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411章 雷

第0411章 雷(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就在这个时候,赵广身后的天空,突然劈下一道雷电,从蛮兵这个方向看去,只觉得这个鬼将当真是鬼神降世:

身披着满天乌云,召唤着雷电,带领着鬼兵,凡人没有办法伤害他们,他们所到之处,飘起漫天的血花……

“鬼……鬼王来啦……”

“鬼王来啦!”

蛮兵们忍不住地两股战战,不由自主地跟着呐喊起来,然后直接转身就跑,只恨父母少生了两条腿。

“轰隆!”

老天仿佛也对这等奇事喜闻乐见,又打了一个雷。

蛮兵听到后,只道是鬼王正踏着雷电在后面赶来,当下哭爹喊娘连滚带爬地蜂拥向后退去,连头也不敢回。

孟获在中央营帐的高台看得目瞪口呆,好好的合围歼灭在冒出一批人马后,外围竟然就马上溃败,还没等他作出反应,溃败眼看着就要马上蔓延到包围圈的核心了。

这特么的是见了鬼吗?

“赶快去打探是怎么回事?”

孟获厉声喝叫道。

不用他吩咐,早就有亲信跑去查探情况了,不一会儿回来脸色发白地跑回来,“回大王,是鬼王,鬼王派着他的鬼将来了……”

“鬼你娘!”

孟获一脚踢翻了亲信,怒不可遏地骂道,“再敢扰乱军心就斩了亻……!”

话还没说完,只听得“轰隆”一声,一道巨大闪电直接劈到高台那高高竖起的旗杆上。

差点就把孟获的双耳炸得失聪。

耳中嗡嗡作响的同时,他的双腿一软,“扑通”一声直接就跪在了高台上。

在那一刹那间,他的心口像有什么东西紧紧地箍死了,连气也不敢喘。

全身的血液,直接就被凝结冻住了一般。

他只觉得上头有一个巨大的神灵在威严地盯着他看,只要他再稍有一丁点的不敬,当场就要把他劈个粉碎。

孟获下意识地用手抱住头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天空。

等了好一会,雷声在远处响起,却是再没有雷电劈到高台上。

孟获这才敢抬起头,他感觉双腿有些不听使唤,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差点跌了一跤。

“退……退兵……快退兵!”

等孟获回过一丝神志,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退兵。

不管这是鬼王召唤来的雷电还是天神的怒火,孟获觉得都不能再打下去了,刚才头顶那个闪电,就是对他的警示。

哪知道身边的亲信此时还浑身颤抖趴在那里头也不敢抬,嘴里上下牙齿捉对儿厮打,“鬼王大人……鬼王大人……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此时他的眼里,心里,全是那一个巨大无比的闪电,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头发已经竖了起来,魂魄差点就升了空,哪里还听得到孟获在说什么?

孟获也不去管他,有些哆嗦地手脚并用地爬下高台。

下得高台来,看不到天空,他这才感到躲开了神灵的注视,连忙撕心裂肺地喊道,“退兵,快退兵!”

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

张苞在与鄂顺的打斗中,因为分心被鄂顺抢了先机,同时胸腹之间又被方天戟打了一下,一直在隐隐作痛,气力渐渐不支,如今只能是咬着牙在苦苦支撑。

同时心里在哀叹,难不成我张苞当真要命丧于此?

哪知这时突然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张家阿兄莫慌,待广来助你!”

一条银枪从旁边刺来,直接帮他挡住鄂顺的方天戟,接着一道刀光闪过,原来是王训趁着鄂顺手里的方天戟被架住,瞅了一个空隙,闷不作声地直接就劈了过去。

鄂顺慌忙退后,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你又是何人?”

鄂顺看到赵广那诡异的鬼面具,迟疑不定地问道。

“鬼王座下,鬼将是也!”

面具下面的赵广本是哈哈一笑,可是经过面具的过滤后,传到鄂顺耳里就变成了磔磔怪笑,显得阴森之极。

鄂顺听了大怒,“安敢欺我耶?!”

说着就要挺戟上来,准备来个一挑三。

就在这时,后方帅帐突然传来了鸣金声。

“大王怎么会在这个时候退兵?”

还没等鄂顺想明白,自己这边的士卒如遇大赦般,立刻如潮水般地向后退去,甚至有不少人还丢掉了手上的兵器,只为能跑得快一些。

军令不可不听,鄂顺只得警惕地看着对面三人,一边慢慢地向后退去。

赵广也不追赶,他牢记冯永的话,只救人,不可恋战。

所以他和王训护着张苞,同时也向后退去。

叛军如今只是外围溃败,中央大营仍在,自己的人数相比于叛军,还是太少了,能这般轻易地救出张苞,已经算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这可是托了兄长在南中的名声……

但若是自己太过于贪心,反而会有重新被围的危险。

而且对方那个蛮将,能把张家阿兄逼成这样,武艺肯定在自己之上,自己上去,只怕也讨不了好处。

自己的武艺,可比不过张家阿兄。

他却是不知,若是这个时候他能想出法子绕过鄂顺,直冲敌方帅营,指不定当真就能吓得孟获弃营而逃,从而大破敌方大营,立下南征以来最大的功劳。

可惜的是孟获被天雷劈得失了胆的事,如今只有孟获自己和他的亲信知道,别人却是无从得知。

双方脱离了接触后,这才转身各自返回。

“不要慌!慢慢退!”

鄂顺看着对方没有趁机追赶,这才暗松了一口气,大声喝道,试图重新整理败兵。

只是败兵被自己人的鬼王传言吓破了胆,皆像无头苍蝇一般乱窜,哪会听他的?

当下气得他连斩了几个喊得最大声的败兵,这才让混乱无比的败兵稍稍收敛了一些。

王平站在城墙上,看着底下的蛮兵突然发疯般地攻城,又突然发疯般地后退,连架好的云梯都直接放弃了,感到有些茫然。

若不是他知道孟获如今是最后一支叛军,说不得他就要以为这孟获也是自己人主动暴露了伏兵,又把所有的云梯都推出来丢掉,还有比这更明显的自己人吗?

但不管如何,敌人退了就是好事。

不但退了,而且城外的张苞也被救了回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喝道,“敌方败了!”

“敌方败了!”

“敌败了!”

城头一片欢呼。

城头下,冯永一脸欢喜地迎向得胜归来的赵广等人,还没等他走近说话,对面众人里的一个年青人看到冯永,脸色都变了。

只见他突然越出众人,直接抓住他的胳膊,急促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冯永愕然,迟疑道,“你是……张君侯?”

方才赵广和王训把此人拥到中间,除了张苞,应该没其他人了。

“没错,我就是张苞。”

年青人点点头,脸上带着焦虑的神色,又重复地问了一遍,“你如何会在这里?你不是在锦城吗?”

“不是啊!”冯永有些莫名张苞的问话,“我早就去了平夷,如今是从平夷过来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