厂和锦衣卫彻查,而被攻讦的沈一贯老谋深算,为了摆脱自身不利,沈一贯指使人揭露妖书是内阁另一大学士沈鲤和礼部左侍郎郭正域所著,郭因此受到逮捕,后来是皇太子亲自营救,冤狱未能成功,再后来又牵扯到著多官员,京师内人人自危,最终是东厂逮拿了一个顺天府生员,向来行为不检,很多把柄,最终将这生员屈打成招,神宗为了息事宁人,下令将这生员凌迟了事。

这件事,在万历年间轰动天下,人人均都知道那生员不是妖书作者,然而最终也没有人知道妖书到底是谁所著,这事儿在几百年后也没有最终的定论,已经成为历史的迷案,完全无法查清了。

张永安一念及此,心中居然有点儿隐隐的得意,这一次的事情估计也会成为天启年间赫赫有名的妖书案,自己虽然不能出名,不过能亲手做这样的大事,也算是不枉平生,只是需要保密到死,否则一旦被查清甚至牵连上,凌迟处死也是必然之事了。

温忠发等人显然也是知道张永安不会再有别的想法,当下各人依次而出,仍然原路返回,一路上高处隐匿的人也是跟着一起退出来,最终退出巡按驻所门外时再将门锁上,几乎是毫无痕迹,张永安和黄玉安彼此对视一眼,均是感觉还在睡梦中一样。

半空已经有微光,温忠发不敢怠慢,带着众人按预先设好的撤退路线走,走了二百多步后便是秃头等人迎了过来,温忠发道:“我们还好,你们一切顺利么?”

秃头指着地上的几具尸体,苦笑道:“这伙铺兵原本的巡逻路线不在这条线上,今晚不知怎地往这边后门巡过来,没有办法,只得杀了他们。”

温忠发脸色一凝,他知道这铺兵是附近窝铺里的人,大明有各种各样的徭役,比如征发百姓当官府的马夫,轿夫,或是扒河修路等等,铺夫也是力役的一种,在城中要紧地方有火铺,人们睡在其中负责防火和治安,这伙铺兵应该是得到指令,故意往巡按衙门这里巡逻,原本是要加强戒备,其实毫无用处,只是白白送了这些人的性命。

“这也是没有办法,尸体要带走……”温忠发道:“不过我们就不能在天亮离城了,好几个铺兵失踪,弄不好会关闭城门,我看,按预备的方案,先在城里躲一下吧。”

“中。”秃头和所有人都没有二话,各人按事前安排好的路线,或是掩护,或是直接撤退,薄暮之中,人们散的很快,又过了好一阵子,几个尼姑敲着木鱼经过,原地丝毫看不出任何不对的痕迹,只有轻脆的木鱼声不停的响着。

……

清晨时分,塔布囊从一处灌木从里探出头来,用警惕的眼神打量着四周。

他藏身的地方是一处小从林,马匹藏在林子里,戴了嚼子,不使它发出声响,而塔布囊自己爬到林外,躲在一处半人高的灌木之中,眼前是大片的开阔地带,碧绿的草原广阔之至,在他的右侧前方是如天空一般蔚蓝,一眼看不到边的集宁海子。

这样的美景之上,是叫塔布囊无比痛恨的情景,一个个汉人修筑的军堡台墩绵延不绝,隔几里路就是一个,而且因为长时间的车马往来,在草原上已经压出了明显的羊肠小道般的车辙,后来的车会情不自禁的在旧车辙上走,这样的话时间久了,就会形成一条真正的道路……塔布囊知道汉人的勾当,再修宽,筑实,夯平,这样的道路就成为一条血脉,将这一片圣洁的草原和汉人的肮脏彻底连结在一起。

一想到那种情形,塔布囊感觉自己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塔布囊也知道眼前这地方在以前也有过汉人的踪影,一些旧城池的遗迹,倾颓的地基还能明显的看的出来当年的建筑规划,连塔布囊也不得不承认,堂皇大气,规制很大,比现在的明国人要宏大很多,听人说这是唐时的驰道和戍堡加上城池的旧址,青城前方不远就是唐人修筑的旧丰州城的城址,那里只剩下几道墙基,但行走在其中,还是能感觉到千年之前那个汉人王朝的惊人傲气……能在草原腹地修那么一座城池,驻军其中,管辖着比现在还大的地盘,整个草原屏息俯首,这是何等的惊人国力……

塔布囊拔了一撮青草,嘬下草尖上的露水,解除了口中火烧一般的干渴感觉。

这里距离集宁海子很近,在附近还有几条玉带般的河流,蒙古人敬畏海子和河流,不敢在其中嬉戏和洗浴,但总不能不喝水,如果不是这些该死的明国在这里修筑了大量的军台堡垒,塔布囊完全能和以前一样,大大方方的策马到河边,趴到清澈见底的水边,痛痛快快的喝个痛快……

一想到这里,塔布囊感觉更加不快了。

他阴着脸,看到一队明国人组成的胸甲骑兵在两个军台间策马经过,几乎是摆出巡逻的态式,在那里原本有几十个蒙古包,几百牧人和甲兵在那里驻守,负责隔断军台和墩堡间的联络,当然也是隔断这些明国人后勤补给,然而塔布囊看到,他在草原上辗转游回的这十天左右的功夫,明国人的骑兵给蒙古人的压力明显大的多了,在他们的侧后翼几处大规模的蒙古包都撤除了,只有在军堡的左右两翼还能看到蒙古包,不过牧民们活动的空间也明显减少了很多。

塔布囊不知道是张瀚突围后,包括集宁堡在内的各军台和墩堡的驻守都加大了出击的力度,商团驻军犀利的火器给了蒙古人极大的杀伤,原本蒙古一方就是进攻乏力,长久围攻是否奏效也不知道,上层的台吉们心思各异,并没有形成合力,下层的牧民们矛盾越来越深,经常会为争夺牧场放牧而大打出手,差点引发多次大规模的械斗,在这样的情形下,士气低落当然无可避免,在集宁堡这里加大了压力之后,蒙古各部果然也不出所料,他们选择了后撤,而不是加大围困的压力,选择与和裕升正面硬刚。

到这种时候,几乎是个人都明白围困已经失败,蒙古人既无心气攻堡,也没有理由再围困下去,撤围只是时间和面子的双重问题,现在问题的关键点就是张瀚,张瀚象一个叫蒙古人暂时无法摆脱的诱铒,哪怕是最悲观的蒙古台吉也不得不承认,张瀚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一旦拿下此人,这一场该死的战事短时间内就可以结束了。

很多人对是否能拿下张瀚持相当悲观的态度,也有一些人无法放弃希望,这就是现在蒙古大军虽然十分尴尬,却仍然未曾撤军的最终理由。

骑兵们突然转向,向塔布囊这边飞驰而来。

塔布囊没有动,现在有任何举措都难逃一个死字,他虽然三岁就上马,六岁就能射猎,在各部落的大会时,十几岁时就力大无穷,无有人是敌手,马上能左右开弓,能在马上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杂技般的动作,能站在马鞍上射箭,能在五十步内用连珠射法距离不超过人的面门,几乎是每箭必中,他的弓箭也比一般的牧人和甲骑要力要重的多,然而塔布囊知道这一切都没有用处,一旦被这些胸甲骑兵发现,他就是死路一条。

他所有的希望和机会就是这些骑兵不会发现他,除此之外没有别的道路可选。

热门推荐
某中二的漫画家 神话禁区 橙红年代 能穿越的修行者 我的无敌仙女老婆 大城时代 极品逍遥大少爷 大唐农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