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415章 喝药

第0415章 喝药(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早就准备好的药材放到瓦罐里,再把水倒进去,然后开始煎熬。

阿梅手脚麻利地烧火,火舌欢快地舔着罐底。

看来这丫头跟着樊阿当真是学到了不少东西,煎药的手法挺不错的。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冯永开口问道。

“是陛下的意思,有一天宫里派人来庄上传了旨意,说是让樊师傅和婢子跟着关娘子来味县。”

阿梅脸上红扑扑的,发鬓间已经变得湿漉漉的,从冯永这个方向看去,可以看到她脖颈间的衣领因为汗水的原因,已经粘在了皮肤上。

看来这一路是顶着烈日着急赶过来的。

“樊师傅呢?”

刚才并没有看到樊阿。

“关娘子一路着急赶路,特别是在邛都接上关君侯后,一路上没停歇过。樊师傅年纪大了,跟不上,留在了后头。”

阿梅抬头看了一眼冯永,只见主君脸色沉静地看着药罐,也不知在想什么。

“刘夫人怎么样了?”

樊阿和阿梅一直在给张星彩调养身体,一般来说,调养身体最好是不要半途而废。

如今张星彩把两人都派过来了,这份胸襟,实在是让人佩服。

“前些日子庄子上又来了一位李师傅,听樊师傅说是他的师兄,带来了不少药材,每日配药给刘夫人调养身体呢。”

哦,李当之终于到锦城了?我都差点忘了这一茬了。

“那个李师傅,留在锦城了?”

冯永问道。

阿梅点点头,“是。李师傅年纪大了,才刚赶路到锦城不久,需要休息。等休息好了,刘夫人再派人护送他过来。”

冯永一怔,问道,“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是婢子去给刘夫人针灸的时候,刘夫人亲口说的。她还说了,若是主君对关君侯的病也没什么好法子,要记得早早知会锦城。”

“到时候她也好安排,免得李师傅在半路上错过了。”

张星彩身为大汉皇后,为什么要对一个婢女说这些话?

虽然和张星彩只见过一面,但这并不妨碍冯永知道张星彩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子这个事实。

所以说,这些话,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

冯永又看了一眼阿梅,只见她正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自己,当下摆摆手,让她专心煎药。

这时,只听得门口有响声,冯永回头一看,只见关姬正凄惶地站在那里,没有往日的清冷,多了一份女孩的无助。

冯永看到她这副模样,心头有些怜惜,走过去,握住她手,低声道,“别怕,有我呢。”

按原本的历史走向,关姬也算是可怜。

大人和大兄一齐被杀,二兄才刚刚撑起关家,又突然死了。

然后蜀汉被灭,蜀中的关家最后被人灭了门。

明明是大汉第一权贵的关家,却是落个凄惨无比的境地。

关姬点点头,眼中全是感激,仿佛冯永已经成了她的最后依靠,声音嘶哑道,“冯郎,二兄他……”

“放心,有我在,死不了。”

这个时候,只能是大包大揽下来。

最关键的青蒿素已经掌握在手上,心里就有了底气,至于使用方法,总是人想出来的。

“樊师傅什么时候能到?”

医学上的事情,还是要问专业人士,关于如何把青蒿素注射入关兴的体内,冯永想和樊阿商量一下。

毕竟这方面,樊阿才是专家。当然,若是李当之来了那就最好,因为李当之善用药。

“妾这一路赶得着急,在邛都接上二兄后,刚好张家阿兄也到了那里,所以我们就一起把二兄送过来了。樊师傅就有些跟不上了。按时间,少说也要迟个六七天。”

关姬有些忧虑地说着,又看了一眼正在煎药的阿梅,“樊师傅说了,他对二兄的病也没有什么办法。最多也就是能用针灸缓解一下兄长的病情。”

“也幸好阿梅跟了过来,从邛都到味县,都是她在用针,但这针灸之效,也是越来越弱。”

“为何不派人过来和我说一声,让我直接过去,这样关君侯也不至于这般受累。”

冯永问道。

关姬摇摇头道,“二兄不愿意。他说兄长在南中尚未平定下来的时候就赶到了味县,定是丞相对冯郎有所重托,岂能因私事而废公?”

“再说了,二兄这病,发作一日,正常一日。他说正常的时候赶路也是可以的,发作的时候就叫人抬着,所以坚持要自己过来,说不妨事。只是,只是这一路上,却是没少受罪……”

关姬说着说着,又要流下泪来。

冯永连忙哄道,“没事没事,到了这里,就交给我好了。”

同时心里感慨,以诸葛亮为了大汉鞠躬尽瘁的性子,在关家失荆州后,还对关兴这般看重,果然是有原因的。

除了有才,价值观也要跟大汉丞相保持一致才行。

比如自己,就经常被诸葛老妖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妾谢谢冯郎……”

“你我之间,还用道谢?”

冯永紧了紧关姬的手,“关君侯发热的时间一般持续多久?”

间日疟疾发作时,先是发冷,再是发热,最后还来一场大汗淋漓,等出完汗后,病人就会感觉十分舒适,然后安然入睡。

第二日起来,又会与常人无异,并没有任何不适。

但到了第三天,又开始发冷发热出汗。

这种情况会一直循环下去,直至人体被病魔破坏得差不多了,才会死去。

每次发作,都会隔上差不多一天的时间,所以才叫间日疟。

新中国成立前,甚至成立后的一些年,农村里的很多人,都饱受疟疾的折磨。

一年到头,要么是躺在床上打摆子,要么是趁着正常的那一天赶紧下地干活。

因为各人的体质差异,发冷发热持续的时间都不一样,长的持续六七个小时,甚至十来个小时的也有,短的也就两三个小时。

“两个时辰左右。”关姬回答道,“刚到味县时还在发冷呢,进城的时候就开始高热不退,按往日的情况,少说还要近两个时辰才会退热。”

“冯郎,你有没有法子让二兄好受一些?看到二兄这般难受,我……我也好难受。”

关姬哀求道。

冯永拍了拍她的手,“我这不是正在叫阿梅煎药吗?等会煎好了让他喝下去就好了。”

关兴躺在冯永的床上,张苞正在屋里急得团团转,听到关兴吃力地喊了一声,“水……水……”

连忙就倒了一碗凉开水,端到关兴嘴边。

关兴眼睛都没睁开,直接张嘴就咕咚咕咚地全喝了下去。

可能是冷开水起到了作用,关兴喝完这碗水后,终于睁开了眼,看到了张苞在他面前,吃力地张开嘴,含糊地问了一句,“三娘呢?”

虽然高热不退,但他的神志仍然是非常清醒的,所以他很清楚地听到三娘曾说过一句“我去找冯郎”。

冯郎?

三娘什么时候改口叫那小子“冯郎”了?

他们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

张苞哪里有心情去听他问的什么问题,看到他能开口说话,连忙问道,“安国你感觉如何了?”

这些日子以来,他也知道了关兴的一些情况,只要手心大量出汗,那就是高热准备要退了,等出完大汗后,就可以安心睡一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