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416章 大佬的主君

第0416章 大佬的主君(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关兴憋着劲把碗里的酒喝了下去,躺在床上强忍着肚子里的反胃。

冯永轻轻地说道,“君侯,这次可不能再吐了,再吐的话,可就没酒喝了。”

关兴瞪着他,紧闭着嘴巴不说话。

他生怕一张嘴,就直接喷这家伙一脸。

有好几次,他的嘴巴都鼓了起来,然后又被他生生地重新咽了回去。

可能是这回酒喝得足够多,中和了药里的反胃效果,所以关兴虽然感觉腹中难受,但最后折腾了好久,终于还是没有再吐出来。

他这情况,倒是令冯永有些惊异,这习武之人,意志果然坚定。

他还以为,关兴至少也要吐上好几次,才能安定下来。

关兴自然不知道冯土鳖心里所想的那些龌龊想法,他只是觉得,若是把喝下去的药汤再吐出来,会影响到药效,故这才死命忍着。

只是他原本就已经被病魔折磨得不轻,如今再这么一番折腾,只觉得疲惫无比,不知不觉中,就迷迷糊糊地半昏半睡了过去。

关姬悄悄地把手放到关兴的额头上,脸上突然现出惊喜之色,然后又轻轻地拉开关兴的衣领看了一下,喜色更浓。

“高热退了!”

关姬有些不敢相信又拿出关兴的手心看了一下,再仔细摸了摸,有些哆嗦,“没出大汗,没汗……”

虽然二兄长身上有汗,但那也是刚才折腾出来的,比起以前大汗淋漓的模样,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我看看我看看!”

张苞一听,那还得了?

连忙上前扒拉关兴。

“张家阿兄小心些,别把二兄吵醒了。”

关姬连忙叮嘱道,然后这才转过头来看着冯永,眼里充满了感激,“冯郎,二兄真的好了!”

“哪有这么快,只是暂时抑制住病情而已,后面还要继续喝药呢。”

“没关系,只要有效就成,药可以慢慢喝。”关姬用力点头,“就是二兄不肯喝,我也会想法子让他喝下去。”

想起刚才关姬直接把药给关兴灌下去的模样,作为帮凶的冯土鳖干笑一声,说道,“三娘你在这里小心看着,待君侯醒来,再问他身上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好。阿郎,妾都不知道怎么谢你。”

关姬此时恨不得扑到某只土鳖怀里好好温存一番,只是此时此景,却只能让她脉脉地看着他。

冯永点点头,说道,“你我就别客气了。我先出去想想下一步的治疗方法。”

说完,便走了出去。

门口遇到了王平和火阿济,冯永对着他们颔首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便让他们进屋去了。

出得院子来,爬上城墙,有士卒看到赫赫有名的鬼王,面露恭敬地准备过来行礼,被冯永挥了挥手打发走,让他们不要干扰到自己。

然后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来,开始有些发起愁来:妈的万一樊阿也没有办法给关兴注射液体怎么办?

看关姬如今这模样,分明已经确定自己肯定能治好关兴,若是有个什么万一,自己哪有脸去面对关姬?

先给人希望,再让人绝望,远比一直让人绝望残酷得多。

可是老子这个方法,多则一个月,少则半个月,关兴病情必然复发无疑。

因为他给关兴服的这味药,叫常山。

在网络上的那场关于青蒿素是否与中药有关的大辩论中,有许多人在极力贬低中药,也有许多人在找例子说明中药是有用的。

而常山,则是被提到的最多的另外一种抗疟药。

因为在中国的青蒿素出来以后,美国那边也很快跟着出了一个新闻,那就是他们也提取出一种生物碱,可以有效地抗疟。

这种生物碱,也是从中国的传统中医药材里提取出来的,而且还是中国中医使用了快两千年的截疟中药。

它的名字,就叫常山。

这个新闻也被辩论双方拿出来互相打脸。

这个说这是正统的中药了吧,而且也是中医典籍上明文记载的。

那个就问为何康熙没用常山来治疗,反而是用了金鸡纳霜?

如果当真有用,而且是用了快两千年,为何屠呦呦没有选它,反而是选了黄花蒿?

也就是在那一场网络大辩论中,冯永才知道常山除了出了个赵子龙以外,竟然还是一味中药的名字。

这味中药,对疟疾也有很强的抑制作用。

注意,是抑制,不是根治。

因为中药典籍里记载得很清楚,它可以截疟。

截,就是阻止的意思。

也就是说,它可以阻止疟疾的发作,但并不能根治疟疾。

连续喝几天常山煎熬的汤,可以抑制疟疾半个月到一个月时间,期间让病人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但是根治的可能性比较低,有非常大的概率会复发。

当然,如果复发了,可以再喝。

只是问题在于,这味药副作用很大,喝了它,头痛,恶心,腹痛,眼球突出欲爆等等,都有可能。

最大的副作用就是会不断地呕吐。

如果你只是想用它来催吐,那用它准没错。

正是因为它的副作用太大,所以推广性不强。

康麻子不一定是没用常山治疗,说不定用了,但是因为没办法根治,所以一直没治好。

也有可能是那时的医生知道常山治疗疟疾,病情会反复,而且副作用太大,所以没敢让康麻子用。

屠呦呦在后面的言语中,也曾提到过常山,但最后还是放弃了,说明它并不是一个好选择至少不会比青蒿素更好。

因为你喝了吐,喝了吐,药效强烈得有些过分了,任谁也受不住啊。

伴着酒一起喝,可以缓解一下它的副作用。

冯永在没想出好法子给关兴注射青蒿素之前,只能是先用常山暂时抑制一下病情,等樊阿来了再问问他有没有好方法。

喝常山治疟疾,也是一个赌人品的方案,冯永同样非常讨厌凡是赌人品的事情,他都讨厌。

摸了摸怀里,拿出一个小竹筒。

这是他准备拿来尝试做注射筒的。

做注射器,注射筒不是问题,活塞也不是问题,甚至针头和注射筒之间密封性都可以解决。

唯一的难题是如何做出针头。

就算是针头稍微大一点都没事,就像是小时候见过的给猪打针的那种大针头,也勉强能接受。

反正这年头,上阵杀敌,断胳膊少腿的多了去,难道还怕针头大小的伤口?

注射不了静脉,难道还不能照着屁股上来一发?

可是特么的针头它就是做不出来哇!

最早做出注射器那个家伙是怎么搞出来的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