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398章 我至于看上你这点手艺?

第0398章 我至于看上你这点手艺?(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到了平夷县以后,还没有好好休息,又要强撑着去演了一场戏,帮忙遮掩李恢不在平夷的事实,差点把冯永活活累死。

休息了两天之后,这才缓过劲来。

好不容易有了空闲,这才上山放松一下心情,没想到这赵广又一直在自己耳边轰炸,搞得他心烦意乱,就是想不打人都难。

除了李遗要呆在都督府继续演戏,赵广王训和杨千万都跟了出来。

四人走走停停,跟上来的几个部曲已经走到前头找东西去了。

剩下的大部分部曲则在山底下把这个不大的山峰围得严严实实。

虽然平夷县目前没有叛军,但谁知道会不会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一个游侠儿?

这时,只听得上头传来沙沙的声音,冯永瞪了赵广一眼,说道,“噤声!有人过来了。”

“冯郎君,就在前面不远了。那吕老六说了此山上共有十来株罂子桐,上面的不远处有两株。”

不一会儿,冯永的部曲头子,吕老卒出现在几人面前,对着冯永说道。

冯永点点头,说道,“走,上去瞧瞧。”

几人再往上爬了一会,只见有一处地势较为平坦的地方,几个部曲正四散站着,一个衣着破旧发须花白的老头正站在一株不大的树前。

老头看到冯永过来,连忙躬身行礼道,“冯郎君,你看是不是这个树?”

冯永走上前,只见此树仅有三四米高,树干不大,叶子呈卵圆形,顶端短尖,有许多树枝垂下来离地面不足一米,树枝上面还挂着一些青绿色的小球果。

果子的果皮光滑,下头还有一个小小的尖刺。

树底下甚至还可以偶尔看到一两朵白色的花瓣。

看到赵广伸手摘了一个果子,准备就要放到嘴里尝味道,冯永连忙喊了一声:“那不能吃!”

“不能吃?那兄长找它做甚?”赵广奇怪地问道,“我还以为兄长是要找些山中的野果尝尝鲜。”

“你先放下!”冯永喝道,“这果子有毒,想死的你就尽管吃!”

在一旁的杨千万趁着人不注意连忙把手里的果子悄悄地扔了。

“有毒?”赵广一听,吓得把果子扔得远远的,“兄长找这等毒果子作甚?”

冯永看着吓住了赵广,也不去回答他的话,只是转过身细细地打量这树。

这树的模样,和后世还是有区别的。

后世这种树长得要高一些,也要茂盛得多。

若不是看它的果子和后世差不多,冯永也不敢肯定就是自己要找的。

摘下一个果子,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小心地切开这小小的果子,发现里头只有三颗尚未成熟的种子。

不过种子模样倒是和后世的差不多。

冯永这才满意地一笑,“不错,就是这个。”

后世为了让这种长得好,多结果子,需要对它时行施肥除草精心照料。

这山上的土壤本就贫瘠,想比于后世专门种植出来的树,比较营养不良也是正常。

当然,更有可能的是后世的品种是改良优选出来的,这个是原始品种,所以个子小一些,挂果也是稀稀疏疏的。

看了一眼老头,冯永问道,“平夷的山头,这种树多不多?”

老头回道,“回冯郎君,有不少,几乎每个山头都有数株,多者甚至有十数株。”

冯永笑道,“怪不得。看来你家这个做油伞的独门手艺,也是托了这些树的功劳吧?”

老头听了,神色大变,戒备地后退两步,下意识地作出了防御的姿态,同时看了一眼吕老卒。

“锵!”

看到老头动作不对,赵广已经直接拔出剑来,寒光一闪,二话不说上前就是一剑!

王训反应同样迅速,拔出马刀,掩护在冯永面前,同时又与赵广隐隐成合击之势,然后长刀指向吕老卒,喝道,“你别动!”

杨千万则是立刻站在冯永的背后,警惕看着周围,防止从别的地方有人冲过来。

部曲们反应慢了一步,但在赵广刺出那一剑后,已经纷纷拔出兵器,分散成一个圆圈,把冯永护在中间。

吕老卒是部曲里面反应最快的,谁知他才下意识地走了一步,就看到王训刀尖指着自己,这才想起了什么,不由地一声长叹,放下手里的兵器,退出了护卫圈。

那边的老头手里只有一根拄着上山的木棍,看到赵广的剑刺过来,哪里敢挡,当下一个翻滚,避了过去。

他正待想着要逃跑,哪知吕老卒就大喊了一声,“吕老六,你要是不顾家里人和那些老兄弟,那你就跑!”

老头刚刚起来的身子猛地一顿,这才颓然站住不动。

赵广的剑尖堪堪顶到他的后背心,就差一点就刺穿了他的身体。

不过他终究是从赵云的棍棒下逃命无数次的人物,再加上其舅舅又是马超。

马家的剑术“出手法”,那是有大名声的。

现今这个老娘又宠他,所以他好歹也是得了几分真传,看到老头站住不动,当下“唰”地一声,就把剑划了一个方向,直接架到了老头的脖子上。

这些人的动作说起来话长,但兔起鹘落之间,那就仅仅是几个呼吸之间的事情。

反而是众人中最核心的冯土鳖一脸的懵逼。

因为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老叔,你好歹也是姓吕,就这么带人过来夺我家的手艺?”

被喊作吕老六的老头子不顾脖子边上的寒锋宝剑,慢慢地转过身来,径自让宝剑划出一道口子,满眼怒火地看着吕老卒,咬牙切齿地说道。

吕老卒苦笑地看向冯永,再看向老头,“这是误会。”

“发生了什么事?”

冯永这个时候才从懵逼的状态里回过神来,奇怪地问了一句,“义文,这老者有问题?”

“兄长,方才小弟看这老头神色不对,手上有所动作,故这才先发制人。”

赵广的剑没有离开吕老六脖子分毫。

这个吕老六是吕老卒介绍过来的,听说两人还是同族,所以冯永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吕老卒,“哦?有什么误会?”

“小人这个侄子,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他还以为主家是要夺他家里的手艺,故这才起了逃跑的心思,没想着却是让赵郎君误会了。”

“手艺?什么手艺?做油伞的手艺?”

冯永有些啼笑皆非地问道。

吕老卒点点头。

得到了吕老卒的确认,冯永再看向吕老六,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至于看上你这点手艺?”

吕老六默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