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412章 活该

第0412章 活该(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第二日清晨,冯永还在房中死睡,就听到有人在砰砰砰地敲门,同时赵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兄长,开门啊!出大事了!”

“不开,滚!”

冯永翻了一个身,骂了一句。

接着又是李遗的声音,“兄长,真出大事了。”

“不信,滚!”

呵呵,就是你们两个王八犊子害的老子没脸见人,彻底地没脸见人了。

还想骗老子开门!

老子对所谓的兄弟之情已经彻底绝望了。

昨天回来后,曾嘴贱地问了一句,为啥冲锋的时候要喊“鬼王来了”的口号,没想到一个个都支支吾吾的不肯说。

最后还是杨千万因为入伙时间太短,摄于冯大佬的淫威,这才吐露了实情。

特么的,一想起自己昨天跟着众人喊“鬼王来了”喊的那么嗨,那么兴奋,那么,冯永就觉得羞愤欲死。

都怪他们两个!都怪他们!

老子今天打死也不出门。

脸都丢尽了,哪来的脸面出门?

同时冯永也在后悔,妈的老子为什么要嘴贱?

让我一直蒙在鼓里,什么也不知道,那该多好?

“兄长,那孟获退兵了……”

“昨天他就退了。”

冯永没好气地回答道。

“不是,是全部退兵了,如今对面营寨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什么!”

冯永一听,这还得了?

连忙一骨碌地爬起来,随意披了一件衣服,打开房门问道,“孟获带人撤走了?”

“走了!”

赵广一脸的喜色,“小弟今日清早起来去城头巡视,就发现对面不大对劲,连个炊烟都没升起,所以带人前去探查了一番。没想到发现那里竟然一个人都没了。”

“怎么会突然走了?”

冯永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不会是等我们放松警惕,然后再杀回来?”

“看着不像,”赵广摇摇头说道,“丢弃的营寨里头混乱不堪,看样子是昨天夜里匆忙撤走的。王将军已经派人追下去查探了,他就算是杀回来,也占不到便宜。”

“确实撤走了,应该是被天雷给吓跑了。”

几人正说着话,只听得一个生硬的汉话突然插了进来。

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眼眶深陷的夷将正走过来。

“火阿济将军,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天雷?”

冯永连忙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这才问道。

这个夷将彝名叫妥阿哲,汉名叫火阿济,乃是平夷县的夷人部族君长,其部族常年与汉人有所来往,听说他本人还亲自拿着山里的土产去锦城换过锦布。

火阿济之于平夷县,如孟获之于益州郡。

此次南中叛乱,就是他努力劝说平夷县附近的夷人不要参与,所以李恢才能那般地轻松守住平夷县,让叛军北上的希望破灭。

后来在大汉丞相领兵南下时,火阿济还亲自到诸葛亮营中参拜,同时还献上牛马,金银等物。

同时又听从诸葛亮的调遣,吩咐族人帮忙运粮。

马忠能快速平定柯郡,也是得到了此人部族的帮助。

如今他又亲自率族中善战勇士,跟着李恢南下,一路上奋勇当先,攻破几十个蛮僚山头村寨。

其拥汉之心,说是日月可鉴,天地可昭,亦不为过。

算得上是极为难得的忠勇之士。

冯永昨日听到王平介绍此人的事迹,当即就对他敬重不已。

也就是火阿济的部族比不过孟获,影响力只在平夷县一带。若是他的影响力能扩大到一郡之地,后世传说哪里还有孟获的份?

只是被冯永所敬重的火阿济将军如今却是眼神复杂,甚至还带着些许的敬畏看着冯土鳖。

“这是我在孟获营中帅台上找到的。”

说着,他递过来一截东西。

“这是什么?竹子?”

冯永接过来,仔细地看了看。

只见这截竹子挺粗的,少说也有胳膊般粗。

一头有烧焦的痕迹,而另一头则是青翠碧绿,很明显是刚砍下来就拿去当柴火烧掉,也不知道谁会干这么没脑子的事情。

“这是从孟获帅营的那个高台上找到的,那上面竖了不少竹竿,这是被雷霹到的那根。”

火阿济语气幽幽,“昨天我站在城墙上时,看到一道天雷霹到了孟获帅营高台的帅旗上,当时孟获还站在下头呢。可惜帅旗没倒,要不然就可以趁机杀过去了。”

“卧槽!他命这么大,怎么没被霹死?”

冯永脱口而出地问道。

这真是太喜闻乐见了。

打雷的时候不能站在树底下,小时候周总理早就告诉过我了。

这个可不是吹牛。

小学一年级他就背过一篇课文,名叫《送雨衣》。

里头有一句话他背的老熟了:总理让我告诉你,打雷下雨的时候,不要站在树底下。

至于为什么背的熟,原因也很简单,小时候村里有两个人在打雷下雨的时候站在树底下躲雨,然后一道雷直接霹下来,一个挂了,一个成了植物人。

旁边还有一头牛,居然没事……

那事可是村里连续好几年都经久不衰的热门话题。

当时村里大伙都是热心人,事后村里每家每户,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就提个腊肉条子上门安慰几句,就为了能让他们家能挺过去。

别人在路上相遇,开口问的是“吃了吗?”

而在那几年,村里人出门碰到那家子,打招呼时开口却是这样开口:“xxx醒了没?”

问候语都和别人不一样。

至于被雷霹死的那个,冯永却是没多大印象。

自从发生那件事后,村里的人一看到乌云密布就得赶紧往房子跑,再没人敢在外头躲雨。

更何况孟获还是站在高台上,拿着刚砍下来的竹子当引雷针……

杵着辣么高的一根竹子当引雷针,不霹你霹谁?

没被雷霹死,已经算是命大了。

“是啊,霹的有些歪了。”

反正火阿济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说话,特复杂的那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