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399章 闲极无聊

第0399章 闲极无聊(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你说你做错了什么?啊?竟然敢把冯郎君的树给砍掉了!看老子怎么打死你!”

“老叔,这是山上的野树,不是冯郎君家的!”

吕老六觉得特委屈。

“你放屁!冯郎君看上的东西,那就是他的!”

冯郎君看上的东西,那肯定就是好东西。

给了别人用那就是浪费!

冯郎君连尿粪都能用出花样来,谁还有这等本事?

所以吕老卒丝毫不觉得他说的话有什么毛病。

跟了主家这么久,这就是自己总结出来的真理。

活了大半辈子,他觉得自己做的最正确的事情,那就是带着那些死去的老兄弟留下来的家眷,还有那些苟活于世的残废老兄弟,一起去投靠了冯郎君。

没有之一!

反正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值了。

出来之前,思娘已经怀了身子,听工坊里的坐堂医工说,刚怀了两个多月老子终于又有后了!

想当年因为残了一只眼,身上又有伤,年纪也大了,最后这才能从沙场上下来。

回到乡里,这才知道家里人已经在南中的这场乱事中全部失散了。

在这个年代,家人失散,那就只能当作是全死了看。

那个时候,吕老卒也就把自己当作一个死人,反正迟早有一天,自己或病死,或饿死,到最后只怕这副身子都要喂了路边的野兽。

哪敢想着自己还能再有一个暖榻的女郎?

甚至这个女郎将来还要给自己生下孩子?

主家在南乡还成立了一个专门给妇人接生的医堂,不但让怀了身子的妇人按时去诊断,还特意在食堂里特意给她们安排了专门的位置。

听说吃的东西都和别人的不一样,既可以养身子,又可以安胎。

吕老卒就从来没听说过怀了身子有这么多门道的。

穷人家里,妇人就是怀了身子,只要没到生的时候,哪一个不一样下地干活?

甚至在地头生下娃子的都有。

这南乡的妇人生孩子,竟是成了享福的了。

所以吕老卒觉得,跟着这样的主家,这辈子当真是值得不能再值了。

“老叔,你说你当真娶了个二十岁的女郎?”

吕老六被族叔暴打了一顿总算是明白过来了,自己这们族叔只怕已经是把自个儿全部卖给了那位冯郎君。

后来一问之下,才知道冯郎君出的价钱是衣食无忧再加上暖榻的年轻女郎,最重要的是还有香火。

吕老卒又是一巴掌拍过去,“那是你的婶子!”

吕老六不敢躲,偷偷地看了一眼族叔,只见他脸上那道伤疤都能吓得死人,更别说他的年纪,当人家女郎的大人都有余了吧?竟然还会看得上他?

而且听族叔那口气,这还是他挑了又挑,这才挑出来的。

其他的他还看不上。

鬼才信哦!

“你小子就是活该!”

吕老卒得意洋洋地走在前面,两人正下山去吕老六家里拿油。

“前年我是不是叫你也去看看?你非要守着这点手艺。现在这年头,谁人家里不是光吃口饭都算是幸事?”

“那什么油伞,木工活,都是大户人家才能用得上的东西,又不是天天有活。一年下来,能落个什么?”

“老子现在一个月的俸禄都能顶你一年。你是不知道,这南中的事情,就是丞相都要问冯郎君的意思呢!如今锦城里的那些公子郎君,谁都在想着法子求冯郎君带他们一起。”

“你这小子倒好,老子给你找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你竟然干出这种事。遇到你这不长眼的东西,当真是让老子倒了血霉……”

吕老卒走在前头,絮絮叨叨地数落自己这个不长眼的族侄。

吕老六跟在后头,有一声没一声地应着,脸上的神色却是随着吕老卒的话忽阴忽晴。

“老叔,你说冯郎君在汉中,当真是盖了好多的大房子,里头全是女郎?”

“那是当然。里头全是给冯郎君织布的女郎,你是不知,每日到了下工的时候,工坊里的大门一开,看不到尽头的女郎就从里头出来。”

“啧啧……那个时候,当真是比什么都好看!”吕老卒说着,又想起了什么一般,“最开始的时候,那帮老军汉最喜欢干的事,就是蹲在工坊大门边上看着女郎下工。”

“要说也是巧,有一日那个老瘸腿跑来告诉我说,他看上了一个妇人,非要拉着我去帮他把把眼。就是那一次,我在那么多女郎里,一眼就瞧中了你的婶子。”

“她当时已经是工坊里的一个管事,被好几个妇人拥在前头。后来她转过头来对着我笑了一下,我就知道她是我的人了……”

吕老六听了,口水就差点流下来了。

那么多的女郎,随意挑?

直到晚上睡觉时,吕老六还是觉得一大群年轻女郎在自己面前晃悠。

听说那个和老叔最要好的老瘸腿,竟然还娶了个知书识礼的娘子!

那不就是大户人家的闺女?

这么一想,吕老六就越觉得后悔自己的当初。

倒是他的婆娘看到他一脸的魂不守舍,还以为他是因为家里的油被拿走了心头想不开。

于是好心地安慰道,“这几年一直没什么活,把油放家里也是白放,有人愿意拿了钱粮来换,那可是好事。而且看起来老叔的主家也是少见的大方,给了那么多东西呢。”

“是啊是啊,冯郎君大方着呢。”

吕老六只觉得这话当真是说到他心坎里去了,“老叔跟着去了汉中,冯郎君还白送他一个水灵的女郎,如今肚子里还有了老叔的孩子……”

话还没说完,只听得“啪”地一声响,吕老六的婆娘直接就是一巴掌拍过来,“你这个老兵贼在说什么玩意呢!老娘难道不是比你小吗?我还给你生了两个儿子呢,你咋没念着我的好!呜呜……”

于是吕老六白天被族叔打了一顿后,晚上又被自家婆娘揍了一顿。

进入五月的南中闷热得不行,一天到晚身上全是汗,粘乎乎的,感觉特别不舒服。

就算是洗了冷水澡,不一会全身又会重新出汗。

小院门口的那条黑狗懒洋洋地趴在地上,眼睛半睁半闭着,伸长了舌头直吐气。

忽然它一个激灵,爬起来就要转头跑掉。

然后冯永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要敢跑就打死!”

接着就是打狗棒“嗒嗒嗒”地敲在地上。

黑狗呜咽了一声,夹着尾巴站住了。

如果它能说话,绝对会说一声:要是能重来一次,打死我也不敢再乱叫那几声了。

“过来。”

黑狗听到命令,只得转过身,迈着小碎步,犹犹豫豫地走过去。

“走,跟我洗澡去。”

“呜……”

整整一天里,给狗洗了八回澡的冯永最后长叹一声,“没有香皂的洗澡不是真的洗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