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167章 好像有搞头啊

第0167章 好像有搞头啊(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没有记忆中的那一种脆爽,更没有那一股清甜。

现在的甘蔗死硬死硬的,而且味道比不上后世,甜味有些差。

冯永嚼了嚼,“呸呸呸”地吐出渣子,摇了摇头,“差远了。”

小时候村里种的甘蔗有两种,一种杆子比较硬,啃起来口感也不好,但是糖分高。

一种杆子比较脆软,虽然糖分稍微低一点,但是村里人喜欢吃,所以这种甘蔗种的是最多的。

但是不管哪一种,都比如今这种要甜。

想想也是,后世的甘蔗都是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培育,再精心挑选出来的优良品种,肯定要比这种原始的甘蔗要好。

原本这两种甘蔗的糖厂收购价格,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后来吧,遇到国营企业改革的浪潮,糖厂也开始区分甘蔗的品种了。

杆子硬的那一种因为出糖率高,糖的品质好,所以收购价格要就要高一些,搞得村里后面大多都是种那种,杆子软的那一种虽然好吃,可是却是越来越少人种了。

就这个,还让冯永和小伙伴们咒骂了好久。

谁知又过了两年,又来了一次农村改革,冯永所在的县城直接被剔除在蔗糖业的范围之外,莫名变成了茉莉花茶种植基地。

也就是说,以后不收甘蔗了……

甚至还有不法奸商还利用消息不对称的因素,趁机坑了一把农民兄弟,让农民伯伯拿出血汗钱去种茶树,当真是丧尽天良。

甘蔗开始有甜味到收割再到留种第二年开始下种时,半年时间都是难得的零食呢!这说没就没了?

这特么的!

不但冯永和小伙伴们蒙了,连村里的人都蒙了。

以往糖厂收购甘蔗上去,后面榨出白糖来,还会根据各家各户收购的多少,给予一定量的白糖补偿。

现在好啦,不收甘蔗了,以后到哪吃白糖去?

买?开玩笑吗?那时候家里哪来的闲钱买白糖?

可是一直以来,年年种甘蔗,吃甜食吃习惯了,一下子没了甜味,以后日子怎么过?

村里的人议论纷纷,气愤的也不少,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听说糖厂都没了,你难道还能强求别人收甘蔗?

要不说劳动人民才是历史的创造者呢?

这个时候,村里的老人站出来了,说以前没这糖厂的时候,村里不也一样熬过来了?

他们不收,我们自己熬。

没错,就是用祖传的土方法熬糖。

村里想要熬糖的人家,都留着一小片地种甘蔗,等收下来一起过了称,再集合到一起熬,最后熬出来的糖再按各家的甘蔗份量分。

土方法熬出来的糖不是白糖,是像砖头一样的方块红糖。

这种红糖,伴随了冯永好几年的记忆,最后因为生活条件好了,村里的人有钱买白糖了,渐渐地就再没人种甘蔗自己熬糖。

但是那种方块红糖,在冯永看来,却是要比白糖好吃得多。

这不是假话,土方法熬出来的红糖,再过十几二十年,就是纯绿色食品,没有一丁点添加剂,再怎么吃也不会腻,而白糖,吃多了,总感觉到味蕾上有一种工业添加剂的味道。

原来石蜜就是蔗糖啊!

冯永又啃了一口甘蔗,感叹了一声,如今这种蔗糖比白糖还难吃,估计是熬糖技术不过关,以及里面的杂质过多的原因。

“兄长,你无事吧?”

赵广小心翼翼地走过来盯着冯永看,问了一句。

“我能有什么事?”冯永莫名地看了一眼赵广,举起手中的甘蔗,“要吃吗?”

虽然口感和味道比不过后世,但是在这个时代,甘蔗也算得上是极为难得的甜食。

“这竹子,如何能吃?”

赵广干笑一声,如果不是因为有昨日误会了兄长发癔症之事,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出手把兄长制住了。

吃竹子?哪个正常人会生吃竹子?虽然看起来兄长的牙口很不错,竟然能把竹子啃成碎渣。

赵广同时求助般地看向关姬,有些惊慌,眼神里带着询问,阿姊带过来的这个叫做石蜜的东西,不会是有问题吧?自己可是比兄长吃得还多呢!

“没见识,土包子,这是竹子?看清楚了,这是甘蔗。”

冯永鄙夷地看了一眼没吃过甘蔗的可怜孩子。

“看好了,竹子是空心的,甘蔗是实心的,嚼一下,里面全是汁水,可甜了。”

“这甘蔗,确是要啃着吃,”关姬看懂了赵广的眼神,当下解释道,“只是兄长如何得知?莫不成以前见过?”

看着兄长熟练地用嘴撕下甘蔗皮,又咬下一口里面的甘蔗肉,这模样估计以前没少吃。

“当然吃过,”冯永又吐出一口渣子,觉察到了赵广和关姬异样的眼神,突然明白过来,这是,看到自己啃甘蔗,觉得有些失了仪态?

饶是他厚脸皮,也禁不住地有些发烧,“失态了失态了,好久没吃到这东西,看到就一时忍不住。”

冯永一边说着,一边有些尴尬地放下甘蔗。

关姬抱以解理的一笑,悄悄地把案上的一根甘蔗挪了挪角度,那根甘蔗的一头,同样有啃过的痕迹。

偏偏这个时候,赵广听了冯永和关姬的话,惊奇地拿起一根甘蔗,恰恰是关姬挪过的那一根,说道,“这竹子般的东西,还能啃着吃?”

“那是自然,二郎若是不信,大可以试试。”

冯永怂恿道。

赵广当下就跃跃欲试。

“这根不能给你!”关姬急了,劈手就压了过来,随手又递了一根过去,“吃这根。”

也就是赵广没见过这东西,所以没注意到上面有人咬过的痕迹,当下也没在意。只是看了看冯永,几次凑到嘴边,却又下不去嘴。

“这……还是等会再试试?”

赵广干笑一声,最终还是放下了甘蔗,长期以来的礼仪教育,让他过不了当众啃甘蔗这个心理关。

“小弟觉得,还是石蜜好吃些。”

不敢吃就是不敢吃,连甘蔗都没吃过,你从哪知道石蜜比较好吃?

冯永撇撇嘴,说道:“差远了。这石蜜比我以前吃过的蔗糖差远了。”

“蔗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