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417章 顶缸

第0417章 顶缸(1 / 2)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地址:www.booktxt.la  蜀汉之庄稼汉更新最快!

关兴没到之前,味县这边,早早就准备好了住所。

其中有一个院子还是精心修整出来,准备让关兴作为疗养之处。

没想到关兴一来,直接就强占了自己的院子,冯永自然毫不客气地反占领了这个精心修整出来的院子。

把阿梅打发去沐浴,冯永重新回到原来的院子,走到屋门口探头探脑,只见里头只剩下关姬一人。

“兄长?”

坐在案几边的关姬耳目灵敏,转过头来看到冯永,脸上就荡漾起了喜悦,明媚如春光。

冯永摆摆手,轻轻走进来,看了一眼躺在榻上睡得正熟的关兴,悄声问道,“张君侯呢?”

“张家兄长先去休息了,他说了二兄久病,今日才得医治,他不放心,晚上要过来守夜。”

张苞和关兴……当真是基情满满。

再看向关姬,只见她眼中全是柔情蜜意,就差没把冯永全裹进去。

冯土鳖心头一乐,基情算什么?

有爱情爽么?

不过看着关姬有些消瘦的脸,他又不禁有些心疼。

在没有办法解决青蒿素注射问题之前,冯永心里总是下意识地避开关姬。

如今心结一去,心里就开始活泛起来。

伸手摸了摸关姬的脸,看着佳人眼中含情如水,差点就忍不住地亲下去。

只是屋内还睡着一个舅子哥,冯土鳖心里总有一种偷偷摸摸之感,十分不爽快。

强忍住心头的炽热,冯永轻声说道,“关君侯的病我有法子,你别担心。你这一路着急赶路,人也瘦了,也得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

关姬点点头,乖巧地说道,“妾相信阿郎,到了这里,妾也可以放下心来,待到了晚上,妾定会好好休息一番。”

晚上啊……

冯土鳖咽了一口口水,偷偷地看了一眼那边的关兴,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种鬼畜的事情,冯土鳖还没那么大的胆量,而且这也是对关姬的不尊重。

虽然久别重逢,但冯永不得不强行按捺住心头的火热,温声对关姬说道,“三娘你且先去沐浴休息一番。这里我帮你看着就行。”

关姬“嗯”了一声,此时她的心里,早已决定此身非冯永莫属,所以倒也没有跟冯永再客气什么。

她的眼中,泛着水波,几乎就要滴出水来,柔声道,“辛苦阿郎了。”

“应该的。”

冯永连忙道,有些心虚地再看了一眼关兴,同时心里在想着,我这点辛苦算什么,就怕舅子哥过几日要比我辛苦多了……

直肠给药这种事情,不能跟关姬说跟一个女孩讨论如何爆她哥哥菊花这种事情,还要鬼畜,冯土鳖的脸皮还没厚到那种地步。

但这个事更不能跟关兴说,跟他说了,万一他宁死不菊……啊呸,说错了,应该叫宁死不屈,那就是坏了大事。

至于如果自己闷不作声地就搞这个事,事后被关兴拿着青龙偃月刀追着砍,那就是大概率事件。

所以得先把关兴灌醉了,然后再把他绑起来,最后才能直肠注射。

同时还得找一个分量够足,皮糙肉厚,又不怕关兴秋后算账的人出来顶缸……

冯土鳖心头正在盘算着,忽然听得一个声音响起:“咦,怎的是你在这里?三娘呢?”

冯永抬头一看,原来是张苞准备过来接班了。

“太好了!”

冯土鳖一看,起身热情地招呼道,“张君侯来了?吃过饭了没?”

张苞一听,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还没。”

“我那个侍女,手艺还过得去,刚才还过来问我晚食想吃什么呢,张君侯想吃什么?我去跟她说一声?”

冯土鳖热情洋溢地问道。

张苞有些意外地看着冯永,心道这小子怎的对我这般客气?

不过冯府的吃食名声在外,他这些日子也算是体会到了。

想起这一路来,就算是匆忙赶路,冯明文那个叫阿梅的侍妾,也能在赶路的间隙做出可口的吃食,着实令人惊叹不已。

“不用这般客气,阿梅娘子的手艺,是我见过最好的。只要是她做的,想来都不会差到哪去。”

张苞听了,只觉得有些口齿生津。

“那就好,那就好。”

冯土鳖搓搓手,咳了一声,先是努力地把脸上的神情弄得严肃一些。

然后看了一眼仍在熟睡的关兴,这才低声问道,“永有一事,乃是与关君侯病情有关,欲与张君侯相商,不知张君侯能否拨冗?”

张苞一听这话,再看看冯永的神色凝重,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关兴的病情又出了什么意外,连忙问道,“安国病情又有变化了?”

冯永干咳一声,“目前暂时没什么事。张君侯,我们出去说,莫要打扰了关君侯。”

“安国的病情,究竟怎么了,你快些说。”

出得屋外,张苞又是性急地问了一声。

冯永看了一下屋子,确实那边听不到了,这才开口说道,“我也不瞒张君侯,我今日给张君侯服的这个药,只是暂时压住他这个病。短则半个月,长则一个月,必然会复发无疑。”

“什么?!”张苞惊叫一声,脱口而出地问道,“那可怎么办?”

说着,他脸上现出焦虑之色地看向冯永,“你不是说你有法子吗?怎么这会又说出这话来,难道……难道你一直在骗三娘?”

冯永不满道,“张君侯小声些,莫要把屋里的关君侯吵醒了。”

张苞往屋子那边看了看,这才压低声音,有些咬牙切齿地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唉呀,你先听我说完嘛!”冯永不慌不忙地说道,“虽然今天我给关君侯服的药,只是暂时压住了他的病情,但并不代表我没办法根治啊。”

“那就赶快治啊!”

张苞看到冯永这般浑不在意的模样,心头突然一动,莫不成是因为安国以前对他有意见,所以他如今不肯尽心?

这般想着,张苞连忙劝道,“不管如何,安国都算是三娘的亲兄长。你治好了他,他以后自会感激你,想来你和三娘之间的事,也会顺利许多不是?”

同时心里在想着,若是当真是因为这个原因,那说明此子根本就是一个小人,等他救好了安国,说不得我要把此事跟安国提一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放开那只妖宠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非凡洪荒 长生大秦 直播之极限巨星 史上第一密探 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 男人都是孩子