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343章 开春

第0343章 开春(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既然答应了许游,赵广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出得食肆,抱着酒坛子直接便向丞相府走。

关阿姊回锦城后,又恢复了以前天天跟在叔母身边的情况,所以一般情况下去丞相府找她总是没错的。

丞相府的练武场上,不但关姬在,就连黄月英也站在场边,看着场中的一个人在哼哼哈嘿地练武。

黄月英还时不时地指点两句。

赵广定眼看去,场中的女子不是张家小妹是谁?

练武之人,夏练六伏,冬练三九,那是常事,赵广以前就曾看到关家阿姊没日没夜地苦练。

没想到张家小妹开始长大后,也会如此刻苦。

“见过叔母,见过阿姊。”

赵广走过去,先是和黄月英见了礼,又讨好地笑着给关姬打了个招呼。

“训见过夫人,见过关娘子。”

王训则是老老实实地行礼。

黄月英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又转过头去看着场中的张星忆,嘴里说道,“你们二人此时来,可是有事?”

两人如今经常出入丞相府,算不得外人,所以黄月英的语气也比较随意。

“回叔母,小侄过来,是有些话与阿姊说。”

赵广回道。

关姬虽然没说话,可是眼睛却是静静地看过来,眼中有着疑惑,似乎不明白赵广王训两人为何会过来找她。

“是这样,”赵广解释道,“阿姊,刚才小弟在外头遇到了许子安,他想托小弟带个话给阿姊。”

此话一出,连黄月英都禁不住地看过来一眼。

“许家的人?”

关姬清冷的声音响起,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他们想干什么?”

“许家的人想向阿姊道个歉意。”

许家的人,自然主要是指许勋。

黄月英听了,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许家这是要服软了要是再不解决许勋的事,只怕许慈未必有机会参与这次的注解典籍盛事。

关姬脸上的神色却是没变,淡淡道,“什么歉意不歉意的?那许勋只是一时口误,我岂是那般小气之人?”

赵广一听就明白了,阿姊这是没想着要和解啊。

黄月英有些惊讶,又有些好笑地看过来。

这三娘,以前可不会说这种口是心非的话。没想到去了一趟汉中,都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话来。

“阿姊,那许家的人,还想通过小弟,跟兄长赔个不是。”

赵广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当下又说出一事。

这回关姬的神色终于有了些许的变化,目光闪了闪,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赵广心里终于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明白阿姊这是答应了下来。

“赵家阿兄,你手里抱着什么?”

一个清脆地声音传来,打断了两人之间的谈话。

原来是张星忆停下练武刚走过来,就听到了两人之间的谈话,大是不服气,心道那许家的人跟冯郎君道歉,赵家二兄为何要先跟阿姊说一声?

哼,我身上还穿着冯郎君精心给我定制的毛衣呢!还好我早早就写信去汉中,这才得了先机,一下子就得了两套,阿姊却只有一套。

如今锦城谁人不知,每年汉中一出来最新最好的羊毛衣,都会最先穿在我身上?

一念至此,她心里就有了小女儿特有的得意,于是开口插话进来。

“哦,这是酒。”

赵广一听张家小妹的问话,紧了紧怀里的酒坛,连忙回道。

在场的三个女子,他一个也惹不起。

“咦?这禁酒令何时解了?我如何不知?”

张星忆奇怪地问道。

赵广把许家的话转给了关姬,又利用关姬不喜多言的心性,把许家送女子给兄长之事混弄了过去,心里正放松下来,再一听张姬的话,觉得正是转移话题的好机会。

“小妹有所不知,这禁酒令不但没解,反是更严了。以前食肆里也会卖些汤酒,虽说是喝起来如那白水一般,但好歹也能闻些酒味。但今日去一看,却是连汤酒也不让卖了。”

旁边的黄月英听了,神情微微一怔。

赵广却是没注意到自家叔母,只见他说着,又略有得意地拍了拍怀里的酒坛子,说道,“这个酒,是那许家谢我转话给阿姊,这才送我的。”

人一放松,嘴巴便会犯贱。

赵广说完了这话,本已没事,但他心里高兴,便多说了一句,“也不知是谁干的缺德事,你说这汤酒能算酒吗?如今大汉又不缺粮食,连闻个酒味都不行……”

只见他话未说完,黄月英便斥喝一声:“说的什么胡话!大汉才过几天的好日子,你就敢说大汉不缺粮了?难道还想放开了酿酒不成?今日让酿汤酒,明日谁知会不会酿真正的酒?”

一声暴喝,吓得赵广舌头差点打了结,下意识地缩着脖子看向黄月英,只见叔母脸色紧绷,正冷冷地盯着他。

“是,是,小侄错了。”

自小就对黄月英有心理阴影的赵广还没等想出自己哪里惹叔母发怒了,嘴里就先开始认错。

“既然这禁酒令下了,那自然就要从严而行!”

黄月英义正辞严地说道,“口子一丝也开不得,所以这汤酒不让卖是对的。”

没有人注意到,一向以清冷示人的关姬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因为她想起了前些日子她把毛布送过来时,叔母叉着腰对丞相所说过的话。

只怕任谁也没想到,这食肆的汤酒被禁,最先起源于丞相和叔母之间的争吵。

只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其实黄月英心里想得更多了一些。

眼看着没多久就要开春了,一旦开春,南征的消息就会传开,到时候粮食只怕又要紧张,阿郎这般做,也只不过是未雨绸缪。

“小小年纪便如此好酒,也不知是从哪学来的恶习。”

黄月英继续训斥赵广,“喝酒误事的例子还少吗?把酒给我!”

“啊?!”

赵广一下子就懵了,心想我也没做错什么啊?怎么叔母就这般生气?

这就……要把酒交上去?

早知道还不如直接就在食肆里喝了呢!

张星忆一听叔母说起这话,顿时想起自己的大人就是因为喝酒这才丢了性命,眼眶一红,心里大起共鸣之意。

当下便“噔噔噔”地快步走过来,直接就想要从赵广怀里把酒坛抢去。

赵广下意识地想要抱紧酒坛,可是当他看到黄月英正怒视着他,再看到张家小妹一副抢不到手誓不罢手的模样,当下心里一虚,只得悻悻地放开。

看着张星忆“咚”地一声把酒坛放在桌上,赵广心里就是一疼。

“看你这模样!”

很明显黄月英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他,继续说道,“立了点功劳,让你入府当了参军,丞相这是准备要用你。可是你看看你自己,回到锦城后,哪有半点进取的样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