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160章 不读清华北大可惜了

第0160章 不读清华北大可惜了(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叔母,我……我没曾想着这棍子会这般软。”

关姬有些结巴地说道。

她实是没有想到,这棍子拿起来比竹子还重上不少,却是如此不经折。也不知是不是叔母的珍贵之物?

“无妨。”黄月英神色平淡,“这本就是要折断了才方便吃的东西。”

“吃?”关姬一脸的傻像,呆呆地举着折成两节的棍子,“吃竹子?”

“这可不是竹子。”黄月英失笑道,“这是交州之地特有的甘蔗。”

“交州甘蔗?”关姬不可置信地看着手中的甘蔗,“能吃?”

“不但能吃,而且多汁如蜜,其食用之法就是咬啮后,使其出汁而咽之。”黄月英微微一笑,“当年闽越王献给高祖的石蜜,便是用甘蔗榨汁所制。”

关姬想像了一下拿着竹子一样的东西咬着吃的情形,神色古怪地放下手里的甘蔗:“这般吃法,岂不是太无礼仪?”

“所以世间之人,大多是不懂如何吃此物。也就是交州的蛮人,才会如此吃法。”

黄月英摇摇头,解释道,“再说了,此物仅在交州一带所种。若是在盛世,北方中原或许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得知此物,毕竟可是贡品呢。孝武时有赋曰:泰尊柘浆析朝酲,其中柘浆指的便是用甘蔗所制成的石蜜。”

“那叔母又是如何得知此物?此物又是从何而来?”

关姬好奇地问道。

“说来巧了,”黄月英笑道,“昔日我在荆州,家里还算是有些底子,也曾吃过石蜜,见过甘蔗,故这才知晓的。至于如何得到此物,自然是那东吴之人送过来的。”

“东吴?”关姬皱起眉头。

“可不是么?前些时日,大汉遣那邓芝为使,与东吴复为交好。东吴近日差人送了些土产过来还礼,其中便有石蜜与甘蔗,朝中之人,多是不识。”

说到这里,黄月英冷笑一声,脸上露出轻蔑的神色,“那东吴心胸气度,观之也是狭小,就算是交好,亦要耍些小心眼。还自以为得计,觉得大汉无人能识得此两物呢。”

说着,黄月英招招手,唤下人上前,吩咐道:“去,把那装着石蜜的碗拿上来。”

待下人把石蜜端上来后,黄月英把碗推到关姬面前,“尝尝。这石蜜看起来不怎么样,吃起来味道却是极为甘美。”

碗里的东西呈粘稠状,颜色泛灰,让人看了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

关姬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桌上的甘蔗,这才小心地拿起勺子舀起些许,尝了一小口。

入口果是甜美无比,关姬只觉得从未吃过如此甘甜之物。

“这世间,竟然有如此甘甜之物?”关姬又忍不住地再吃了一口,“只怕是世间最甜美的东西了吧?”

“你这喜食甜食的嗜好,看来是一辈子都改不了了。”黄月英怜爱地看着关姬,笑道,“看你这模样,这是多久没吃到甜食了?在汉中就没曾让你那冯郎君给你做些冰酪吃?吃都吃傻了,莫要忘了,那蜂蜜岂不是比这石蜜好吃?”

关姬脸上一红,手上却是没停,一勺又一勺地往嘴里送:“甜美之物,何人不喜?”

冯永终究是没有让赵广再跑南郑一趟,这家伙的办事能力实是不让人放心。于是冯永干脆让李遗去找诸葛乔打听情况。

毕竟诸葛乔也算得上是军中之人,李遗又有着一个天使的身份,打探消息肯定要方便很多,而且顺道李遗还有其他事要做。

说起来,这李遗跟着自己来汉中,一路上也算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好多事,都是他出面办成的。

哪像是赵广这种,要他去找情人办个事,竟然还拖拖拉拉办不好,估计就光顾着亲亲我我了。

如果不是李遗心理太阴暗,让冯永心有疑虑,就凭他的这份能力,早就被冯永当成心腹之人了。

在等待的日子里,冯永终是按捺不住,开始重操旧业当一个无职业证书的乡村教师。

教学对象,除了从冯庄跟来的孩童,还多了一个阿梅。教学内容,再不是千字文,而是变成了汉语拼音。

一直把汉语拼音当成了冯永师门独门字符的赵广,则是震惊于冯永竟然会把这种重要的东西也往外传。同时也是大感兴趣,于是营寨里天天“啊,喔,鹅”的人又多了一个。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冯永自当了这个乡村教师以来,这才知道为什么当老师的都喜欢聪明的好学生。

一教就会,这种学生实在是太让人有成就感的喜悦了。

以前天天第一名的狗子,在阿梅参与进来以后,就不得不退居第二位。

阿梅这个丫头的天分,让冯永都不禁为她感到可惜。如果她是生在自己那个时代,女学霸,高智商女孩的称号肯定是跑不掉的。

声母韵母就那么四十七个,阿梅短短几天,就学会了一大半。让冯永怀疑,按这个程度下去,他是不是要编出一本真正的语文教材来。

想想小时候,那时用的是老版的语文课本,学完了声母韵母,就开始念顺口溜:“啊,喔,鹅……拾稻穗,摘南瓜,放牛,割草,喂小兔,捉迷藏……”

同时书上还配上小人和图画。

冯永觉得这就很好,把生活的点滴寓于教学中。

没有小兔子喂,可以换成割草喂牛羊嘛!

有让老师喜欢的好学生,自然就有让老师讨厌的差学生,以前用来与狗子对比的是牛娃,现在与阿梅成鲜明对比的,则变成了赵广。

早上起来对着太阳大喊一声“啊”,听到鸡鸣声又跟着叫一声“喔”,然后又是傻子一般“呃”几声,看着是努力学习,学来学去,却是学了后面忘前面,最后连声母和韵母都分不清。

让冯永恨不得直接把他的脑子扒开,把要学的东西直接塞进去,免得天天看着他那副蠢样子气得胃疼。

“以后不许给别人说,我教过你东西,免得给我丢人!”

冯永看赵广再一次为分不清“依”音是声母还是韵母而苦恼,当下再也忍不住地揪住他的衣服,恶狠狠地说道。

“看看人家阿梅,天天要伺候人,还要帮着织布,学得都比你快,丢人不?”

然后他就看到了赵广里面穿的羊毛衣,心头的怒火更甚:“我说你这心思,除了想着抢东西就不能想着别的点什么?”

看到人家羌胡人的羊毛好,就想去抢,看到羌氐人有用处,连对方人都想抢过来,就是看到自己身上穿着好东西,都敢下手抢。

妈的,叫狗子阿母给自己织的第一件羊毛衣,自那一次脱下来给他穿上后,竟是再也没能从这家伙手里拿回来。

汉中此时的天气,已经是凉中有些寒意。

冯永早上起来锻炼身体,已经感觉有些抗不住的冷意。

最后没得办法,又只能再吩咐阿梅,传话给狗子阿母,叫她尽快再做一件羊毛衣出来。

可是这一次做羊毛衣的速度似乎是比上次慢了不少。

“阿梅,阿梅?”

想到羊毛衣,冯永不禁又想起了这事,为了避免自己被眼前这个只会“呵呵”装傻的家伙气死,只好分散注意力,开口喊了一声。

正蹲在门口划拉的阿梅进门来,默默地行了一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